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威压之力

    ()    “丁圭,你保护五爷!”鲍猛说罢全真气云集双手,双脚蹬地高高弹起,向李赵缘飞而去。既然此时没有了刚刚那样的让人感觉窒息的威压,就要捉住机会放手一搏,作为一个常年致力武道的真气高手,怎么能坐以待毙。

    鲍猛在三世子所有的家将打手之中,就是以勇猛著称,每次就是冲锋在前,以不怕死精神赢得每一次的战斗。他往往能靠这种坚强果敢,不顾生死的打法战胜比他强的对手。

    因此这一次他也不例外。他觉得此时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反击的好机会。

    只见鲍猛将真气聚集于双手,将两只手臂被散发出白色光华的真气团团包围,而他的手掌更是明亮,所含的真气更是密集,并且也渐渐的凝实。他没有办法做到真气离体凝实,但是他可以将真气聚集体某一处而做到局部凝实。这样他的双手就好像带上了两个坚固而且锋利的白光闪闪的真气手

    因此他在凡人的真气高手中,也是一个超一流的高手了。但是凡人毕竟还是凡人,他的这些手段在李赵缘的眼里根本不够看。其他凡人是蚂蚁中的工蚁,鲍猛就是稍微强壮的能打架的兵蚁罢了。

    鲍猛双腿弹地飚而出,凝聚真气,动作奇快无比,挥舞双掌向李赵缘猛拍而来。他的招式简单而实用,没有多余的花哨,都是实打实的招招拼命搏杀直至李赵缘的口和头部要害。

    虽然他动作够快,但是也只是相对与一般人来说的。李赵缘当然也不在此列。李赵缘一直看着鲍猛任由他做出一系列动作,自己却一直动不动。

    任由鲍猛在他的上不断拍打,白光飞舞,发出一阵砰砰嘭的响声。他见对方如此托大,更是使出毕生真气要直接至李赵缘于死地。可是鲍猛越是用力攻击,越是惊心。因为他的每一招一招,既像是拍打在韧极强的岩石,又像是掌掌打入了棉花中。如果你的眼睛够快的话,你可能看到鲍猛的每一掌都是在离李赵缘二到三公分距离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和鲍猛手掌一般大小的太极护法图迎上去。

    李赵缘之所以让鲍猛如此任意施为攻击自己,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太极护法图究竟能有多大的抗击打能力。虽然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但是还能让李赵缘对太极护法图又有了一些明了。

    太极护法图除了能够防御攻击引导卸掉外力,也能顺势而为,借力打力。这就是太极的独特特阳相理,纯任自然,浑圆一体,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刚柔相济。

    在挨了鲍猛数十掌之后,李赵缘运转太极护法图,将鲍猛同时迎面攻击而来的双掌左右引开。此时鲍猛的门大开,李赵缘再借助鲍猛所击之力,轻挥右手一掌拍了下去,动作看似缓慢,其实奇快。

    “砰”的一声脆响,含有骨碎裂的声音。鲍猛成屈弓形向后倒飞出去。他一直在空中飞行,最后一声闷响撞到后的墙板,才慢慢的滑落下来,口吐鲜血,坐靠在墙角。

    鲍猛原先坚毅有力的眼神,不断渐渐苍白的蓝色,慢慢的涣散开来。他双手撑地,眉头皱起,想要站起来,可是刚刚有些微微起来,又坐下,最终无力,倒下就彻底昏迷过去了。

    李赵缘并不想杀人,因此所用的力道刚刚好将他的骨震碎,并没有连同内脏一起打碎,仅仅是让他重伤昏迷而已。不然的话,此时鲍猛已经死亡了。

    五世子祐俊从鲍猛勇猛冲上去,一阵连续的拍打李赵缘。见李赵缘毫无还手之力,还以为李赵缘死定了。没想到李赵缘一招就把鲍猛给击败,重伤其以至昏迷。

    顿时吓得惊恐万分,他连连挥手道:“上!丁圭,你快上!”

    丁圭此时也是心神骇然,他本来就不是鲍猛的对手。鲍猛在李赵缘的手下连一招都顶不住,更不要说他了。但是自己主子的命令又不能不听,只好硬着头皮冲上去。

    丁圭见鲍猛和李赵缘近搏,被李赵缘一掌就拍得重伤昏迷。他知道李赵缘近功夫了得,不敢靠近,只将真气汇集凝结成一个虚掌向李赵缘拍去。

    五世子在派出丁圭去挡住李赵缘之后,马上转跑到窗户边,翻窗而出,来一个你顶住,我先跑的策略。我在精神上支持你,自己的小命要比你珍贵多了。他连滚带爬的就先跑路了,样子相当狼狈。

    丁圭隔空拍出一掌真气之掌,没有凝实。因此这一掌要比鲍猛凝实真气于手上的威力要差得太多了。

    李赵缘影一晃,临空飘动,迎面而上,伸出双手合掌一拍,直接就将丁圭用真气凝结成的真气之掌拍得粉碎。

    在那个真气之掌粉碎的下一个刹那,李赵缘已经到了丁圭的跟前,速度之快,宛如瞬间移动,再伸出一只皎洁如月的美丽之手,按去。

    丁圭见到一只彷如美人的芊芊玉手向他拍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这只手看起来速度缓慢,丁圭下意识的扭动法,急速躲闪。

    可是不管他怎么腾转挪移,左闪右避,那只皎洁如玉的手,还是死死的跟着他,朝着他前按了下去。躲无可躲,他只好将浑的真气运聚口,抵挡这致命的美丽之手。

    “嘭”的一声巨响,丁圭并没有像鲍猛一样的向后倒飞而去,而是直接被按在了地上。而他的后的地板,此时已经碎裂而开,溅起了一阵狂暴的灰尘。

    而他并没有死去,只是和鲍猛一样只是口凹陷碎裂,口吐鲜血,昏迷过去。因为李赵缘所拍出的这一掌,并没有将所有的力道施加在丁圭的体上。只有一小部分的力量震碎了他的骨,还有剩余的力量透过他的体,直接打在了地板之上。

    如果此时将昏迷的丁圭翻转过来,你会看见地板上有着一个口大小的掌印。

    正因为李赵缘控制力道向下而去,所以丁圭才没有向后而倒飞,而是直接倒在地板之上。

    此时的李赵缘对于掌法的力道运用更是如火纯清,神鬼莫测。假如修士要和李赵缘近搏的话,那一定都会死的很惨。不过这也仅仅是假设而已。因为修士的打斗,从来都不是靠近搏的,而是高飞高走,法宝比拼。

    李赵缘击昏丁圭也是一招,连他一层的法力都没有用到。当真是快如闪电,也就是一霎那之间事

    此时五世子才刚刚跃出窗户,还在空中没有落地。丁圭的重伤昏迷,他并没有看见。此时他已经是惊弓之鸟,落荒而跳,哪里还管得了后的事啊。

    李赵缘看着五世子那惊慌失措,滚尿流的样子,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小样,你以为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吗?除非你是孙悟空。”

    只见他影一闪,下一刻再出现,已经到了五世子的前。

    五世子惊惶失措,慌不择路,连滚带爬,不断回头,不看前路。“嘭”,他好像撞上的柱子,低头看见的是一双腿脚,马上骂道:“那个不要命的奴才,你瞎了眼啊!敢挡住爷爷的去路!”

    他才抬起脑袋,看见了一张恐怖的脸,这张脸不是鬼怪,但是却比鬼怪更恐怖。他大叫一声:“啊!”然后向后跌倒,连续往后倒爬了几步。

    再仔细一看,五世子的所倒退的地上是一连串的水渍,连着他的大股。他竟然惊恐得尿裤子了。

    “哈哈,我说五世子爷,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见到吃人的鬼怪了不成?”李赵缘戏谑的笑道。

    “这……你,你要干什么?”五世子又退了一两步。

    “我说五世子爷,你看你怎么搞的?口是熏臭的呕吐物,股又是屎尿,这么臭臭相投,臭上加臭。就算是鬼怪也难以下咽了,你怕什么啊?你跑什么啊?”李赵缘继续取笑道。

    “李小仙,你不要过来,我,可是玉鸢亲王的五世子。你要,你要是动了我。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父王不会放过你的!”五世子此时还不忘了抬出自己老爹的名头。当真是什么地方都有坑爹一族。

    “哈哈,玉鸢亲王?我真的好怕怕啊。”李赵缘佯装害怕,笑道。

    “怕了?怕了就不要挡住我,让我走,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这个花花公子纨绔子弟还真是白痴崽,这样也会以为李赵缘害怕了。

    李赵缘将子一侧,伸出右手,做一个请的动作,道:“五世子,请。”

    五世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李赵缘真的怕了,放他走。连忙连滚带爬的站起来,从李赵缘的边逃走。

    李赵缘见他过去,直接一个沉睡法术打入他的后脑。“嘿嘿,小子,你太天真了。你小子既然这么喜欢糟蹋良家妇女,那老子就给你一的能看不能吃,活活气死你。”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