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比武大会(二)

    ()    那三人将乌龟男落下擂台后,并没有再次联手对付他人,这次联手本来就只是机缘巧合罢了。

    乌龟男刚跌落下擂台,他们就相互缠斗起来。白衣剑客和灰衣刀客,剑光刀气忽然转向,直接劈向那个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支持武功高强,并没有使用兵器,连续拍出两掌,迎上剑光刀气,“砰砰”两声爆响,炸起一股美丽的花火,掌气与刀光剑光同时消散。

    气浪震得傍边的观众也感觉得到。看台上的观众也随之惊呼,大声喝彩。

    这边激动正酣,那边也不成多让。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正和前方的对手拼命,被一个黑影从后偷袭。只是银光一闪,一颗黑乎乎大脑袋飞上来天空,他眼中还残留着不可置信的惊恐之意。

    他的颈脖朝着天空如喷泉一般,涌出大量的鲜血。没有了脑袋的子,下意识的向前迈动了两步,然后向后倒下,流淌出一地的红色血液,甚是恐怖吓人。

    “啊!”看台上的观众,大多数人可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有一些女孩子发出的惊恐的尖叫声,躲进旁边亲人的怀里不敢再看。甚至还有人忍不住呕吐了出来。

    有人惊惶失措,也有人兴奋异常,鲜血激起了他们的兽,顿时尖叫声和欢呼声融成一片。

    东面看台上的权贵们更是欢声雷动,指指点点,有说有笑。他们本来就是勾心斗角,看惯了生死。人命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这样的场面在他们看来和斗鸡耍猴没有什么两样。能引起他们的关心的是他们下了注的参赛者,只要是和他们利益有关的参赛者掉落下台,就是一通臭骂,赢了就是一顿欢呼得意,和旁边的权贵炫耀自己的眼光准确。

    而东郡城主则是脸上没有什么表,一直冷眼旁观,这比起他当年跟随皇上夺嫡征战,只不过是小儿科,在他的心中击不起一丝风浪。

    他边的红云郡主,则是跟随着大众一会儿尖叫,一会儿欢呼,一会儿拉着父亲有说有笑。她并没有意识到,下面的人是在生死相搏,只当是为了她而做的戏剧表演。

    东郡城主只有在看着女儿的时候,才露出了慈祥的眼神,迷人的笑容。

    这一切看在李赵缘的眼里,他心中生出了强烈的厌恶之。看着那些权贵,他眼中露出了一丝怒火。红云郡主也不再是那样的可动人了。

    李赵缘看了看傍边的杨松,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自从红云郡主出现以来,杨松就是一直盯着她,眼中都是慕之。不管外界有什么风吹草动,地动山摇。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一厘米。

    真不知道,杨松是对是错。不管他将来如何,李赵缘只有尽力帮他达成愿望了。至于以后杨松是否幸福,那也是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李赵缘可管不了那么多,此时他只是想快一点离开这个让他不舒服的地方。

    此时的李赵缘还是当自己是来自地球的现代人,他还没有能够真正融入这个世界之中。他的地球世界观人生观,还需要经过了一个慢慢改变的过程。如果自己不愿意改变,那就让这个世界改变。但是这个目标太过巨大,太过艰难。

    看见了有人死亡,那个乌龟男也停止了谩骂。此时他暗自兴幸,自己当时的选择是多么的英明,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了。

    由于有了参赛者的死亡,鲜血的洗礼刺激。其他参赛者更是凶大发,出手更是狠烈,招招致命,招招都是要害。没有人不敢再有一丝的怠慢,都是使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招,他们不想自己成为第二个首异处的人。

    战况顿时变得惨烈起来。没有人敢于轻意近搏,都在不停地隔空施放着真气杀招。空中弥漫着刀光剑影,光掌腿影,到处是“砰砰嘭”的爆炸响声。

    不过真气都是有限的,每一个人的所修炼的功法不同,修炼出来的真气也是有多有少。很快他们又被迫进入了近搏。他们只有趁着还没有用尽真气的时候进行搏,不然真气用完了,也就是他们失败的时候。

    但是并不是你想靠近就能靠近的,毕竟每一有人的状况可不相同,各人的策略也武技也不同。

    往往实力稍弱的马上就引来了,众人两个或者三个人的攻击。很快就有一个只能依靠真气护体搏的矮胖大汉,先中一掌,又遭一脚,直接被踢飞落下擂台,口吐鲜血,不醒人事。

    他们既要趁机攻击对方,又要防护偷袭,一招不慎就有可能首异处,或者打落下台。

    其中那个斩杀了络腮胡大汉的黑衣人,最为诡异,法飘忽不定,穿梭于剩下的几人之中,要是一有机会就露出他那致命的毒牙。此人是一个杀手,做惯了隐匿偷袭的事。因此他对众人的威胁最大,所以引来了众人的警惕和敌意。

    但是众人都不是一条心,各怀鬼胎,一靠近就自己先打起来了。形成不了真正的合力。因此那个黑衣杀手,在众人中游刃有余。他做惯杀手,从来不乱用真气,总是将真气用在最合理的地方,极为节省真气。又因为他法快捷隐秘,很难被他们击中,所以此时他的真气倒是最多最充实。

    很快那个黑衣杀手又觅得机会,在两个搏激斗正酣的两人后,一闪而过,快速飞出两刀,正中其中一人的咽喉。而另外一人则是反应稍快,躲过致命一击,但是一只手臂应声而落,手臂都还来不及捡起,被迫跳下擂台,重伤而退,保住了命。

    又是一死一伤,两人被淘汰。

    于此同时,那个遭到白衣剑客和灰衣刀客夹攻的黑衣男子,不但没有落于下风,还隐隐的有将二人压住的趋势。显然黑衣男子的实力要比那二人高出许多。

    白银剑客的剑术虽然也算高明,但是连续的几剑都被黑衣男子,不是拦截,就是躲闪而过,或者将剑光和刀光相撞抵消。

    灰衣刀客实力稍弱,在挥出几刀之后,就真气有所不济,只能挥刀护,不能进行有效的攻击。

    刀剑二人渐渐的势弱处于下风。

    那个黑衣杀手刚刚又杀了一人,击退一人,气势正旺。见那白衣剑客和灰衣刀客处于下风,略显狼狈。立即捉住机会,落井下石。

    他一个弹就出现在了那个灰衣刀客后,伸出了他森的獠牙。灰衣刀客突然感觉到后脖子寒,下意识的回刀一砍,“当”的一声脆响,躲过了一劫,第六感救了他一命。

    虽然他躲过了后的一击,但是前面却是空门大开。黑衣男子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虚空一掌拍出,眨眼间就印在了灰衣刀客的口。

    他受此一掌,手中长刀握不住掉落,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直接跌落下擂台。只见他口深深凹陷,口中鲜血直流,显然是部和内脏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了。

    灰衣刀客的重伤落台,白衣顿时心慌意乱,知道自己难免被击败甚至死亡的下场。

    他眼睛四处张望,发现擂台的一个角落竟然有一个披头散发穿褐色衣袍的人,席地而坐,一直没有遭到攻击,也没有参与混战。众人好像一直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的头发将整张脸的遮挡住了,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衣袍也是非常的破旧,甚是诡异。

    白衣剑客立刻冲向那个披头散发的褐色衣袍之人,要把他的对手引向那个怪人,祸水东引。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