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事未平

    ()    顾不得其它,多罗莫白连忙将因为疼痛而五官皱成一团的小儿搂在怀里,感觉到她压抑的呜咽声和一直颤抖的体,多罗莫白的眼中迸出的冷意足以冰冻整个车厢。嘴巴里却吐出轻柔的安慰声:“乖乖的,一会儿大夫就来了,你忍着些,若是真的痛了就咬着我的胳膊,不要咬着唇!”多罗莫白一边将她的薄唇从口中拿出来,一边有些心痛的抚上那印着一排小小牙印的唇瓣,忽然脑中就浮现出了那一夜的旖旎。他睡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个让他如此难忘的。

    想着想着,他心中一,低头深深地吻上了那柔嫩的唇瓣,夺了她的呼吸,夺了他的思想让她一时间忘却了疼痛,忘记了一切!

    忽然车帘一掀,赵九一脸的焦急,并未注意到车中不寻常的气氛,这一抬头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儿,脸上一红,心中不哀嚎,这下可好了,自己撞破了王爷的好事儿,看来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和青冥那死家伙兑换回来,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多罗莫白自是不满意赵九突然地闯入,难得这只小兔子如此的柔顺。可是这一颠簸来的极为蹊跷,赵九也不是没脑子没规矩的人,此番忽然闯入必定发生了什么意外。晚晴自然羞得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靠,心里不断地埋怨着自己怎么如此的丢人。

    赵九干咳一声,打破了车内的尴尬,低垂着脑袋轻声禀报:“爷,咱们遇了埋伏,目前不知道是谁的人,抓了个活的,应该会问出个结果的!”

    多罗莫白听了这话心中不免舒服很多,所以并不再追究,只是淡淡的问道:“大夫怎么还没来?”

    赵九心中无奈,这大半夜的如何去找大夫?而且伤了的还是位宝贝极了的女眷,幸好家中有位女郎中,可是人家也是女子,大半夜地怎么好打扰呢:“回爷的话,这京中有女郎中的医馆不好找,这更何况半夜时分,女郎中也……”不等赵九回完话,只见多罗莫白不耐烦的挥挥手,赵九只得悻悻的告退,心中暗恼着自己何时变得婆婆妈妈起来。

    赵九离开后,不一会儿马车就慢慢的上路了。只是车厢里的气氛诡异到不行,晚晴虽然还是乖乖顺顺的依偎在多罗莫白的怀里,可是心中羞怯到不行,胳膊上的伤口传来阵阵疼痛让她忍不住咬了多罗莫白的衣袍。自己的唇瓣她是不敢再咬了,说不好就会被他占了便宜去,而她又是万般不敢去真正的咬多罗莫白的,只能用牙齿死死的咬着他的衣袍。

    多罗莫白现在可是一动也不敢动的坐在那里,一丝儿位置也不敢移,生怕不小心蹭到了晚晴的伤处,汗水一点点浸透他的衣衫。心中暗恼着大夫怎么还不来。

    =============================分隔线=============================

    半夜时分,不知是不是受了晚晴的影响,一直昏迷不醒的安然忽然皱起眉头,低声呻吟着想要喝水,这可是乐坏了正在一旁守夜的年岁千。

    当丫鬟把她房里里的那封信送给他看时,他恨不能敲醒这丫头,看看她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他的教给她的东西全都忘了么?他还要抛开她的心,看她口口声声说的他,心中有他到底是真是假?她怎么能如此的自私,抛弃自己于不顾,她这是一心求死不给自己一点儿机会啊!

    孙思雁被叫醒的时候,就知道可能是园子里的那位醒了。算算时间是该醒了,所以自己也没睡实,起到小厨房里煎了些汤药,以备着那姑娘醒时可用,如今果然派上了用处。

    打了帘子进到屋内,她便看到了年岁千一脸的欢喜,那样的神像是自己幼时得了新衣那般高兴雀跃。想起他的份和这些子的处事方式,孙思雁不得不赞叹他用至深。心底也渐渐羡慕起安然来。

    不用年岁千多说,她深深地福了福,走到前提安然把了脉,心中多少放下心来,看来已无生命大碍了。

    “请问,姑娘可有要水喝?”

    年岁千一愣,打心底更加佩服这姑娘小小年纪不但如此聪慧,就连医术也如此的了得,但他也不方便说些什么,使了个眼色,一旁的小丫头儿急忙回到:“不瞒姑娘,刚刚确实要水喝来着,只是我们也不敢喂水,只好深夜请姑娘来一趟,委实的过意不去,敢问姑娘我家姑娘她……”

    听闻儿的话,孙思雁心好了很多,看来边的这个男人已经认可了她的医术,这对一个医者来说是在高兴不过的事儿了。

    “恩,儿姑娘无需担心,渴了是正常现象,说明姑娘的子还是恢复了,只是还要少喂些水喝,我那儿熬了些强健心脉的汤药,不妨在姑娘渴的时候倒上些!”

    儿感谢的话还未说出口,老远就听到一阵吵杂的声音由远及近。抬眼看了看年岁千,果然看到年岁千朝她使了眼色:“瞧,竟是一帮不省心的,大半夜的吵吵什么呢!让姑娘见笑了,爷奴婢出去看看是哪些不长眼的!”

    年岁千点了点头未在说话,儿出了屋子,气氛便一下子冷了起来。孙思雁坐在边是如坐针毡,她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她不是没注意到年岁千审视的眼光在她上扫来扫去的,虽然她自问做事儿对得起良心,只是他那锐利的眼神似是能把人看穿一般,像是道道利刃向她的全

    好不容易,儿进了屋子,孙思雁这才松了口气儿。只见那儿不知同年岁千耳语了些什么,他的脸上除了自己刚刚进屋时那一扫而过的欣喜再无其他第二个表

    蓦地。他忽然看向了自己,愣是吓了孙思雁一跳。

    “孙姑娘,府中女主人受了点伤,不方便一般的郎中看,孙姑娘的医术自是有目共睹的,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