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配震惊全场

    ()    “苏沫轩!你的异装癖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你去当女人算了!”夜修泽突然吼道,整个人都快从轮椅上蹦起来了。

    美女三人组一听到异装癖这三个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明显把苏沫漓当成了变态。

    唔!苏沫漓的脸慢慢变红,用比夜修泽更凶狠的声音吼道:“关你什么事呀!老子我就异装癖!就同恋!当我就算同恋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人!呸!”苏沫漓吼完立马气冲冲的走人,留下被吼呆的夜修泽和一屋子惊吓到的人。

    “什么人呀这是!混蛋混蛋!早就已经受够他了!管东管西!是不是连我的大姨妈都要管啊!”苏沫漓趴在栏杆上不停的抱怨。

    一只手突然搭上她的肩膀,苏沫漓条件反的抓住那只手,使了个擒拿,却被对方挡下招数。

    “是我,安佑哲。”

    “哲学长?”苏沫漓定睛一看,原来真的是安佑哲,便放心的又趴在栏杆上,看着海面发呆。

    “其实我想修泽不是故意想这么对你的。”安佑哲背靠着栏杆,低声说。

    “对对,不是故意,是有意。”苏沫漓不屑的哼了一声。

    “我想他可能喜欢你。”安佑哲继续说道。

    “对对,喜欢我,我谢谢他祖宗是十八代这么喜欢我。”苏沫漓撇撇嘴,根本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的样子。

    “我说的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是我你的那种。”安佑哲淡淡的说。

    “厄……”苏沫漓疑惑的抬头,却对上了安佑哲那安静的目光,“我你?”

    “嗯,就是这样……”安佑哲慢慢的俯下子,亲亲的吻上了苏沫漓的双唇。

    苏沫漓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她很喜欢安佑哲唇上的温度,却又不敢动弹一下。

    两人亲吻的画面在夜景的照应下显得那么唯美动人。

    几秒后,安佑哲才离开了苏沫漓的双唇,他看着她,眼中全是温柔。

    苏沫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高兴的说道:“你刚才在咬我吗?虽然我以前的小名叫包子!可我不是包子!”

    安佑哲的嘴角勾起温暖的微笑,他眺望着海面,说道:“嗯,现在你是我咬过的包子,可不能再让别人咬了,懂吗?”

    “要是人家非要咬我咋办?”苏沫漓嘟着嘴,不高兴的问道。

    “你在心中默念安佑哲,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他似乎在轻轻许下一个她不明白的承诺。

    “骗人!”苏沫漓做了个鬼脸表示她的不满。

    “嗨!两位!”背后传来一个男中音,苏沫漓回过头去,看见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中年大叔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有事吗?”安佑哲问道。

    “我刚才刚好路过,看见你们两个亲吻的景象太美,所以就拍下来了,一百一张,要吗?”中年大叔手中晃动着刚才拍下的照片,苏沫漓忍不住上前接过看了下。

    “嗯!我买。”安佑哲付了几百块把照片全部买下,打发走了中年大叔之后,却发现苏沫漓正盯着照片发呆。

    “怎么了?”安佑哲问。

    “没有啊!就是觉得奇怪,咬人也可以咬的这么好看的哦!”苏沫漓对这照片不释手,却被安佑哲夺了过去,“你干嘛抢我的照片?”

    “拿去丢掉,免得留下什么证据。”安佑哲说完就拿着照片转离开了,留下一脸郁闷的苏沫漓。

    “咬人有罪吗?我怎么不知道?”苏沫漓自问自答,又想继续郁闷着看海的时候,却发现远处夜修泽正摇着轮椅过来。

    看见他就不爽!苏沫漓转想离开,却被远处的夜修泽喊住。

    “喵的!是想打架是不!”苏沫漓狠狠的拍了一下栏杆,一团火气的朝夜修泽冲过去。

    但接近了夜修泽却发现他的眼中有着绿光,却是温和的绿光,好吧,他没有恶意。

    苏沫漓松开了拳头,冷冷的问:“啥事!”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女误入男校:Oh!夏至狂想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