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二)

    ()    噬雷珠是一种可以吞噬雷电的法宝。噬雷珠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宝,但是它却能吞噬雷电,专门克制修炼雷电法术的修士。

    而噬雷珠也是分等级的,并不是所有的噬雷珠都能克制修炼雷电法术的修士。这也要看噬雷珠的等级是否能够完全容纳对手的雷电。如果超过了噬雷珠的雷电容纳极限,噬雷珠将会爆炸毁灭,运用不好还会因此重伤使用噬雷珠的修士。

    噬雷珠的等级越高就越珍贵,越稀有。如今在修仙界出现过的最高级的噬雷珠也就仅仅五级而已,再也没有见过更高级别的噬雷珠了。

    而季樾使用的这一刻噬雷珠,则最低一个级别的噬雷珠,仅仅才是一级而已。

    因此当噬雷珠发出紫色电光侵入任飞燕的体之内后,季樾也立即出手偷袭任飞燕种下十几道制,制住其体的经络道,不让她运转法力,最终才能捉住任飞燕。

    如果仅仅依靠噬雷珠的话,很可能被任飞燕的雷电法术反击。由于一级噬雷珠的雷电容量有限,很可能会引起噬雷珠爆炸,让控制噬雷珠的修士神识受伤,从而得不偿失,功败垂成。

    噬雷珠露出了原形之后,那一个所谓的紫星仙雷果树也露出了本来面目,其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灌木而已。只不过给他下了一道幻术而已。在噬雷珠被取走之后,也露出了它的原形。

    这个所谓的紫星仙雷果树以及那一棵巨型的枯木,只不过都是有人早已设下的一个引任飞燕入蛊的骗局而已。

    季樾利用这个简单的骗局就轻易地将任飞燕擒拿,不费吹灰之力。

    此时紫霞仙子已经周道经络被制,灵力运转不灵法力施展把不开,因此动弹不得。她完全没有想到后的季师兄,竟然会趁火打劫对她出手,心中惊骇,大声问道:“季师兄,你这是为何?!你想要做什么?!”

    可是她刚刚才问出口,还没有等季樾回答,以她的冰雪聪明,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切肯定都是季师兄早已设下的一个局而已。

    于是任飞燕便马上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太过轻易地相信了季樾,又对紫星仙雷果太过渴望。太过急切的需要紫星仙雷果。因此见到了那一个假的紫星仙雷果的时候,竟然没有仔细的探查。

    如果任飞燕进入山坳之后,能够稳住绪,不立刻冲上去,仔细的用神识扫视探查的话,就不难看出那个幻术的破绽。因此也不会上当受骗了。即便任飞燕发现破绽之后,季师兄出手偷袭。她也不会这么轻易地被对方制住周道经络,毫无还手之力。至少也要经过一番的生死搏斗,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呢。

    季樾虽然在修为上高过任飞燕一阶,但是如果是一对一的公平斗法的话,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以任飞燕的法术实力,至少也是一个平手。

    任飞燕冷静下来之后,没有再大喊大叫,而是言语平静地冷冷地问道:“季师兄,有什么要求?只有小妹能办到的,小妹一定极尽所能办到。”

    “哈哈,任师妹果然是天资过人,聪颖超凡,处变不惊,不错,不错!”季樾哈哈大笑着戏谑道:“可惜,我想要的恐怕你还没有办法做到。”

    “季师兄,你还没有说出来,怎么知道小妹做不到呢?你先说出来看看嘛。”任飞燕露出了抚媚的笑容,想要运用自己天生的美丽优魅资本打动魅惑对方。同时也是拖延时间,让自己能够破解掉上的制,伺机反击。

    可是不管任飞燕怎么挤眉弄眼,发动魅惑之术,季师兄都是无动于衷当作没有看见,甚至还引起了他的反感,让季樾泛起了嫉妒之火。

    任飞燕并不知道这个季师兄是一个极度自恋的人,甚至还有一些变态。他觉得自己比女人还要妩媚漂亮,根本不会上女人。不但如此,他还要跟女人抢男人。因为季樾喜欢的是男人。他之所以努力地修仙,就是为了能够在自己结成金丹之后,彻底地改变自己的别,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女人,一个能够迷惑太难下男人,超越所有女人的女人。

    可是他努力修练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还是没有能够筑基,修为停在凝脉中期,迟迟不能突破。因此他非常的着急上火,烦躁无比。

    季樾对于那些引起男人**的女人相当的嫉恨,特别是所谓的什么四大梦中仙子,这一些引起众多弟子疯狂的女弟子。而这个紫霞仙子任飞燕更是他嫉恨的对象。因为任飞燕的资质太过出众,仅仅修仙两年就已经步入凝脉期,又得到师门的大力栽培。今后超过他,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季樾一听到师门栽培任飞燕,众多弟子追捧迷恋任飞燕。他的无名嫉火就熊熊燃烧,既然不能超越她,就摧毁了她。让她没办法出过自己。

    季樾皮笑不笑地冷笑问道:“这么说来,任师妹你是有足够让我筑基是筑基丹了?”

    “这,这个……季师兄原来你是想要筑基丹啊?小妹虽然没有,但是小妹也是深受师门喜,师长护。只要季师兄放过小妹。小妹自然想办法帮师兄讨来。”任飞燕连忙一口答应帮助季樾去搞筑基丹。

    可是任飞燕的话,听在季樾的耳中,让他的无名嫉火更是烈。任飞燕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让季樾更加生气,更加妒忌吧。

    “哼!不要以为你天生丽质,灵根资质超人,就能无所不能。你现在还妄想我放了你。你还真是天真啊。”季樾一步步地走向倒在地上的任飞燕,脸上满是戏谑之色。

    “季师兄……你……你要干什么?”任飞燕看着季樾不怀好意地走到她的边,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浑颤抖。

    此时李赵缘和林小红早已经进入了山坳之中,潜入到了离那一棵枯木有四五十丈的距离。林小红被李赵缘用太极罡气护法图笼罩其中,隐住气息。一般修士难以发现他们。因此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林小红看到这里,已经气极。他小声地问李赵缘道:“师兄,咱们还不出手么?你快起救任师姐吧。可不能让师姐被那个败类给侮辱了。”

    李赵缘笑了笑,答道:“师弟,稍安勿躁。好戏才刚刚开始,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你小子急什么?你的任师姐不会有事的。”

    “可是,可是……师兄,你看,你看那个姓季的要对任师姐动手动脚了。”林小红可是看不过眼自己崇拜的四大梦中仙子被人侮辱。

    “呵呵,我让你看着就看着,你的任师姐不会掉一块的。你放心好了。”李赵缘笑骂道。林小红自己法力低微,没有办法。既然自己信赖的师兄说了没事,那就铁定没事了。因此他才心中略略打鼓的安静下来看戏。

    季樾走到任飞燕的前,伸手抚摸任飞燕白皙如玉的脸上肌肤,戏虐地笑道:“人见人的绝色美人儿啊。这皮肤,这小脸蛋可真是滑*嫩如水啊!”

    任飞燕被季樾冰冷的手抚摸着脸颊,好像是一条冰冷的毒蛇在脸上攀爬。她哀求道:“师兄,你要干什么?你……你……你不能这样!师兄,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此时的任飞燕已经极度的害怕,极度的屈辱,苦苦地哀求着。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