第一百八十四章 暗流

    林小红既然做到了在众多无知外门弟子的嘲笑之下云淡风轻,不动声sè。这是多么难得的境界啊。因此李赵缘的心境也立刻从容下来,不跟那些无知的外门弟子置气。

    那些无知无聊的外门弟子们见林小红竟然不像以前那样躲避着他们,而是主动的出现在杂事。他们先是纷纷露出挑衅嘲笑地表与讥笑之声,但是当他们见到林小红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露出愤怒或是羞辱的神态表,而是完全不理会他们,面sè沉稳,当作没有看见一样,自顾自地和李赵缘聊天说笑。因此那些外门弟子就好像挥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有一种有力没出发,自找没趣的感觉。

    一些只是仅仅在言语上沾林小红便宜,自以为乐趣的外门弟子,因此也就自讨没趣不了了之。而那些自以为比林小红高出一等,在修为上力压林小红的外门弟子,则是露出了非常恼怒地表,有个别外门弟子甚至可以用恼羞成怒来说。在他们看来林小红现在的表做法,那是在侮辱他们,当他们不存在,那是看他们不起,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者修为高过他们的外门弟子,那也就罢了。可是林小红是谁啊?他林小红只不过是一个人见人欺地胆小鬼,仙乔门外门弟子中的笑料,笑柄而已。他有什么资格不把他们放下眼里啊。这不是在打他们的脸么。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在这杂事里面不可以闹事,有什么事只能是出去之后,在擂台之上自我解决。于是那些外门弟子相互间眉来眼去,暗自传音。等领取了杂事任务之后,出了杂事马上就给林小红好看。看来他林小红娘是皮痒了,以前是不屑于教训他,但是现在由于气愤,要发泄,也不管那么多了。

    如果那个小红娘胆小鬼又不敢应战,那么就更加有理由继续侮辱嘲笑他了。如果小红娘应战了,那么就直接教训他,打得他一个满地找牙,让他爬着回家找妈妈,出出这一口恶气。

    因此在杂事里面的外门弟子之中暗流汹涌,几道不怀好意地目光冰冷地虎视眈眈盯着林小红,甚至在他边的李赵缘也被他们盯上了。他们打算连同李赵缘一起教训,凡是和林小红沾上关系,混在一起的人,自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看不出李赵缘的修为实力,只当他是一个与林小红同样弱小,可笑的垃圾弟子。

    所以他们看李赵缘地目光也是不怀好意,一脸的戏谑与讥笑。那些刺头外门弟子的所作所为,私下的一些举动,当然也是落入了一些心地善良的外门弟子的眼中。那些善良的外门弟子有人都不忍望向林小红与李赵缘这边,都希望他们快一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过这些善良的弟子只不过是少数而已。而大多数的外门弟子表麻木,都等着看林小红与李赵缘的笑话呢。

    此时李赵缘的神识完全笼罩在整个杂事的大之中,那些不怀好意的外门弟子的小动作,自然都看在了他的眼里。李赵缘不动声sè,心中暗自冷笑,表自若,与林小红谈笑风声。他们两人与此时的整个大的气愤格格不入,仿佛两个异类,更像是两个不知死活的傻子,危险来了,火烧眉毛了还不自知。

    现在的杂事执事弟子还是两人。不过那个已经喂了青皮妖鬼肚子的犯浑师兄范珲辉,再也没有出现了。除了老执事弟子杨皋之外,换了另外一个同样有着筑基中期的真传弟子。这个新来执事弟子看起来很年轻,和杨皋有得一比。两人都是青年修士的打扮,脸sè丝毫没有岁月的痕迹。杨皋长相年轻,但是却相貌平平,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而那个新来的执事弟子则是不同,显得更加的英俊潇洒,长发飘逸,散发出迷人的魅力。他的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更是迷倒了大批的刚刚进入怀chūn期的外门女弟子们。让她们的chūn心不住漾,幻想着能够得到这个真传弟子的青睐,成为其道侣。

    仙乔门的内门弟子之中出了范珲辉这么大的事,整个仙乔门好像并没有掀起任何的风浪。也没有任何的关于范珲辉的风言风语传动李赵缘的耳中。可能是任飞燕并没有将季樾与范珲辉的龌龊事上报给仙乔门的上层知道。

    不过,范珲辉作为一个真传弟子。他的失踪或者死亡应该还是会引起门派上层注意的。更何况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一个内门弟子季樾。很可能是门派上层没办法查找到范珲辉与季樾消失的原因,所以就只能在不惊动门派中的弟子,暗中调查。因此门派中没有关于范珲辉的传闻,也就非常正常了。

    这个新来的执事弟子林小红也不认识。不过看这个新来执事弟子的样子好像还受上层喜欢的。从他的怡然自得,洋洋得意的表,可以看出他非常的自信,非常的喜欢甚至享受众人投来的羡慕的目光,还不时地对那些花痴女弟子投出或多或少的自认为天下无敌的得意媚眼,顿时引起那些外门女弟子遐想联翩,道心失守。如果是在私下无人之地,很可能她们就会直接扑上来吞吃了这个美男子了。当他看到那些女弟子chūn心漾的花痴样,更是得意万分。

    这个新来的俊美执事弟子的行为自然也引起了那些男外门男弟子的嫉妒之意,但是他份高是真传弟子,修为也高。因此那些外门男弟子虽然嫉恨,但是也不能有所表现出一丝的不满意,只能将恨意咽下肚子里面,隐忍不发。可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这份恨意的发泄之处。那就是人人可以嘲笑侮辱的小红娘林小红。因此他们纷纷心中都想着只要出了杂事,就等着林小红与李赵缘出来,那他们作为出气筒,发泄发泄心中的那股闷气。

    杂事之中的众多外门弟子络绎不绝地领取了自己的杂事任务,然后走出了杂事,一些打算拿林小红和李赵缘初期发泄的外门弟子都在大之外,围坐几股不愿意就此离去。一些喜欢凑闹看好戏的外门弟子,很快闻出了不对劲,也知道马上就有好戏上演了。于是他们也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不远的地方等着看好戏。

    在杂事里面不用亲自排队领取任务,自然也不去要自己亲自到执事弟子的面前索要自己的杂事任务。而是当法阵之中轮到你名字的时候,执事弟子就会将杂事任务直接传入法阵之中,任务自动记录在案,然后通过法阵传到外门弟子令牌之中。这样就可以离开了杂事去完成自己的杂事任务了。

    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空间余地,接到什么任务,就看执事弟子的心,或是你自己运气了。因为那些执事弟子一般并不会关心法阵中的名字,只是下意识的将任务分配下去而已。至于是谁得到什么任务,他们大多不会理会。不过,他们一般都是将比较轻松的任务安排得比较靠前。这样可以调动那些外门弟子的积极xìng,也让那些懒散的外门弟子吃一些苦头,因此长一些记xìng,改改懒散的毛病。

    但是只要你与执事弟子的关系好的话,那就另当别论。毕竟什么地方都有后门可走的嘛。他们完全可以将轻松的任务留给自己相熟要好的弟子。

    不管怎么说,杂事安排任务的效率是非常高效的。因此很快轮到了林小红和李赵缘领取杂事任务了。

    当杨皋看到林小红与李赵缘的名字之后,正准备将一个较为复杂的杂事发出的时候。那个新来的执事弟子马上阻止他道:“请等一下,杨皋师弟。”

    “怎么?花师兄,有什么不对么?”杨皋停下本来要发出的任务信息抬头问道。

    这个长相俊美的执事弟子姓花,名五鸿,是一个叫做闵太雄金丹长老的入室弟子。花五鸿长相英俊,嘴巴又甜,而且他的灵根资质也不差。因此深得师尊闵太雄的欢心喜,致力栽培之下,入门才仅仅不到五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筑基中期。修炼的速度在众多弟子之中可谓神速。

    不过,花五鸿太过骄傲,自视甚高,为人有比较轻浮,得罪了同为真传弟子的一个师姐。这个师姐名叫穆熙媛,其修为比他更高,达到了筑基后期顶峰,而且她后台比花五鸿的师尊闵太雄更厉害。就连闵太雄都得罪不起。因为杂事的执事弟子范珲辉突然消失,没法找到,刚好出现了一个空缺。

    因此闵太雄就安排他到了杂事来管理外门弟子的杂事任务,躲开那个穆师姐。毕竟真传弟子一般是不会到外门来的,眼不见为静嘛。等穆熙媛的气消了再回去也不迟。

    可是这个花五鸿来到了外门杂事,还是不忘了他的姓,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花心,不断地撩拨着那些女弟子的chūn心。还不知道以后他又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呢。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