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春心萌动

    李赵缘因为要救任飞燕而中了怪兽头颅的暗算,而陷入了意想不到的危局。

    在最为危急的时刻,李赵缘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道诡异的法决。李赵缘并不知道这一道法诀有什么用处,但是在此时危机之时突然冒出来的法决,自然有它的用意。因此在电光火石之间李赵缘也不敢多想,下意识地就掐指念决。

    这一道咒决几乎瞬间而成,李赵缘立刻感应到了这道咒决与他在罗天城杨逸那里得到的黑sè盘子有关联。于是李赵缘连忙一拍储物腰带将黑sè盘子放出来。

    黑sè盘子飞shè而出之后,定在半空之中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耀眼的光辉,是那么的朴实无华。不仅仅如此,黑sè盘子也并没有变成向怪兽头颅那样的巨大,也没有发出令人震慑心神的强大气息。它显得是那么的普普通通,那么的渺小微弱。

    让人怎么看都只不过是有个黑sè的盘子而已。黑sè盘子在巨大的怪兽头颅面前就好像一只蚂蚁和一头大象。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渺小的黑sè盘子一出现,原本气焰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巨型怪兽头颅好像耗子见到猫一样,停止了下来,同样定在了半空之中。

    然后巨型怪兽头颅的红光收敛,巨口慢慢地开始微微合起。巨口之中原本高速旋转的漩涡,慢慢停下。同时巨口之中发出了梵音咒语也渐渐地减弱,直至最后消失。本来是打算要吞噬一切的怪兽头颅完全被相对于它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芝麻大小的黑sè盘子所克制。

    当梵音咒语一消失之后,还在李赵缘怀抱之中的任飞燕双目渐渐地恢复了清明,心神也随之渐渐地开始清醒过来。任飞燕仿佛酒醉迷离,使得自己做了一个奇怪而美妙梦一般。她悠悠地靠在李赵缘的膛之上非常地安逸,非常地舒适。她的脸颊桃红粉嫩,两边嘴角微微翘起,好像躺在母亲怀中的婴儿一般,安详地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当任飞燕微微撑开眼皮,抬起螓首,一个清秀而坚毅的脸庞映入眼帘。“怎么会是他?”任飞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又见到这个人,这个她只有一面之缘的救命恩人。

    她心中疑惑不解。可是当任飞燕一想起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的时候,顿时脸上泛起桃红,两耳火辣辣的。然后任飞燕尖叫一声:“啊!”

    紧接着任飞燕就下意识地双手一推李赵缘,然后犹如一只惊弓之鸟化作一团紫云腾空飞离了李赵缘的膛怀抱。同时她伸手一抄,一条紫电激的长鞭落在手中,然后挥鞭化作一道长条紫芒向着李赵缘就抽去。同时任飞燕的樱口轻动声喝道:“yín贼,受死!”

    任飞燕还以为自己所中的迷幻法术是李赵缘这个所谓的yín贼所施展的,因此她才被李赵缘轻易控制,搂在怀中侮辱。她一想到自己的体被这个所谓yín贼所玷污,就怒火中烧,脸皮红如火,恨不得将yín贼李赵缘抽筋扒皮,挫骨扬灰而后快。

    李赵缘此时正专注于眼前的危机,哪里会想到自己怀中的美人竟然会突然苏醒过来。

    因此当任飞燕懵然一推他,然后飞遁离开。李赵缘才知道这个让他陷入危机的紫霞仙子醒过来了。可是还没有等他说话,任飞燕就大骂他yín贼,并且挥舞着紫电长鞭向他抽打而来。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赵缘丈二摸不着头脑,自己怎么就成了yín贼了?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啊?虽然李赵缘从不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但是也从来没有干过yín贼的勾当啊?

    李赵缘虽然被任飞燕骂得莫名其妙,但是也不敢有所怠慢。他立刻将太极罡气护法图将周团团围住,一手将yīn阳之力运转化作一个小小的yīn阳太极图。yīn阳太极图在手中急速旋转。李赵缘微微一笑,轻轻挥手轻描代写地迎向朝着劈来的紫sè电芒。

    紫sè电芒立刻落在李赵缘的手中,顿时像一条带着紫电的泥鳅不断地在yīn阳太极图之中跳动闪动着紫sè火花,噼里啪啦作响。然后被yīn阳太极图迅速化解消散,光芒散尽消逝。没有伤到李赵缘一丝一毫。

    任飞燕见yín贼李赵缘竟然轻轻松松地就将自己的紫sè电芒给化解了,心中顿时大骇。对方竟然深藏不露,修为实力不在自己之下。这个yín贼怎么会只是门派之中小小的外门弟子呢?到底怎么回事?任飞燕的心中顿时疑云重重。

    她虽然心中惊骇,脑中疑惑,但是手中的紫电长鞭却没有因此停止。紫电长鞭在她的前飞快地舞动,犹如一条紫sè电蟒,然后任飞燕一声喝。紫sè电蟒顿时化作数道粗大的电芒,并且发出噼噼啪啪的电流声响向着李赵缘卷曲而来。

    此时正是李赵缘刚刚放出黑sè盘子不久,正是对付怪兽面具这件半宝器的关键时刻。他哪里有时间来跟这个所谓紫霞仙子的小丫头胡闹。

    于是李赵缘双手微微掐决一转,上立刻出现了一件有着犹如仙气一般的氤氲,光芒四shè,晶莹透亮的华丽铠甲。此铠甲正是李赵缘师父鹤道人送给与他防的仙气明光铠。

    仙气明光铠的出现,顿时散发出了氤氲的仙雾。这仙雾并非真正的仙灵之气,而是一种形态很像仙灵之气的护体罡气。因此才被称为仙气明光铠。氤氲的仙雾瞬间就将李赵缘完全笼罩其中,让李赵缘顿时宛如仙人,飘逸消散,若隐若现,神秘非常。

    李赵缘招出了仙气明光铠之后,也不再去理会任飞燕向他挥打而来的数道紫sè电芒。任由紫电抽打在仙气明光凯之上。顿时李赵缘整个人紫sè的电流环绕,仿佛自己就是一根避雷针,引来了万丈的雷电。

    滋滋滋,噼噼噼,啪啪啪的一顿吵杂的乱响之后,紫电消散无踪。李赵缘还是完好无损的如无其事地站在那里。仙气明光铠还真不愧为能够经受金丹一击而无恙的中品灵器。完全可以无视普通凝脉期修士的任何攻击,而不受到任何地损伤。

    任飞燕见到自己连续施展的几道拿手的紫电惊雷决雷电,竟然被对方的铠甲法宝轻松防御。她此时的心中更是惊骇莫名,但是也更加地恼怒。因为她看得出来,李赵缘对她并没有看在眼里,有一种被人无视的感觉。这是让她这个从来都是众人追捧的天之骄女,难以忍受的。更何况是李赵缘这个被她认定为yín贼的男人,就让任飞燕更加的恼羞成怒了。

    于是任飞燕又更加急速地运转全灵力,顿时引起其四周的灵气波动快速,引起一阵阵狂风吹来,吹舞着她淡雅清丽的绿sè法裙和乌黑秀丽的长发不断飘

    李赵缘此时已经受够了,不想再和这个小丫头胡闹置气。于是他连忙大喝道:“小丫头!你闹够了没有?你没有看见这里是什么状况吗?”

    李赵缘指着前方不远的巨型怪兽头颅。此时的怪兽头颅虽然已经被黑sè盘子威吓而定在空中不动,但是其的狰狞恐怖程度还是丝毫没有消弱。

    “啊!?”任飞燕顺着李赵缘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才想起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良善之地,有着让她恐惧的怪兽。这才一下子从头脑发转为冷静。那个定在空中的巨型怪兽头颅的恐怖程度好像还超过了先前她所见到的黑褐sè小妖鬼与粘满白sè粘液大舌头。

    任飞燕本来已经高度运转的灵力,连忙快速地停止下来,已经准备激发的法术也被迫停止下来。还好她已经做到了收放自如,因此才没有使得自己受内伤。她虽然年纪小,有一些任xìng,但是还是懂的审时度势,随机应变的。

    “啊?我难道错怪了他?”任飞燕此时立刻一下子冷静下来,开始细细地回想,看看自己的衣裙,“那个yín贼,哦,不,那个外门弟子好像也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做出什么不堪的事。难道我真的错怪他了?他那么高的修为,如果要对我有什么不利,我怎么可能会逃得掉呢?我当真错怪他了?”

    一阵的心下暗想之后,任飞燕脸颊渐渐地绯红起来,露出了女孩子特有的羞涩之sè,微微低着脑袋不敢去看李赵缘,好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然后她又偷偷地微微抬起头去瞄李赵缘。

    可是此时的李赵缘并没有关注着任飞燕,而是看着他眼前的巨型怪兽头颅。这个怪兽头颅才是他此时的急需要解决的心头之患。

    任飞燕偷偷地瞄着李赵缘,发现对方并没有对她的无理取闹而生气,并没有再看她一眼。

    “还好,他没有看着我。”她连忙摸摸自己绯红微的脸颊,看着李赵缘专注着怪兽头颅内心中出现了莫名的悸动,引起了她的小心脏嘭嘭嘭乱跳,犹如小鹿乱撞。

    她再看李赵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对方是那么不让人生厌,心中莫名地高兴。“哎呀!我这是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