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七)

    ()    红色盾牌瞬间幻化而出,刚好抵挡住突然袭击而来的银色剑光,保住了范珲辉的命。

    银色剑光击刺在红色盾牌上之后,没有发出巨大的轰鸣,只是发出了嗞嗞的仿佛电流摩擦的声响。剑光与盾牌相撞之后,也并没有消散或者是退后,再觅机而击,而是死死的钉在红色盾牌之上,发出更耀眼的银色光芒和嗞嗞的声响。

    黑影修士此时已经完全显出了形,但是还是被一团黑色的云雾包裹着,没有人看得见他的面目。除了他手上的银色飞剑银光闪耀,整个人都是潜在漆黑昏暗之中。

    虽然此时范珲辉能够运转灵力,施展法力运使红色盾牌防护周,可是他也只不过依靠自的精血,勉强施展而已。而且范珲辉施展使用的红色盾牌只是中品的法器而已。因此红色盾牌的本防御能力并不是很高。

    如果是在平时,以范珲辉的修士实力依靠着自己的护体罡气加上红色盾牌,对付两个凝脉中期和凝脉后期的修士将会是游刃有余,轻松非常。可是此时他的灵力涣散,护体罡气也不能运转,仅仅是不顾自伤,强行依靠精血勉强施展法力而已。

    因此范珲辉仅仅只是能够勉强保护自,不能够反击。只能躲在红色盾牌之后,勉强维持住自保而已。

    那个黑影修士显然知道范珲辉此时的状况。因此他才不惜消耗法力维持住银色剑光,死死的顶在红色盾牌之上,跟范珲辉比拼法力。如果实在平时,他自然不敢跟高出他一个等级的范珲辉比拼法力。而此时不同,范珲辉能够运用的法力有限,只要将他的法力消耗干净,自然就能够将他轻松击杀。

    因此黑影修士不但没有后退,还急速地运转灵力,加大*法力注入银色飞剑之中。可以说他此时并没有吝啬灵力,不惜消耗所有的灵力,也要将对方击杀。因为此时他和季樾已经没有了退路,已经和范珲辉撕破了脸皮,已经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鱼死网破的局面了。

    只见他握剑的右手有大量的法力注入银色飞剑之外,他的左手也不停地掐决。然后他再拍向银色飞剑的剑柄,顿时飞剑幻化而出的六七丈的巨型剑光,就更加的银光闪耀。虽然剑光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加的巨大,但是也变得更加的凝实,威力更胜。

    而那个有着红色光晕的红色盾牌,却因为没有更多的法力支援,色彩迅速地变得暗下来。明显红色盾牌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只要法力的枯竭,它就会被银色剑光击散。而范珲辉就会失去了防护,成为黑影修士的剑下亡魂。

    范珲辉此时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虽然暂时保持住了防守不失,但是时间越长对自己的越是不利。此时他对出卖他的季樾已经是极恨,想想自己对他不薄,他竟然勾结外人来暗害自己。这个时候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义可言了。

    范珲辉的眼中只有着狠痛恨,他沉着脸,露出狠厉决绝之色。他的右手维持着红色盾牌对于周的防护,左手再次一拍口,然后再一拍储物腰带,一张黄色的符箓飞出,飘浮在他的前。

    紧接着范珲辉将已经含在口中的精血飞吐而出,然后左手飞快地掐决,口中也不停地念着奇怪的咒语。他飞吐而出的精血同时在空中迅速幻化成奇怪抽象的符号,然后印在那一张飘浮在空中的黄色符箓之上。

    咒语印决一成,范珲辉伸出左手一吸,倏的一声,就将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任飞燕吸到手中,抓着她的颈脖举起。此时也就是范珲辉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了,他也不在乎什么炉鼎不炉鼎了。虽然他握着手中的任飞燕有一些心痛不舍,这可是千年难得的炉鼎啊,但是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命,其他的任何外物也都只是次要的,顾不得那么了。

    范珲辉提起任飞燕摆在自己的前之后,右手立刻停止对红色盾牌的法力控制。然后不断地飞速变幻印决,隔空一指,一道红光从他的指尖直而出,刚好落在飘浮在眼前的黄色符箓之上。

    黄色符箓顿时红光大作,顺着那道红光入范珲辉的右手手掌之中。紧接着范珲辉口中不停念着难懂的咒语,印着红芒大作的符箓的右手更是掐着印决。然后他再将引着红色符箓的右手拍在任飞燕的背后,顿时无数各种抽象的黑色符纹咒语飞窜而出,瞬间布满任飞燕的体之上。

    任飞燕由于动弹不得只好任由这一切发生,没有办法阻止。

    范珲辉在右手抽离红色盾牌之后,由于没有了法力的支持,幻红色盾牌顿时光芒瞬间消散,化而出了盾牌之墙也被黑影修士的银色剑光击得粉碎,露出了只有脸盆大小的原形。

    黑影修士大吼一声,银色剑光顿时刺穿红色盾牌,直刺向盾牌后面的范珲辉。

    此时挡在范珲辉面前的除了红色盾牌之外,又多了一个盾任飞燕。可是黑影修士可不管那么多,他要连范珲辉前的任飞燕一起刺穿,一连将两人同时击杀。因此他手中的银色飞剑并没有一丝的减慢,而且更是加大了威力,速度更快。

    范珲辉抓起任飞燕,取出黄色符箓,吐出精血,撤手制作人盾,速度非常的快速,也就是三息的时间不到。当他的红色盾牌被击破刺穿的同时,人盾也刚好制作形成。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李赵缘知道不好,任飞燕要有危险了。李赵缘此时再不能在一旁看戏了。于是他腾空而起,悍然出手救援,左手一挥,一道黑色剑光疾而出。

    天星剑破空而去,在黑影修士银色飞剑突破红色盾牌的同时,后发先至。

    银色剑光快要刺入任飞燕的体的同时,天星剑一斩而下。可是李赵缘的出手还是晚了那么半秒钟,虽然天星剑破空而出,后发先至刚好劈斩在银色剑光之上,将银色剑光一斩为二。但是还有一半剑光继续前行疾而出,不过稍微改变了那半段剑光的刺杀攻击位置。原来银色剑光是朝着任飞燕的左边心脏位置直刺而去,企图刺穿任飞燕心脏而出的同时,也能将范珲辉的心脏洞穿,做到一剑双雕。

    银色剑光被天星剑一斩为二剩下的另一半断剑,速度不减,瞬间直直刺入了任飞燕的左。任飞燕顿时犹如钻心的痛苦,大声地惨叫,并且不断地咳嗽,大口大口的鲜血,随着她的咳嗽喷吐而出。显然任飞燕被伤到了肺部。

    与此同时布满任飞燕上的奇怪符纹咒语,瞬间活转了过来,纷纷向着插在她口的断剑包围而去。眨眼之间,所有的黑色符纹咒语就将那一小段的断剑爬满,并且阻止住了断剑的继续穿行速度,只能非常缓慢地一丝一毫的钻入任飞燕的口。但是却让黑影修士想要将两人一起洞穿的愿望落空了。

    此时李赵缘的突然出手,让范珲辉也觉得有所震惊,但是当他看见是李赵缘和林小红之后,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两个外门弟子无足轻重。而且对方的出手也变相的帮助了自己。等他恢复过来,将这两个突然冒出的傻小子收拾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因此范珲辉的双手并没有停止飞舞翻动,继续掐着各种印决,口中也同时不停地念着咒语。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