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捉弄

    ()    楚歌看到晚晴眸中那绵绵的意时,自己也不愣住了。这个女子……有些答案在他心中蠢蠢动呼之出,但他却不敢去想,不敢去信。只是在他还未理顺自己的绪时,晚晴已经低下脑袋,借此隐去了眼中的泪珠儿,缓缓地向他走来。

    晚晴提着笼子,几乎用尽了全的力气才勉强走到了马前。抬头望了望坐在马上楚歌,几乎高出她半个子之多,这时她似乎才明白楚歌对她使得坏心眼。无奈间,她之得福了福子说道:“请公子接着!”

    晚晴的意思在明白不过,声音里又带着女儿家特有的软腻,嗔,还有几许哀求的意味,让楚歌极为受用。但是,受用归受用,却不代表他愿意好心的放弃捉弄她的想法。他只愿意给她一个小小的面子,缓缓地伸出一只胳膊,示意晚晴将笼子放到他的手上。

    楚歌本就长得高大,又不肯将手伸到晚晴能触碰到的地方,只是懒懒散散的摆个样子,如此以来晚晴就更加够不到他的手了。

    “公子,劳烦您把手放低些,我,我够不到!”晚晴几乎是硬着头皮忍着全发麻的感觉才说出这番话来。羞红的脸儿几乎能将饭菜烫熟。她想到每每自己对多罗莫白服软时,他脾气如此之坏的人都肯答应她的要求,更何况楚大哥了。只是晚晴并不知道,男人和男人却是不同的。有的男人你让她看惯了冷脸,偶尔对他服软,别说是答应你一个要求了,就是你让他上天给你摘月亮,恐怕他都不会多置一词!可是有的男人天生就是一副坏心肠,越是喜欢的女人就越捉弄,你越是服软他越是欺负你,直到把你弄哭,然后开始心疼,开始没脸没皮的哄你,直到把你哄好了。然后他们又开始好了伤疤忘了疼,继续的欺负你。无疑,楚歌属于后者。

    他一见自己如此恶劣的态度不但没引起她的反抗,反而更加媚柔弱,他心中大喜,这招儿简直屡试不爽。

    “怎么生的这般矮!好吧,今个爷就卖你个面子,只此一次!”说罢,楚歌趁着夜黑扬了扬唇角,接着‘好心肠’的将胳膊往下伸了伸,微乎其微的距离,却也是伸了!

    “你!”晚晴瞪了半天眼睛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心中没想到此人居然如此的恶劣。初见他时的那一点儿柔与思念,此时也不见了踪影。她咬了咬小牙,努力地踮起脚尖,一只手拿着笼子,一只手握住楚歌坐骑上的缰绳,想借助绳子的力量将她向上托一些。只是她没有想到,那只看似温柔的马儿脾气竟然不小,一瞧她抓住了自己的缰绳,竟然嘶鸣一声,撩了蹄子将自己掀翻在地。

    她帅的很是狼狈,衣裙蹭了土,股跌坐在地,通的要命却又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揉一揉,笼子也滚了好几圈,里面的小兔子明显受了惊吓,缩在角落里不出来,一双大眼警惕的看着自己。

    忽然她就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为何自己在他面前总是如此的狼狈。第一次是冷尘将她当了刺客,不分青红皂白将她一股脑儿的丢了出去,摔倒在地,也是同样的擦破了手掌。只是那时的楚歌温柔如水,在他的眼中晚晴看到了所谓的是若珍宝。而现在呢,让自己如此狼狈的,不正是坐在马车上的他么!听到周围隐隐传来的嘲笑声,晚晴终是忍不住落了泪。

    这个人真的是她的楚大哥么?只不过是忘记了自己,却并没有忘记全部,为何,为何他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不是她的楚大哥,不是啊!

    其实晚晴没有想到,楚歌到底因何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仅仅是因为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么?不,并不是这样的,他忘记的是他的心,心里装着他这辈子最最重要的人,装着唯一让他找回自己的女人。只是他将她忘记了,因此他也就忘记了自己。

    骑在马上,看到地上的人儿低落了泪珠,他忽然间笑不出来了,心口处入刀割一般。一记冷冷的眼神扫过,周围的下属们全都识相的闭紧了嘴巴,不敢再出一声儿。他坐在马上就这样看着她站起子一蹦一蹦的将笼子捡了回来,在一蹦一蹦的走了过来,看也不看他一眼,将笼子系到另一只兔笼的旁边,然后匆匆的行了一礼转离开,他却一句安慰的话语都说不出口。他知道她的小脚儿扭伤了,也知道她气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辱她,可他就是无法开口。甚至无法挽留。

    =============================分隔线=============================

    冯维派来的人不多,但个个都是好手。他不知道晚晴今夜出府是来见楚歌,只是上次差一点儿就得了手,这次他不必动用太多的人力,却要保证手到擒来。

    那些人跟着晚晴好不容易才找到时机下手,却意外的发现楚歌的人马,无奈之得隐藏好了伺机而发。果不其然让他们等到了机会。趁着晚晴一瘸一拐离开之际,一直离弦的羽箭直直擦过晚晴侧朝着楚歌来。几乎也是一瞬的时间,几名黑衣人从林间窜出,向着楚歌飞去。

    “楚大哥,小心!”见到那只羽箭时,晚晴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听到晚晴的声音,一瞬间有些片段闪进了他的脑海,只是速度太快了,就像那只羽箭,让他来不及躲闪便刺入了左臂,那些记忆也随之一闪而去了。

    这样的场景几乎让晚晴惊声尖叫起来。她只注意到楚歌,根本没有发现后不知何时飞来的黑衣人,一把将她提起,使着轻功便要离开。

    此时围在楚歌边的黑衣人见到同伴得手后,不约而同的无心恋战,想要早早的脱离战局。直到此时,楚歌才明白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看到被劫走的晚晴,他心中没由来的焦急万分,他没有时间去想为何会冒出这种怪异的绪。迅速遮掉箭,便纵跟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