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城主招亲(五)

    ()    这一夜风平浪静,那三世子五世子和众多手下也没有回来偷袭扰。李赵缘在打坐修炼中很快度过。

    万玉宝,杨松几人毕竟都是习武之人,体恢复能力要比一般人强悍太多,喝了不知道多少烈酒。天刚刚蒙蒙亮,他们已经都清醒过来了。

    武俊岑也被李赵缘解开沉睡法术,悠悠的醒转过来。他揉揉自己的太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很好的一场梦,睡了一个难得的好觉。

    他心中暗自嘀咕道:“难道自己真的醉了,我也没有喝多少酒啊?怎么就睡得这么死,这么沉?难道那酒里有什么迷药等东西?不会啊?万大哥几位怎么没有事?真是古怪?还好没事就好。”

    两个最先醉倒的醉鬼,并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醒过来之后,万玉宝也懒得和他们说,免得让他们担心,自己和杨松解决就好,没有大不了的。如果遇到了三世子祐贤他们,再说也不迟。

    众人稍微梳洗,用过早饭过后,天色已经大亮。大家也就开始赶路前往东郡城。

    杨舒婉喜欢上了小莫,滴滴的大眼睛看着李赵缘,又不好意思开口请求,只能两眼放出巨大的电力,不停地乱扫。李赵缘也算醒目,浑发麻的状态下,直接把小莫让给她。免得被她的眼神杀死,落得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榆木脑袋。

    杨舒婉兴高采烈得意洋洋的骑着小莫而去,还不断的在小莫的耳边说着悄悄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小莫听不听得懂。不过看见小莫偶尔呼呼嚯嚯地叫,应该听到什么有趣的话了。

    此地离东郡城有两百多里,以他们所骑乘的高头骏壮的上好双角马,赶到东郡城,也就需要大约半天时间就可以了。

    也许是近乡怯,又是太久没有回到家乡,既高兴又担心。东郡五杰一路快马加鞭,你追我赶,好像赛马,烈蒸腾,尘土飞扬。

    李赵缘并没有他们那般的复杂心,一直不快不慢的掉在他们的后面,即不超过他们,也没有被他们落下。

    此时他们也已经奔跑飞驰在官道之上,渐渐路上遇到的人也多了起来。

    其中也有不少人是赶来参加招亲大会的,但是大多数人是来凑闹的。因为再过三天就是八月十五了,在不赶来,就要错过难得一见的盛事了。人生的一辈子可能再也不会遇到这样闹的盛会了。

    因此东郡城接近的城池有头有脸的人士,与附近有闲没闲的人都往东郡城赶来。

    本来不是太大只有不到百万人口的东郡城,很快就暴增了一倍的人口。

    将此次红云郡主的招亲大会,推动成了举城同欢大盛会。

    李赵缘和东郡五杰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中午时分到达了东郡城。

    远远的就看见了东郡城的城墙上旌旗招展,大多数旗帜之上都绣有大字。有的写着城主的爵号——东郡侯,有的则是写着“招亲大会”几个大字。

    东郡城因为是内陆城市,又是最近几十年才刚建成的新城,没有经过什么战乱,城墙建得很新也不是很高,只有二三十丈左右。不过如今的城墙上插满了旌旗,随着秋风摇摆,场面也是非常壮观。

    这个东郡侯就是当今皇上的心腹,因为在几十年前夺嫡之战的时候,站对队伍,立了大功,被分封到这个叫东郡的小地方。

    东郡侯也是一个能力非凡的人,经过了几十年的光景,就将一个远离皇都的边远小镇建城了一个偌大的城池。因此东郡侯成了一个地方上的一方大豪,在大夏国中也是举足轻重的势力。

    而李赵缘在钻云峰遇到的毒龙帮帮主翟阳飙就是几十年前站错队伍的倒霉鬼。因此人的一生成就是他跟的人对不对很重要,有时候光靠自己打拼还什么很难成就大豪的。

    人生就是一场赌博,压大压小很重要。押对了富贵,押错了草寇。

    你可以说,我大小都不压。这也可以。但是你什么都不做决定,以后别人发达了,骑在了你的头上,你也只能后悔当初没有早做决断了。这也是怨不得人的。你只能做碌碌无为的小人物了。

    这个东郡城一下涌进了一倍的人口,本来应该是人满为患,鱼龙混杂,混乱不堪才对。

    不过李赵缘在东郡城城门前看到的却是井然有序的人们,陆陆续续的进进出出,并没有丝毫的杂乱不堪的况发生。

    原来这个东郡城的城主极有管理才能,管理方法和其他的城镇有所不同。就是像地球的现代社会一样,实行了严格的户籍制度,把所有东郡城的人口都记录在案。

    人人都要办理一个特殊的份令牌,通过一种特使的检查机器一照,就能显现出这个人姓氏家庭住址,长相,是否有犯罪前科。比地球的指纹记录查找系统还要方便。

    听说这种份令牌的发明制造是一个叫做商渊的仙人帮助东郡城主炼制的。

    一般的凡人没有办法复制,仿制。

    东郡城的所有人口都要办理份令牌才能在城中居住。平时他们出行的时候都要带着这个令牌,以方便验明份。

    检验份的时候,也很简单,只有官府的人拿着特定的母令牌和普通的份令牌对接,就能显现出那个人的份了。非常的方便,简捷。

    那些不是东郡城的常住人口,外来的游客,商人,游侠等等,进城之前都要在城门交一定的费用制作一块临时令牌。然后才能进入城中。

    那些领了临时份令牌的人,要离开的时候再交上临时份令牌就可以了。

    官府使用的母令牌有着追踪子令牌的能力,因此你不管到了什么地方,只要是没有出城,就能很快找到人。

    正是有了这个份令牌制度,东郡城城主对于东郡城的管理,可以说是面面俱到,易如反掌。

    但凡有寻衅闹事,违法犯法的人,已经查实,很快就能捕捉归案。因此只要是进入东郡城的人,大多都是老老实实。除非你是高飞高走的修士,或者是武功高强,轻功极好的武林人士,可以偷偷进城出城。不受这个份令牌的限制。

    李赵缘没有打算在东郡城常住,也没有打算做江洋大盗。因此他进城的时候也就跟着,那些刚刚来到东郡城的外来人士一样办理了一块临时份令牌。这块份令牌,也没有花多少钱,只要大约十文钱,不是很贵。可是这样人口来来往往,东郡城光靠重复买卖临时份令牌就能赚取大量的金钱。

    而东郡五杰是本地人士,早就有份令牌,进城更是方便。他们又是城中的名人,有权有势。守门的士兵一看见就认出来了。他们马上殷勤的奉承讨好。如果有照相机的话,可能早就合影签名留念了。

    李赵缘和东郡五杰打发了那些守门士兵一些钱财之后,总算顺利的进了城。

    才刚刚进城没有多久,忽然发现进城的主干道的远处,有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捕头,后面跟随着十几个捕快,向着李赵缘和东郡五杰几人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

    李赵缘早早就看见了这一队人马,心想:“难道又是和虎临城一样,有人来迎接东郡五杰?难道他们之前又做过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他心中狐疑,但是却也并不在意,反正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那个捕头领着十几个捕快很快就冲到了,李赵缘与东郡五杰傍边,迅速将他们围起来。吓得旁边的老百姓纷纷避让。

    “衙门捕快缉捕盗贼,无关人等速速回避!”那些捕快高声喝道。

    李赵缘和东郡五杰并没有慌张,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也不是哪个人都能随便捉他们的。只是心中奇怪,“难道他们不认识自己,我们可是东郡五杰。官府衙门也不敢随便招惹他们。”

    万玉宝上前一步,瞄了那个捕头一眼,道:“邢捕头,什么风把你吹来的?不知道,你们这般架势所为何事啊?哈哈,难道是知道我们兄弟几个回来,专程来给我吗接风洗尘的?”

    东郡城不是很大,万玉宝混江湖的人,名气又大,这个城里的官府衙门没有人不认识他的。他有时候也帮帮到监狱衙门捞一些江湖朋友。那些牢头捕快基本都认识。

    这个邢捕头,名叫刑三蟹,万玉宝和他并不是太熟,但是也认识的,打过几次交道。他平时并不怎么看得上这等只会欺压百姓的鹰犬爪牙。

    刑捕头没有回答万玉宝的话,直接拿出一张图纸打开,是一张画像。他看了看画像,有看了看李赵缘几个人,又看看画像,再看看李赵缘等人。如此反复看了几次,他心中有了计较。

    邢捕头这才双手抱拳,拱手作揖笑道:“嘿嘿,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万玉宝万大爷啊!此番本捕头有公务在,缉捕盗匪要紧。不能为万大爷接风了,还望万大爷您见谅则个。”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