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幼稚···

    幼稚···

    稚···

    夜修泽在夏的微风中石化了···

    苏沫漓这下变得机灵了点,趁夜修泽还处在石化的状态中,挣脱了夜修泽的魔爪,一溜烟跑没影了。

    李承俊看苏沫漓逃之夭夭之后,便异常反态的收拾饭盒,默默的走出了教室,只是手中还紧紧的握着那绣着小鱼的手帕。

    教室里只剩下被风干的夜修泽和一只可怜的小强···

    这真是个“美好”的午后···

    =

    =

    苏沫漓兴高采烈的走在场上,嘴巴里面还哼着自创的小曲,心可见一斑。

    “轩轩!!!”只听一声尖叫,迎面扑来一头“豺狼”!咳咳、不是豺狼,而是苏沫漓的死党林汐贝,还好苏沫漓的功夫底子好,没有被扑倒,不管倒也受了点惊吓。

    “我的天!汐贝!你要吓死我啊?!”苏沫漓稳稳的抱住了林汐贝,但是还是捏了把冷汗。

    “哈哈!我知道你是会接住我的!”林汐贝十分得意的从苏沫漓上下来。

    “你就不能改改哟!要是哪天我吓死了咋办···咦!对了!上次还没问你呢!你怎么进来的啊?你不是在箐樱吗?汐贝。”苏沫漓终于想起这个问题,难怪心里觉得还有事没问汐贝呢!原来是这个呀!(——、慢一整拍的女主角。)

    “这个呀!是我爸在我要去学校的那天临时说的,还把我强行绑过来给我灌输了一大堆那些王子的资料!回去我就要他赔偿我精神损失费!”林汐贝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简直杀气冲天!

    “看样子回去以后你爸会比你更惨···”苏沫漓的心里不为林爸爸感到担心,不过还是在一旁安慰汐贝,“这不是有我嘛!别气了哈!”

    “诶!反正不想进来也是进来了!”林汐贝叹气道,“如果在这里能遇上我的翼王子就好了!”林汐贝一脸憧憬之相。

    苏沫漓汗颜,“有缘千里来相会,相信你们会遇见的哈!不过你只是见过他几面而已···连说话也不超过十句···”

    “但我从他的眼神中能感受到他对我的意,真的!”林汐贝的眼神在明显暗示如果苏沫漓不配合自己,那么就掐死她。

    “恩恩恩恩···呵···呵呵···真的。”苏沫漓为了保住小命只能连声附和。

    “还有啊,我告诉你···”林汐贝刚刚说到一半,场上的大银幕便亮了起来,出现了一个人穿着西装,却带着蜡笔小新面具的人。

    “ladiesand乡亲们,全部停下手头的活,不管是在吃饭,还是做作业,玩游戏,甚至在打啵的都给我停下来!”一个浑厚但又带着搞笑的声音回响在整个学院,“咳咳!我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神秘人!(众学生抽搐···)前几天因为去去定制这个蜡笔小新的面具,所以晚来了几天!不过在各位乡亲们的期望下,我还是归来了!(此刻全校都很默契的发出一种声音“切~~~~”)咳咳咳咳,大家别那么兴奋嘛!我能感受到大家的的!(?。)废话不多说,(您已经说了很多了···)现在宣布本校一年几度的化妆舞会会在大后天晚上七点举行,大家都来哈!谁敢不来就格杀勿论!哇哈哈哈!开玩笑的啦!不过希望大家能打扮的漂漂的过来哦!最后我再补充一句···下次我换多啦A梦的面具可好哇?···”大银幕突然灭掉,显然有人已经忍受不了而除魔卫道去了。

    苏沫漓嘴角还是忍不住抽搐了几下,“这个人真的是校长啊?”

    “估计是···”林汐贝面部肌抽搐也没比苏沫漓的少。

    两人在被雷的外焦里嫩之后的几分钟内,终于同时苏醒,“化妆舞会?????”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大叫!

重要声明:小说《迷糊女误入男校:Oh!夏至狂想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