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东郡五杰(二)

    ()    李赵缘一系列的动作,快速迅捷,眼疾手快,让人眼花缭乱。

    大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他拿出酒坛拍开封泥,倒出美酒,酒香四溢的时候。

    东郡五杰中的黄衣汉子闻到酒香,看见宛如琥珀的酒色,首先大呼起来道:“哇!西烽火!上好的西烽火!”他收起原先对李赵缘轻蔑无视的眼神,露出一副酒鬼模样,显然他是一个好酒之人。

    只见他端起满满的酒碗,放在鼻下,深深的吸了一口酒气,陶醉道:“好酒,好酒!”

    李赵缘也拿起酒碗,举起道:“诸位大哥,小弟这个不速之客,献上一些薄酒,不成敬意。请,小弟在这里敬他们一碗。我先干为敬了!”

    说罢,他一口就将慢慢的一碗酒喝完,面不改色,将酒碗翻转,没有一滴酒剩余,当真海量。

    这西烽火酒是虎临城的特产,是一种非常烈的酒,但是这酒烈而不燥,浓香味甘。刚入口的时候犹如烈火灼烧,一路烧进入胃中,使得人全,非常适合在沙漠中的夜晚驱寒。火过后又有一阵甘甜回返,回味无穷,体舒适,酒醉也不头痛。

    不过这酒也有三六九等,最劣最受下层百姓欢迎,虽然质量稍差,但是酒烈价低,还是有驱寒的好处。而李赵缘所买的,则是最好的琥珀西烽火。这个等级的西烽火酒一般只有虎临城的上流人士才有机会收藏品尝。

    李赵缘在虎临城也算是名人了,买到这种好酒也不算什么难事。

    众人见李赵缘已经先干为敬了,也纷纷举起酒碗。

    “好,李兄弟果然爽快。干!”万玉宝也仰头饮尽。其他三人也纷纷仰头大口豪饮,酒入口好像一团烈火燃烧一般,饮完纷纷全都长呼一口酒气,大呼一声:“好酒!”

    那个华美锦袍的白面书生端起酒碗也要干杯,但是才刚轻饮一口,就被酒呛得大咳起来,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他不服气的端起酒碗再要喝,旁边的白色劲装年轻人连忙拦住,笑道:“婉儿,不要逞强。”

    他不理会别人的劝阻,还要大喝一口,可是又被呛得咳嗽连连,又引得众人大笑。他这才丢下酒碗,“哼”的一声,拿起一块烤鹿,用鼻孔望着众人,大力撕咬起鹿,拿鹿来出气。

    此此景,李赵缘总算看出了,这个叫婉儿的漂亮白面书生应该是一个女人,不是伪娘,而且还是非常美丽的女孩子。

    鹿一入口,她表马上又变,竟然这么的美味,比起她以前在野外吃过的烤鹿要美味得多。马上不顾形象的大吃起来。她向李赵缘投来了更加异样好奇的目光,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厨子。切的刀法不但好,连料理出来的味道,还是这么的美味可口。

    其实也不是李赵缘的厨艺多么的高明,只是他到酒楼的厨房,问酒楼的大厨要了不少调料。他知道自己在外也不能吃饭,多半都是烤烤东西,所以就顺便请教了一下怎么烤,怎么放佐料,放多少佐料,味道才恰到好处,使得食物美味。

    以李赵缘如今的手和悟,学会做点小菜,烤点小当然是不在话下。烧烤调料味道到不到位,只要他用神识一扫就知道了,真是太容易不过了。

    大家干了一碗酒之后,李赵缘再给众人满上,又一一的敬酒。大家又一轮酒敬下来,互通了姓名,原来的一些快之意也都烟消云散了。酒不管在哪里,还真都是交朋友联络感的最大利器。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当然更是离不开酒。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酒壮英雄气。在《水浒传》中要是没有酒,武松也不会夜过景阳冈,醉打吊睛虎,成就美谈。

    原来这东郡五杰,是往东再走二百里路就到的东郡城人士。老大叫万玉宝,老二就是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白色劲装汉子,叫杨松;老三就是那个和李赵缘置气的黑衣汉子,武俊岑;老四是那个黄&色劲装的汉子,叫东门昶山;老五呢,就是那个书生打扮的美貌女子,她是杨松的妹妹,叫杨舒婉。

    这东郡五杰,都是东郡城的四大家族的杰出子弟,因为他们几人从小深受评书传记小说家的影响毒害,好结交朋友,喜欢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他们意气相投,又都是大家族沾亲带故,所以组成了这么一个小团体一起闯江湖,行侠逍遥。

    他们并不是以武艺来排名,而是按照年纪称兄道弟,所以其中武艺最高的倒是杨松,其次是万玉宝,其他三人不相上下。但是杨舒婉的年龄最小,才不过十八岁,以后的潜力无限,很可能会超过他的哥哥。

    万玉宝是他们当中威望最高,又是年龄最长,为人最为豪气,深得其他人的敬重,以他为首。

    李赵缘和东郡五杰连番大腕喝酒,大口吃,气愤顿时极其络,大家称兄道弟,相见恨晚。李赵缘的酒水很多,绝对管够,平时他也不怎么喝酒。因为他有五行之体,不管喝再多的酒也不会醉,最多是酒水到了胃中一顿火烧,爽快一会儿,刺激一下,很快就被体自动将酒气排出体外。可谓是千杯不醉,喝酒当水。

    本来只要是修士修炼到一定的层次,普通的世俗酒水是不会醉倒修士的,李赵缘的特殊体更加不在话下了。如果要让修士醉倒的话,可能只有传说中的仙液琼浆了。

    这东郡五杰都是大家族出生的子弟,也不是没有喝过好酒,但是他们闯江湖,没有那么容易买到好酒,就算有,路上也早喝完了。今天托李赵缘的福能喝上上好的美酒琥珀西烽火酒,他们也都非常高兴,顿时勾起酒虫,也不顾形象狂饮。

    在兴致之中,万玉宝举起海碗和李赵缘碰到,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问道:“李老弟,你今天真是让哥哥大开眼界。请恕老哥冒昧。”

    “老哥,有话,但讲无妨。”李赵缘豪爽道。

    “那老哥就冒昧的问了。你上是怎么能藏进这么多的东西的?难道老弟是变戏法的?”万玉宝好奇问道。其他几人也心下好奇,都直视李赵缘,等待答案。

    ”啊,原来他们没有见过储物法宝啊。我还以为他们都知道呢。看来修士与凡人的差别很大,交流还是太少了。”李赵缘恍然大悟,大笑道:“哈哈,我并不是什么变戏法的。只是我此次出门下山的时候,师父他老人家送我的一个储物腰带罢了。”

    “储物腰带?它能装很多东西吗?”好奇宝宝杨舒婉插口问道。

    “呵呵,也装不了太多东西,只是能装不少常用品罢了。”李赵缘答道。

    “那能给我看看吗?”杨舒婉问道。

    美女有令,哪有不愿意的。李赵缘立刻取出储物腰带,扔给她。反正凡人也不可能使用,弄坏。

    这个储物腰带是得自乌丧澜的,外形很是精美,像一条美丽的翡翠玉带,温润柔软,手感极好。小姑娘拿在手上不断翻看,不释手,就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秘密。

    “这就是储物腰带吗?我怎么不会用?”小美女杨舒婉问道。

    “呵呵,储物腰带只有主人自己才能使用,他人是不能使用的。”李赵缘答道。

    “那别人拿到了,不是没有什么用?”小美女问。

    “是的,除非主人死了,不然其他人是不可能使用的。”李赵缘答道。

    听到李赵缘的话,那个尖嘴猴腮的武俊岑,眼中寒光一闪,透露出贪婪之色,心中立刻暗自有了计较。

    “好了,婉儿,不可无礼。快将储物腰带还给李少侠。”杨松对妹妹轻喝道。

    小美女这才心不甘不愿的还给李赵缘,但是她接着问道:“李哥哥,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多余的储物腰带?”

    “婉儿!”杨松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让她继续问下去。妹妹的表现哪里像一个大家族出来的人,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有一点丢他家的脸面。大家族的人即便好奇,也要只能再背后询问,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缺。

    其他人并不在意小姑娘的好奇心,觉得很正常嘛,但是作为他的哥哥,杨松就比较看重面子了。

    “不好意思,杨姑娘。这储物腰带是天下少有的稀罕之物,我师父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杨姑娘想要,我也没有多余的给你了。哎,不好意思,李某莫能助了。”李赵缘语气轻缓叹道。

    杨舒婉也露出了失望之色。

    “李少侠,有这么好的宝贝。难道李少侠是仙人?”万玉宝不敢称兄道弟了,改了称呼问道。他怕对方如果是仙人,他们可不敢放肆。

    “哈哈,万大哥误会了。我哪是什么仙人,天下哪有那么多仙人。”李赵缘大笑否认道。

    “哦,那李少侠的师父是仙人?”万玉宝接着问。

    “师父是一个隐士,他老人家是不是仙人,我就不知道了。他老人家这次让我下山,就是叫我去求仙的。”李赵缘胡诌道。

重要声明:小说《猫狗太极锁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