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六)

    ()    范珲辉慢慢地欣赏着眼前美丽动人的炉鼎。这是一个多么完美无暇的炉鼎啊。他今后能不能结成金丹,很可能就要依靠这一个完美的炉鼎了。

    虽然在仙乔门之中还有不少的可以作为炉鼎的上好材料,但是没有一个比得上任飞燕。因为他打听到任飞燕是时出生的纯之体,正是他所修炼的邪派功法所需要的纯炉鼎。

    而范珲辉修炼邪派功法,不能明目张胆地修习,只能偷偷摸摸的进行。因此他根本不敢对自己的同门下手,而是在师门外面暗地里捉拿散修女子进行采补。

    如今是范珲辉修炼的关键时刻,急需一个纯之体。可是纯之体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修仙宝体,他在外面根本不可能轻易碰到。因此范珲辉才不得不兔子吃窝边草,冒着极大的风险,设计下了这一个堪称完美的陷阱,再勾结季樾,让其引任飞燕进入蛊中。最终让他如愿以偿,轻轻松松完好无损地擒拿住了这个人称紫霞仙子的任飞燕。

    此时的范珲辉可以说是得意洋洋,志得意满,幻想着自己结成金丹的那一刻。他三步一摆,五*不一摇,意气风发摇头晃脑地走到任飞燕的之后,上下大量。

    然后范珲辉开始动手使用炉鼎,只见他轻抬右手掐决,开始运集灵力,运转法力。可是他发现了不对劲,自己的灵力涣散,怎么也凝聚不起来。

    此时,范珲辉后十多丈远的季樾,突然将其手中的翠绿色酒杯掷向范珲辉,同时大喝道:“动手!”

    如死人一般一直潜隐藏在地下不出的一个黑影,倏然地急速从地下飞遁而出,手中挥舞着一柄银光闪闪地飞剑向范珲辉疾而去。他手中的银光飞剑迅速幻化出银光闪耀,五六丈的剑影劈砍而出。

    这个一直潜藏着的黑影修士,李赵缘早已用神识扫描发现了。本来李赵缘还以为这个黑影和季樾一样都是范珲辉的同伙,隐藏在地下偷袭任飞燕。可是当范珲辉从枯木中钻出来,现出真之后,而那一个地下的黑影还是没有动静,潜藏不出。李赵缘就觉得奇怪,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猫腻隐

    于是李赵缘就选择一直观看下去,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有趣的隐。让他们表演下去,看看后面的故事是怎么发展的。因此他才三番五次地阻止林小红这个愣小子冲动地出去搅局。

    这故事后面的发展果然之非常的精彩,当真是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就连看多了电视剧的李赵缘也觉得,这可比电视剧电影精彩多了。

    没有想到,那个潜藏地下的黑影竟然是和季樾是一伙的。他们所图的不是别人,正是范珲辉。这个大概范珲辉自己都没有想到。他自己精心设计的巧妙陷阱,最后掉入陷阱的竟然会是他自己。

    那个懵然出现袭击范珲辉的黑影只有凝脉后期的修为。而季樾也只不过才凝脉中期的修为。他们两个人联手都不是范珲辉的对手,因此季樾才费尽心思的在**醉中放入了让灵力涣散不能凝聚的——十香驱灵散。

    这个十香驱灵散算不上什么毒药,但是它却能让服用的修士灵力暂时涣散不能聚集,从而没有办法运转灵力,施展法力。尽管灵力涣散的时间并不会太长,依个人的修为不同,而灵力涣散的时间也不同。有些修士要灵力涣散长达一炷香的时间,而有些修士仅仅才会灵力涣散不到一刻钟,甚至也有更短的才十几息而已。可是在修士之间的斗法,尽管才仅仅几息的时间,也足够对手轻取其命了。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十香驱灵散无色无味,十分难以防范。一般的修士如果不是非常谨慎的人,不轻易地饮用他的食水,往往都很容易就着了他人的道。

    范珲辉正是饮用了季樾提供的**醉灵酒,才中了季樾的十香驱灵散。他对季樾非常的信任,怎么也没有想到季樾会出手对付他。

    而季樾自己同样也饮用含有十香驱灵散的**醉,但是他在掷出酒杯,大喝动手的同时,从腰带中取出了一粒解药吞入了口中。

    因为十香驱灵散不是毒药,所以解药也是非常的灵验,一入口马上就立即生效,灵力瞬间就又运转自如了。因此季樾并不在乎自己喝了多少的含有十香驱灵散的**醉。正是因为季樾和范珲辉喝下了同样的**醉,所以才没有引起范珲辉的怀疑警觉。

    那个从地下冲出的凝脉后期的黑影速度很快,眨眼之间就舞剑直刺到范珲辉的前。而季樾发动攻击时率先掷出的那一个翠绿色酒杯的速度却是更快。季樾掷出的时候,并没有运用什么法力,刚才是看见好像只是一个发动攻击的信号而已。可是实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季樾手中的翠绿色酒杯好像和范珲辉拿着的那个酒杯是一对孪生兄弟,有着特殊的联系。在季樾手中的翠绿色酒杯掷出之后,懵然发出刺眼的绿芒,然后闪烁破空消失。而范珲辉手中的翠绿色酒杯似乎感应到了另外一个酒杯的呼唤,因此也发出了耀眼的绿光。

    不到一息的时间,季樾掷出的翠绿色酒杯就突然出现在范珲辉的前,与他手中的同样发出绿光的翠绿色酒杯相撞在一起。“嘭”的一声闷响,散发出剧烈的绿光,两个同样翠绿的酒杯化成齑粉。迅速化成晶莹剔透的绿色粉末,将范珲辉笼罩其中。

    那些晶莹剔透的绿色粉末是一种迷药,有着**的效果,让人可以产生各种幻觉。范珲辉本来就因为中了十香驱灵散灵力不能凝聚,因而不能施展法术,各种法术防御极弱。此时他被绿色粉末包围顿时前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幻象。

    虽然范珲辉中了十香驱灵散的毒,灵力涣散不能聚集运转,但是以他筑基中期的修为,或多或少还是能够强行运转一些灵力,从而施展法术。关于这一点季樾也是考虑到了,所以他才加上的第二道保险,就是绿色粉末。

    于此同时,那个黑影挥舞幻化而出的银色剑影,也已经疾到范珲辉的前。

    形势对于范珲辉来说已经是极度的危急。不管从任一个角度形势来看,范珲辉现在都是必死无疑了。范珲辉此时也是脸色大变,心中惊骇莫名,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好像方寸大乱,只能坐以待毙。

    可是事并没有按照季樾预想的那样发展。

    在危急的时刻,只见范珲辉目露狰狞,手段决绝,右手懵然地一拍口,顿时吐出一大口的精血,然后双手迅速地翻飞掐决。此时他没有一丝的犹豫,不顾对自的伤害,依靠自己的精血强行运转灵力,得以施展法术。

    那一大口精血瞬间化成一团血雾,将范珲辉自己包裹在其中。血雾之中的绿色粉末立刻纷纷消亡,只剩下红色的血雾,顿时范珲辉眼前的幻象消散灰飞烟灭。

    此时的范珲辉已经脸色惨白,可见他受到的内伤不小,但是他的双手还是在不停地飞快掐决舞动。他右手一拍储物腰带,一个红色的小小的方形盾牌飞而出,幻化成一个一人高的盾墙,挡在他的前,刚好挡住了黑影银色飞剑刺杀。

    红色的盾牌红光萦绕,而黑影修士的银剑银光犀利刺眼,死死地刺在盾牌之上并不消散,大有不刺破盾牌不罢休的架势。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