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双生秘法

    ()    李赵缘不为所动,只是脸上肌有一些僵硬,体也有一些忍不住颤抖。毕竟对方之元婴期的修士,与他的修为有着很大的沟壑,光是法力威压就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反正自己有保命绝招,怕个鸟。”他心中暗忖,继续强硬道:“怕死,怎么不怕死?就算怕死也知道讲道理,也知道礼貌!这个可是我妈妈从小教导的!”

    “哈哈,好,好!小子有胆识,有勇气。”鹤道人听了李赵缘的话,不但没有生气,还转怒为喜,大为赞赏,大笑着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赵缘见对方又是生气又是大笑,莫名其妙,狐疑道:“怎么?还要先问清楚名字再动手?哼,当我怕你了?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李赵缘!”

    “哈哈,李赵缘?有意思,有意思。”鹤道人取下腰间的紫色葫芦,打开盖子喝了一口,接着问道:“小子,你在哪门哪派的弟子?”

    李赵缘见他不像是要动手的样子,原先强大的杀气与威压也消失了,于是也稍微放松了下来,道:“我无门无派?怎么了?别以为我没门没派就怕你了?”

    “哈哈,小子,有骨气。很合老子的胃口。”说罢,鹤道人将自己的紫色葫芦扔过去给李赵缘,道:“来,你也喝一口。”

    李赵缘有些意外,但也不害怕,接过葫芦闻一闻,一股浓烈清香的酒气扑鼻而来。鹤道人还提醒他说:“小子,这酒很烈,你可不要多喝啊。这酒可是一般人能喝的。”

    李赵缘还没有听完鹤道人的提醒,猛然地灌了一大口,顿时觉得口中如烈火中烧,喉咙如入熔岩流淌,酒气冲入鼻腔如火山喷发。好烈的酒!

    这酒好像奔腾的烈马直接踏遍全,使得整个人好像掉入岩浆之中,全燃起了熊熊烈火。果然,这酒不是一般修士敢这么喝的,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被活活烧死了。还好,李赵缘的体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比拟的,这点烈火对他强悍的**来说,太小儿科了。

    进入体中的烈酒中,不仅仅是烈火岩浆一般的燃烧。其中竟然还蕴含着大量的灵力,直接冲入丹田之中,纯正而烈。

    李赵缘丹田中的八卦图立刻急速地运转,小黑小白也从八卦图中飞而出,直接钻入来那突而其来的大量灵力之中,欢快的吞噬着。它们两个小家伙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这么好的灵力了。

    小黑小白快速品尝这灵力的同时,也不断的产生出阳之力。李赵缘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马上运转法力凝炼阳之晶,增加自己的修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快速地提升修为了,还真让他凝结了大约有一百晶的阳之晶。

    李赵缘才喝了一大口的紫色葫芦中的酒,就有了这么好的效果。等他吸收完灵力之后,顿时觉得浑说不出的舒服爽快。如果有大量的这种酒,以后修炼还怕不突飞猛进吗。李赵缘幻想中。

    当他忍不住再喝一口的时候,鹤道人一招手就把紫色葫芦给收了回去,心痛得不得了,骂道:“哎呀,我的酒啊!小子,你是什么怪物?竟然喝了这么多。”

    “老怪物,看你那个小气样,不就是喝了你一口酒嘛。有什么稀罕的!酒我有的是。”李赵缘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你,你小子知道这是什么酒吗?气死老子了。”鹤道人捂着他那个宝贝葫芦,生怕它跑了。

    “什么酒?不就是比一般酒烈一点而已嘛。改天我也请你喝。”李赵缘装傻充愣道。

    “一般的烈酒?你小子还真不识货。这可是修仙界第一的烈阳朱炎酒!这可是仙酒!知道吗,是仙酒。”鹤道人看着这个不识货的愣小子,还真是哭笑不得。

    “烈阳朱炎酒?嗯,果然好像朱雀之火燃烧的感觉。”李赵缘心中暗暗感受,心道。他然后对鹤道人问道:“仙酒?真的是仙酒?”

    “那是当然。一般人想喝一口都难。”鹤道人露出得意的神

    “那我怎么没有感觉出来?要不,老怪物,你再给我尝一口。”李赵缘厚着脸皮讨酒道。

    “你,你个小怪物,你还想喝?你想心痛死老子啊!”鹤道人可不会上当。他心中奇怪,这个小子怎么喝了那么一大口的烈阳朱雀酒,竟然没事人一样的。

    他倒不是仅仅因为烈阳朱炎酒的珍贵而小气,而是因为烈阳朱炎酒,酒如其名,喝的时候就如烈火朱雀燃烧,用来锻炼**非常有效。但是大多数修士都是注重灵力法术神识灵魂的修炼,不注重炼体,因此体往往都是比较孱弱。

    也就是鹤道人这种修炼特殊秘术的修士才敢喝这么变态的烈酒。就算是他自己,平时也不敢多喝,这酒对体的负担可不是一般强烈。好处虽然很大,但是伤害也很大。因此他往往都是喝一口,就要修炼一阵,恢复之后再喝。如此反复,才能让自己的体慢慢的强大,并且适应。

    而像李赵缘这样牛饮的,鹤道人还是第一次看见。更让他惊奇的是李赵缘的体竟然没有任何的负担与不良的后果,和没有事人一样。而却还特别的精神抖擞,神采奕奕。

    “古怪啊,古怪。”鹤道人总算是见到比他还怪的怪人了。“小子,你还想喝这仙酒吧?”

    “想喝怎么样?不想喝又怎么样?”李赵缘一副欠扁的无赖样。他已经看出对方是一个怪人,对和他一样古怪的人比较投缘。于是他也投其所好。

    “想喝的话,就回答我几个问题。不想喝的话,咱们就一拍两散,你帮助我脱困,我给你喝了仙酒。咱们已经互不相欠。”鹤道人也不开玩笑,正色道。

    “嗯,这个老怪物到分得清楚。这么就打发走老子了。不过刚才那一口酒倒也是值得的。”李赵缘心中嘀咕,略一思索,道:“老怪物,咱们可说好了。你可不要骗人哦。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听了李赵缘的话,鹤道人也不生气,语气悠然地问道:“小子,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这里?这里是哪里?我不知道?”李赵缘还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看着李赵缘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他也没有必要说谎。鹤道人奇道:“你当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是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这里。这是哪里?”李赵缘问道。

    “这里是隐苍山。”

    “隐苍山?”李赵缘好像在哪里听说过,神识在记忆中扫一遍,道:“啊,这里就是传说有宝藏的隐苍山?我怎么没有看到什么宝藏?”

    “不错,这里就是隐苍山。这里哪有什么宝藏?这里是修士的埋在场。”鹤道人提起宝藏的事就一肚子的火气,也为朋友的死亡感到悲伤气愤。

    他虽然悲愤,但是这里的怪事还是很好奇,问道:“你想想看,你出现在这里之前有过一些什么古怪的事?”

    李赵缘在群芳阁遇到的事也不是什么隐秘的大事,于是他也就隐去一些重要的部分,只说了自己如何到了群芳阁,然后被绣球包裹以后就昏迷了,以后的一概不知,等醒来就在这里了。

    然后又遇到了几道惊天雷霆,雷霆消失之后。他再发现了发个法阵,在就是搬开石头,无意救了鹤道人出来。

    李赵缘所说的和他们自己被捉有着很相像的境遇。可是为什么要捉他呢?他又怎么没有死呢?他的修为看样子又不是很高?

    听了李赵缘的讲述,鹤道人更迷糊了。一切都这么神秘诡异。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