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斗智

    ()    想那郎中也是为历练江湖多年的老手,他虽然不敢直视多罗莫白却也在偷偷地用余光观察。来的时候那位小哥就曾提醒过他屋里躺着的男人不重要随便看看就成了,那位姑娘才是要给诊治的正主。他心中疑惑端王府只有两位女眷,一位正妃,一位侧妃。若是二人其中一人病了也轮不到他来给瞧瞧,所以病了的肯定是个丫鬟。他相信这点不会有错,目前来看况也是这样的,只是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不过是一位丫头用得着这么劳师动众的还要带个女郎中来?

    不等他想完,他的孙女儿就从屋子里一脸凝重的出来,朝他点了点头,他便知道事恐怕不太妙。只是他还未等同他孙女儿说上一句话,这边一个通气派的男子一脸憔悴的从屋中走了出来:“姑娘留步,不知内人伤势如何,还请姑娘明白相告!”

    原来是年岁千怕在五中说话吵到安然休息,他虽不是郎中却也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多年,见过多少的生生死死,这一次他也明白安然的伤恐怕……只是他不敢想,心里总抱着一线生机,所以便追出屋子询问。

    他这一声内子叫的孙郎中和他的孙女一愣,原来躺在上的这位姑娘是他的妻子。只是为何她还会梳着姑娘家的发髻?二人也只是奇怪罢了,明白自己是不能乱说话的,免得他们说错话可是要挨罚的。

    于是那姓孙的姑娘连忙上前回话,她虽知道眼前这男人心不好,但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骗过他的,也只能实话实说了:“回老爷的话,夫人现在子恐怕是在是不好,夫人受了内伤,口中了一掌,这一掌却是极狠得,震碎了夫人多条经脉,索没有伤到心脉,但伤了的却是些主要的经脉。所以小女现在不敢保证些什么。只是老爷请放心,小女绝不是吹牛,小女的爷爷绝对是治疗内伤的各种翘楚,所以等小女把夫人的病和爷爷说了,再由他老人家开方子,想来夫人的命不会有什么大碍!”

    年岁千现在哪里有心听这个小女孩儿噼里啪啦的说一堆,他只需要听到安然命无碍,他的心中便落下了一块儿大石了。

    “有劳二位了!二位不如暂住在府中。一是府中药材齐全,二位无需客气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二是,内人的病免不了还得请二位多跑几趟,这位老先生年事已高,怕是应付不过。所以不知二位可否暂居府中?二位放心诊金方面绝不会亏了二位的!儿,还不去给客人收拾两间上房,再配几个粗使的丫头!”那个叫做儿的丫头听了吩咐一溜烟儿的跑开了。

    孙氏祖孙对看了一眼,这哪里是在征求他们的意见?不过是好心只会你一声罢了。不过端王府他们一介草民岂敢得罪,就是询问了他们也不敢拒绝啊!二人之得谢过。忽然孙郎中想起一事,急忙说道:“这位老爷,小人还有一事想问!”

    年岁千虽然急着进屋去看安然,可却也不能怠慢了安然的救命稻草:“尽管问就是了,无须多虑!”

    “那客厅里的男病人……”话还未等说完,就被自家的孙女儿拉住了袖子,他心中纳闷儿用余光扫了扫孙女,发现她一个劲儿的冲着自己摇头。他还未反应过来时,年岁千明显不高兴的声音想起:“他?郎中只需开几副汤药便可,他子骨硬朗,死不了!”说罢便甩了袖子进了屋。

    孙郎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因何得罪了眼前的人,只得看了看他的孙女儿。别看他孙女儿是个女娃,但是却是极为聪慧的。

    “爷爷,您实在是不该多问的!您还看不出来么!那一掌便是客厅里躺着的人打的!”孙郎中听到这里一愣,这,这怎么会又还给仇家寻郎中的道理!

    只见孙思雁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大家族江湖里的事儿咱们管不了,听着要求办事变成了,即使错了他们也挑不出个理来!至于那个人,先前他口中了一箭,又和人对了一掌,再加上眼前那位爷也受了伤想来您也看出来了,所以,这结果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孙郎中一听,似是回味过来些什么,点了点头:“思雁啊!爷爷老了!还得靠你了!”

    孙思雁闻言又同孙郎中说了几句二人便离开院子配药方去了!

    屋内,年岁千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刚刚孙思雁的话他一字不拉的都听了进去,他们虽然极力的压低声音,但对他一个内功极高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大事。这个孙思雁的确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以后若是一心的为安然诊治还好,若是她有了二心或者被他人利用,想来以她的聪明和自己对药材不够认识,要动些手脚是极容易的。想到这里,他便换来了儿。儿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小丫鬟,做事颇得他的心意。

    “儿,找人看好了孙氏祖孙,他们每开的药方都要拿去再看看,另外,汤药不能让他们沾了手,你要亲自熬制。还有派人盯着他们的家人,若是有个万一,咱们也有后招。你明白了么?”

    “儿明白,爷,您放心吧!”

    “恩,另外把那个刚刚出去找郎中的小厮叫来!”这个人是个极聪明的,知道安然该找个什么样的大夫,这个孙郎中在江湖上还是小有名气的,正如刚刚孙思雁所说,他治内伤可是一流的好手,所以也因此交了不少的江湖好汉。他的份越为复杂年岁千就越不好掌控,可眼下再无他法了。

    这边多罗莫白刚刚安顿好了林雄一行人,正往年岁千这边赶来。那些个莽夫得了林雄的暗示,竟纷纷要求留在府里等一个交待。林雄心里想的什么他怎会不知,他这是深陷瓮的鳖,无法翻却要做着困兽之斗。虽然他留下了这些三教九流,为他行事提供了方便,可是他却没想到如此一来他多罗莫白也不用加派人手去盯着他们各派,只要稍稍用心便知道他想和哪个狼狈为。这里可是他的地盘。

    忽然,远处一个黑影落在他面前同他稍稍耳语了几句,便起飞离。只是这短短几秒的时间却让多罗莫白惊了个五雷轰顶!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