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身份

    ()    “直到有次奴婢服侍王妃沐浴时,才发现她肩头的红莲胎记竟与奴婢的如出一辙,而且奴婢更是发现王妃颈间的玉葫芦奴婢也有一条一样的玉坠儿。”说话间,安然已将颈间的玉坠子掏出朝着多罗莫白坐的方向向前送了送,便又接着说道:“看见了这条玉坠子我便对王妃的份更加怀疑了,如此一来便觉得我和王妃确是有七分相像,只是奴婢份低,平里大家并没有特意去观察罢了。那会儿跟着安小姐时,我是清清楚楚的知道王妃有爹有娘,爹爹是宁国当地的一个小县丞。所以对王妃的份并不敢去确信,但是心里却已有了七八分的把握。为今恐怕只有王妃的母亲才能告诉我们王妃的份到底是何!奴婢一个人势单力薄,并没有方法能联系到王妃的母亲,所以此事就再也未提起过。”

    多罗莫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扬起眉角说道:“关于晴儿的世,我自会找人查明的,若是你们真是姐妹,我也一定会给你脱了籍。至于你同林雄之间的事,我希望不要涉及到晴儿,即使她是你的亲姐妹,毕竟她没有经历过那些过往,更何况她对你来说只会是报仇道路上的一个累赘!”

    “王爷的话奴婢明白,奴婢自是知道分寸的。王妃对奴婢来说怕是这世上最亲的人了,又怎么会让她唐那趟浑水呢!”

    “你如此想便好,我也不多呆了,至于林雄即使不是为你,我也早就想除之后快,所以对此你不必担忧。”说罢多罗莫白站起子便要推门离开。

    “奴婢恭送王爷!”

    “恩,对了,至于年岁千那个家伙,虽然我不尽了解你们的事,但是,你那天使得软剑我却是认识。想当年他独步武林名噪一时时用的便是你手中的这把‘丝’,至于其他我也不想多说,你好好休息吧!”说着多罗莫白的影便消失在门口。

    他的话就像是晴天霹雳击中了安然的心房。她记得那一年他曾对她说过:丝赠佳人,却是非卿不娶的!只是那时她并不知道丝为何物,也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意义。原来当年并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是自己不够了解他,不够相信他,才会傻傻的错过了本来可以相守的几年时光。原来真正无的是她自己。

    想着想着她不由得落下泪来,不顾子的不适,急急忙忙的披了衣服,穿好绣鞋推了门就要往外走,却被守在门外的儿拦了个正着。儿一瞧安然满脸挂着泪珠,发髻散乱,魂不守舍的就要往外走,这可吓得她不轻:“姑娘,姑娘你这是去哪里啊?你子不好,不能吹风的啊!”

    “儿,儿我求你,告诉我他在哪儿?我要去找他,现在就要去,若是此时不去我会遗憾一辈子的啊!”

    儿似是没有料到安然会反映这么强烈,她自然是知道安然口中的他是谁,看到她这副样子,所有阻拦的话也说不出口了,之得叹了口气朝门口指了指:“往那边去了,才走没多久,现在兴许还能追的上!”

    安然来不及谢过儿,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握这的手紧了紧,便急忙松开朝着院门跑去,用尽全的力气推开院门时,却见到年岁千一脸倦意又带着些许惊讶的看着她:“你子还病着……”后边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安然狠狠地扑进了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不放手,流着眼泪,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丝赠佳人,却是非卿不娶的!是我傻,是我笨!对不起,对不起年大哥!其实我懂你的,一直都懂得!”

    年岁千原是刚刚离开却听到院中有响动,怕是安然出了事这才想要这回去瞧瞧,却没想到遇到这样的况。听了她的话,他的心不狂跳了起来,她终究是明白他的心意了么?不由眼角有些湿润。

    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帮她顺气一边说道:“傻姑娘,我的傻姑娘,才明白过来了么?真是个小笨蛋,小笨蛋。”

    “年大哥,我好恨我自己为何这样笨,现在知道了,却是晚了,晚了!”

    “不晚,不晚我的傻丫头。我一直都在等你回头啊!我一直瞧着你长大,我也想一直陪着你走到老,我的傻姑娘,你明白么?”

    安然听了他的话更是不住的点头,用力的点,生怕他瞧不见自己:“我明白的,年大哥!”

    年岁千见了她这副样子,又是好笑又是怜惜:“别哭了,进屋好好睡一觉,我有些事要办,晚上再来看你!”

    安然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任他抱自己在怀里。瞧见儿戏谑的眼光双颊泛红羞得一个劲儿的往年岁千怀里钻。好不容易进了屋子躺在上盖好被子,年岁千又在她额间轻轻落下一吻,便匆匆离开了。摸着自己的额头被亲吻的地方,安然觉得也许时间再也没有比此更甜蜜的了。

    年岁千从安然那儿离开了就直奔多罗莫白的书房,进了屋子却见那人一脸笑意的看向自己,开口问道:“怎样?佳人在怀了?”

    年岁千并不理他,悠然的进了屋子坐下,似是刚刚的事都未发生过。只是他心里有数,这偌大的王府却没有他多罗莫白不知道的事,既然他成心挖苦自己,自己又何必同他一般见识呢!

    多罗莫白却不以为意继续说道:“瞧这副样子怕是好好,好事将尽了,到时候可别忘了谢我,否则那丫头哪里会知道什么丝呢?不过话又说回来,想来她也必定不知道那位俏佳人的事……”话音未落,只见年岁千一只杯子扔了过来:“有话就快说!”

    多罗莫白不笑了起来,虽是笑得邪魅,却更是合了他上这气质。他心中明白年岁千已经答应帮助自己了,有了他的帮忙,那么事便简单了很多!

    “其实也没有别的大事,这样,叫你的手下帮我把岳母请来做做客,想来我这个做女婿的还未见过岳母呢!”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