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如真似幻(一)

    ()    在消失了的群芳阁之中,那个仙子一般的蒙面少女望着漂浮在空中的红色绣球,若有所思。

    她仿佛是在思索着接下应该什么做?是否值得去做?因为她如今也不能拿定主意,因为这是她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否能够答道她所要达到的目的。

    浑仙气萦绕的妙龄少女,经过了再三的考虑之后,她伸出一只芊芊玉手轻轻的点在红色绣球之上。

    红色绣球好像通上电流的彩色灯泡,慢慢的发出七彩的光芒,仿佛一颗七彩霓虹灯。

    此时仙子般少女后的四个绝代美貌的女子之中,其中一个显然与蒙面少女比较亲近的女子。她向前迈出一步,问道:“宫主,此次不会有错吧?”

    “青玫,我们下凡也已经有七八十年了。我们所找的人也不知凡几。只有他最为契合七彩玲珑珠。”蒙面少女伸手再点了一下红色绣球,接着说:“此番我们耗费极大的寿元勉强躲避过天道之眼的探查,再耗费了极大的法力才破开天界壁垒,将一个分传送下来。如今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本宫已经隐隐感觉到一次次天道之眼的探查。”

    “宫主,您的意思是我们已经隐藏不了多少时间了?”青玫问道。

    “不错,天道之眼已经捕捉到了我们的一丝气息了。我们再不出手,很可能就会受到天道之眼的打击。”蒙面少女幽幽地叹道:“哎,到时候我们将会功亏一篑,我们此番所费将会付之东流。咱们再也耗费不起啊。”

    “可是宫主,此人的契合度,也仅仅只是有六成而已啊。”青玫也是有些为自己宫主如此努力的所得,有着一丝的不甘。

    “如今也是没有办法了。即便只有六成,为了应对十万年之后的大劫,本宫也只好冒险一赌了。有六成的机会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蒙面少女略一思虑,紧接着说:“我们这次是行的是偷天之道,即便是和七彩玲珑珠有十成的契合度,如果我们的气运实在太差,也很难成功。”

    蒙面少女面色平淡的说道:“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本宫的心意已决。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我们的气运如何了。”

    “是,宫主。”四个美貌女子齐声应道,一阵仙灵之雾笼罩着她们就消失不见了。

    她们退出了这个地方,只剩下了那个她们称为宫主的蒙面少女。

    蒙面少女双手掐着印决,她周的氤氲一般的仙灵之气,围绕着她不断的萦绕,慢慢散发出七彩的光芒,最后蒙面少女幻化成一道七彩的光芒,进入七彩玲珑珠之中。

    此时李赵缘正是在这个七彩玲珑珠之中,他躺在一张七彩的云之上。他已经进入了美妙的梦乡之中,脸色露出轻松香甜的笑容。显然他现在做的是一个七彩的美梦,而不愿意醒转起来。

    在梦境中,李赵缘此时已经成为了人生所能达到的最大成就。他成为了万众瞩目家千亿的青年企业家,意气风发,心想事成。

    他的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如今就差没有成家了。

    想到结婚,李赵缘就要结婚了,心想事成。女方听说是中国小姐并且也是环球小姐。可是李赵缘想看女方的长相总是一片朦胧,只是知道她非常的漂亮,堪比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他和这个坏球小姐要结婚了,举办的是一个超级豪华的结婚典礼。他要宴请家乡整个城市的所有的人。酒宴都摆在街边,马路旁,只要是来者都是客,顺便吃喝。因此举城同庆,闹非凡。李赵缘飘在天空看着人们欢乐的景,自己也分外得意,开怀大笑。

    他们的结婚仪式是中国传统的结婚仪式,他没有见到未来老婆的长相,要在洞房花烛夜才能掀开盖头,才能看见女方究竟怎么个闭月羞花。她可是环球小姐,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李赵缘心中满是期待。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进洞房。在父母的喜悦,亲友的祝福,簇拥着新郎新娘总算进入了洞房。

    李赵缘迫不及待的将众人赶出新房,关上门窗。新娘已经穿凤衣头戴凤冠披着盖头,端坐于头等着新郎李赵缘。

    李赵缘蹑手蹑脚慢慢的走到新娘边,心怀忐忑,轻声道:“娘子,为夫来了。”他一把握住新娘的小手。新娘将手微微往后一缩,但是也没有躲过李赵缘的大手,任由他拿捏。

    新娘的手柔嫩无骨,滑*润如玉,李赵缘心中一,舍不得放手。

    “冤家,还不给我掀开盖头?”新娘的声音宛如幽谷黄莺低吟,勾人心魄。

    “好,娘子这就给你掀开。”李赵缘正要双手将红色的盖头掀开。他还没有碰到盖头,盖头已经自动向后翻飞而去,露出了新娘的脸庞。

    可是李赵缘所见的还是朦胧一片,模糊不清。他双手捂住新娘的脸庞,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她的肌肤却是极好,犹如凝脂。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此时自己老婆的脸就像是水一般。只是这水已经产生了水雾,朦朦胧胧。

    尽管李赵缘看不清,但是从那吹弹可破的美妙肌肤,他知道自己的新娘一定是一个绝代佳人,绝不会错。

    他感到非常的满意非常的兴奋,一把将佳人拢入怀中,低头封住佳人红唇。舌头往其口中探试,佳人绛舌起先躲闪,后来实在躲闪不过,便大胆的逢迎而上,口齿生津,味香滑*润。

    二人品尝着对方美味的舌头,气回肠,沉侵在美妙的感觉中。

    待到兴奋之时,李赵缘伸手去拉拽佳人的衣襟,渴望着抚摸新娘的肌肤。此时二人的衣服好像是点燃了引信的炸弹,纷纷砰砰嘭的破裂粉碎,缓缓的飘散一地,露出了凝脂白玉一般的肌肤。

    一对璧人抚摸着对方的肌肤,亲吻着对方的肌肤,充满了浓蜜意。到深处,李赵缘进入了佳人的体,与她融为了一体。佳人在与李赵缘**交融之时,不断的带她的耳边轻吟:“夫君,妾妡姀……”

    李赵缘听着佳人低语,犹如莺歌燕语,甜蜜非常。觉得与她再也不能分开,佳人的体内有一道七彩的光点飞入他的体之中。不知道是他的一丝基因还是他的一丝魂魄与那七彩的光点融为了一体,最后形成了一个胚胎。

    然后再回到了佳人的体内,停在她的子宫里面。

    新娘怀孕了,怀上了李赵缘的骨

    李赵缘牵着人的手漫步在小区中,公园里。他们幸福的和认识他们的人们亲切的打着招呼,晒着幸福,秀着恩

    老婆的肚子慢慢的大了起来,李赵缘不时的伏在老婆腹部听着,肚中婴儿踢妈妈肚子的声音。他常常开怀大笑,尽显初为人父的喜悦。

    可是李赵缘并没有等到孩子哇哇落地,突然风云突变。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成功辉煌的事业,父母,亲朋好友,一切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了。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这一切李赵缘犹如就在梦中,这里是梦中的梦中。因此更是有一种似真似幻,说是真的,可他看得见又怎么也摸不着;说是假的,但是那真实的感觉又是多么的真,一切都是感同受。

    其中最为真实的就是他的老婆,还有他即将出世的孩子。

    李赵缘有着一种荒谬而又矛盾的感觉,但是他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是他的第六感告诉他的,他的老婆叫做妡姀。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