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不该看的

    ()    “轩轩?谁是轩轩呀!俊哥哥。”

    “对呀!是谁是谁呐!”

    ……

    “是他!他!”李承俊艰难的伸出手指向苏沫漓。

    瞬间,十几道目光同时向苏沫漓,来了个全面扫

    “怎么了?”苏沫漓还感受不到那些女生恶毒的目光,傻呆呆的上前问。

    李承俊一张苦瓜脸明显就是被这群女生扰成这样的。

    苏沫漓会意的点点头,露出甜美的笑容:“亲的,你应该玩够了哦!记得今天你说要带我一起去放烟火的呢!”

    “俊哥哥,她是你的谁啊!”其中一个女生几乎整个人都快躺在李承俊的上,滴滴的问。

    “女朋友咯!未婚妻!通俗点就是老婆。明白?”苏沫漓皮笑不笑的看着那个女生,慢慢的伸出手抓住李承俊的手想将他从女生堆里拉出来。

    可是一个女生却突然挡住她,厄……这女的块头还不小……

    “我只是想带我老公走,请让让。”苏沫漓甜甜的笑着。

    “你别想!俊哥哥是我们的!”庞大的躯把李承俊完全挡住了。

    “这样哦!”苏沫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走到旁边和店主商量了下,拿了张木桌来到那些女生前面。

    “我给你们表演一个杂技吧!我表演好了,你们就放了他,好吗?”苏沫漓的脸上微笑不变,却换来了这群女生的白眼。

    苏沫漓站好脚步,一个抬腿,用力的劈下!“啪!!”木桌在众目睽睽之下光荣的牺牲了。

    女生们一片鸦雀无声,几秒之后,互看了一眼,很一致的全逃了!

    还没来得及喘气的李承俊捡起地上的木屑,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说道:“你玩真的呀?”

    “救你嘛!”苏沫漓笑嘻嘻的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啧啧、我家轩轩的功夫真是一点都没退步!”林汐贝拍了拍苏沫漓的肩膀,认同的点头。

    “简直就是天下无敌……”李承俊一脸汗颜的看着苏沫漓。

    “错错!并不是天下无敌,她怕水。”林汐贝不以为然的说出了苏沫漓的缺点。

    “水?”李承俊疑惑的问。

    “对啊!她不会游泳。”

    “干嘛老揭我短啦!”苏沫漓不高兴的嘟起嘴巴。

    “提醒他们别忘记带救生圈咯!”林汐贝哈哈大笑,苏沫漓不服气的追着林汐贝跑,两个人嬉戏打闹了好一会儿。

    三个男生却在一边讨论着,“你说苏沫轩为什么不是女的呢!”“是女的又如何?”“是女的我就喜欢她。”“你挨得起打吗?”……

    几个小时之后,因为好像快要变天了,一行人被迫回到了酒店。

    除了苏沫漓,其他人都在吵着饿了,苏沫漓自行上楼了,走到楼道,却发现……自己貌似忘记住在哪一号房间了……

    苏沫漓走着,看着门牌号,突然在一个门前定住了,因为那个门是虚掩着的,苏沫漓想也没想就推门进去。

    却发现暗红的灯光照亮着整个房间显得异常诡异,里面的场景让苏沫漓看傻了眼。

    甄珍抵着墙,夜修泽的两只手都挡在了甄珍左右,发出沉重的喘息声,眼中还闪着恶魔的光,关键甄珍还穿着低……

    “额……”苏沫漓愣在原地,是该出去吗?

    夜修泽却发现了她,“你……”夜修泽刚想说话,却被甄珍用手把头掰过来,吻住了。

    窗外,突然下起了雨。落地窗前看的特别明显……

    苏沫漓的眼前有点眩晕,眼前这个场景突然和几年前雨夜的场景重叠,苏沫漓努力的睁开眼,晃了晃脑袋,却感觉更晕了。

    她努力的闭上眼睛,睁开!

    却发现眼前的场景模模糊糊的成了几年前的那个雨夜。

    苏沫漓感觉呼吸不过来了,艰难的单膝跪地喘息着。

    “李夏洛……李夏洛……”苏沫漓喃喃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我会陪漓猪猪过每一年的生,一直到老到死!”耳边有着一个稚嫩的童声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在回忆的冲击下,苏沫漓终于支持不住晕死过去。

    >>>>>>>>>>>>>>>>>>>>>>>>>>>>>>>>>>>>>>>

    “医生,她怎么样了?”夜修泽担心的问道。

    “她会突然晕过去,可能受到了什么严重的刺激。”一大把年纪的医生,推了推老花眼镜说道。

    “严重的刺激?”夜修泽狠狠的瞪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甄珍,继续说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

    “说不好,因为她好像心里有结……”医生说。

    “好了!你走吧!不用说了!”林汐贝制止住了接下来医生要说的话。

    “继续说下去!”夜修泽完全无视林汐贝,吼道。

    “说个!夜修泽!我告诉你!就是你害的她变成这个样子的!”林汐贝不顾形象的吼道。

    “我?”夜修泽不解的梗住了。

    “对!我警告你!下次跟别的女人亲亲我我的时候,最好给我离沫轩远一点!特别是在下雨天的时候!”林汐贝说完便气呼呼的坐在一旁。

    夜修泽被吼愣了,但又一句话也回不出来,只能憋着气看着窗外。

    “你们都出去吧。”安佑哲语气冷漠的说。

    “那沫轩有事你叫我。”林汐贝一刻也不想跟夜修泽同在一个屋檐下,说完就甩门走了。

    夜修泽默默的走了出去,只剩下甄珍坐在一旁还没来的及走出去,却被安佑哲叫住。

    “有事吗?”甄珍面带微笑的问。

    “下次,再这么刻意的去做一件伤害她的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安佑哲语气淡淡的说道。

    “难道你也是……””出去!”

    甄珍识相的走了出去,但在带上门的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起一个诡异的幅度。

    安佑哲一个人独自站在房间,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沫漓突然开始喃喃梦呓,安佑哲习惯的上前握住她的手,倾听苏沫漓的梦话。

    “不要……不要离开我……求你……”苏沫漓似乎梦见了一些很可怕的事,紧紧的抓住了安佑哲的手。

    “没事的,没事的,我不会离开你的。”安佑哲轻声安慰,但心却揪的很疼。

    她喜欢修泽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

    安佑哲看着眉头紧缩的苏沫漓,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或许很伤害他,但她幸福就好。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女误入男校:Oh!夏至狂想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