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啊!要不然就带走他,要不然就带走我!

    苏沫漓转面对着墙壁拼命祈祷,可是背后的风阵阵让苏沫漓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她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刚才就逃命了嘛!“我说我这是何必呢!”苏沫漓表纠结的小声念叨。

    “你怎么啦?轩轩。”林汐贝发现苏沫漓的不对劲,跑过来问道。

    “有……”苏沫漓一脸悲愤的刚想回答,恶魔就发出了来自地狱的声音:“轩轩?你是这个白痴的什么人?这样叫他?”夜修泽很不客气的质问道。

    “关-你-P-事!”林汐贝毫不示弱的反击道。

    “诶……你……”夜修泽急道,“他是我的……”夜修泽硬生生的把后半部分话吞了回去,这要怎么说出口啊!

    “说啊!你倒是说啊!他是你的什么!你倒是说呀!”林汐贝步步近,把夜修泽到了墙角。

    “他是我的舍友兼学弟!不行吗!”狗急了也会跳墙,现在对于夜修泽来说就是应了这句话。

    “哈!就这层关系啊?”林汐贝一脸不屑,从空中虚抓了一把,然后“呼”的一声从手掌心里吹走了虚无的东西。

    这是赤果果的讽刺,赤果果的挑衅!

    夜修泽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这个不怕死的女人,眼看两人个就要打起来,“好男不跟女斗,算啦算啦。”李承俊赶紧跑过来劝架,推走了夜修泽。

    “他又不是什么好男。”林汐贝翻了个白眼,再一次激怒了夜修泽。

    “别拦我,我要跟这个女人拼了!”夜修泽愤怒的吼着,要不是腰受了伤,肯定早跟林汐贝打个你死我活了。

    “汐贝,你好厉害哦!”苏沫漓一脸崇拜的看着林汐贝。

    “喂!你少跟这个女人接近!”夜修泽即使在远远的另一边,还是忍不住插嘴。

    “有句话叫做,关你P事,不是吗?”苏沫漓现学现用,看着夜修泽被气到快翻白眼的样子,苏沫漓笑的前仰后扶的。

    一行人在一个多小时之后,上了飞机——

    苏沫漓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安佑哲坐在了她旁边,林汐贝成功的把言诺熙踹到一边,做在了苏沫漓前排,坐轮椅的夜修泽愤愤的坐在了另一边,李承俊占了个三人位侧躺着作杨贵妃状,韩雨洛安静的在夜修泽后面的位子上看书,其他三个女生坐在离这群人有好几排位子的后面,明显被隔离的样子。

    飞机起飞了,苏沫漓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不知道是因为瞌睡症发作还是因为昨天一整夜没睡的缘故。

    在苏沫漓睡去不一会儿,一个人掀起隔着机厢之间的帘子,带着一股张狂的气势,深红的发色,细碎却不带凌乱的发丝贴在了两边,坚的鼻梁上架着一个十分酷炫的太阳眼镜,脖子上挂的黑绳上是一个冰冷的十字架,白色的字母T恤,宽松的黑色中裤,他的手指纤细,把背包勾着挂在背上。

    他浅色的唇勾起一丝邪笑,直径向李承俊走去。

    林汐贝刚才手上在看的杂志已经掉落在地上,整个人好像被雷劈过一样,瞳孔因为某些刺激而放大。

    是他?不可能啊!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女误入男校:Oh!夏至狂想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