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    但他如今却厌恶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个女人出现在他眼前不过片刻的时间却能轻而易举的影响他的绪。于是楚歌暗自压下了心中那份悸动的感觉,淡淡问道:“你是哪家的,瞧你的样子是个有夫之妇,只是不知道你大半夜的只一人跑到这林子里寻一个大男人做什么!”

    楚歌瞧见了她的头发全部向上梳起,绾成了一半官家夫人常梳的发髻,心中不知因何竟然泛起阵阵不快之感,说起话来便更加不顾一个女儿家的感受了。何况,他对晚晴的份有许多的疑问,却不好问出口,如今看她呆呆傻傻的样子,想要出她的话应该也是不难。她躲躲闪闪的表同冷尘那的表如出一辙,这让他怎么能不起疑?

    晚晴听出他话中的不屑与讥讽,心中除了痛苦再无其他难堪之意。这个人,骑跨在高头骏马上的人,再不是她所熟悉的温柔的楚大哥了,只是那骨子里的邪恶的气息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发散的更加浓重了。短短几句话就将她伤了个体无完肤。她不知道冷尘是如何同楚歌说明自己的来意以及份。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忽然她的眼睛看到了楚歌下的骏马脖颈处挂了一只小小的笼子,里面一只白白嫩嫩的小兔子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她心中不有了主意。

    楚歌注意到晚晴的视线竟然移到这只该死的兔子上时,俊脸也忍不住红了一下,幸好是在夜里别人难以察觉。他把自己武装的很好,全上下没有一丝的软肋,但现如今却不同了,他的坐骑上挂着的那只眼睛红红的兔子正是他唯一的软肋。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舍不下只该死的兔子。

    虽然晚晴不曾回话,但楚歌已经知道这丫头要怎么回答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没听到不说,还被这丫头一下子就揪住了软肋,心中虽有不快,但还是对这丫头欣赏了起来,看来也不是个呆瓜!

    没有注意到楚歌的眼神,晚晴福了福子慢声说道:“奴婢,奴婢受人所托,今特将此物还给公子!”说完话,她也不起,呆呆的在等楚歌边的人将兔子拿走。虽然她心中不舍,但是她宁愿就让这只小兔子代替自己好好地呆在楚大哥边。再说她那儿还有只大狗熊送的肥兔子。

    楚歌当然是故意不让人将兔子呈上,不知为何,他就是想要逗弄逗弄她。

    “既然受人所托,还不将兔子呈上来,傻站在那儿干什么!”

    晚晴听了他的话,不一愣,那说话的口气,那样的言语,像极了以前的他,难道……她猛地一抬头含着泪珠儿的双眸带着几许复杂与意不期然对上了楚歌的眼睛。

    但他如今却厌恶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个女人出现在他眼前不过片刻的时间却能轻而易举的影响他的绪。于是楚歌暗自压下了心中那份悸动的感觉,淡淡问道:“你是哪家的,瞧你的样子是个有夫之妇,只是不知道你大半夜的只一人跑到这林子里寻一个大男人做什么!”

    楚歌瞧见了她的头发全部向上梳起,绾成了一半官家夫人常梳的发髻,心中不知因何竟然泛起阵阵不快之感,说起话来便更加不顾一个女儿家的感受了。何况,他对晚晴的份有许多的疑问,却不好问出口,如今看她呆呆傻傻的样子,想要出她的话应该也是不难。她躲躲闪闪的表同冷尘那的表如出一辙,这让他怎么能不起疑?

    晚晴听出他话中的不屑与讥讽,心中除了痛苦再无其他难堪之意。这个人,骑跨在高头骏马上的人,再不是她所熟悉的温柔的楚大哥了,只是那骨子里的邪恶的气息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发散的更加浓重了。短短几句话就将她伤了个体无完肤。她不知道冷尘是如何同楚歌说明自己的来意以及份。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忽然她的眼睛看到了楚歌下的骏马脖颈处挂了一只小小的笼子,里面一只白白嫩嫩的小兔子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她心中不有了主意。

    楚歌注意到晚晴的视线竟然移到这只该死的兔子上时,俊脸也忍不住红了一下,幸好是在夜里别人难以察觉。他把自己武装的很好,全上下没有一丝的软肋,但现如今却不同了,他的坐骑上挂着的那只眼睛红红的兔子正是他唯一的软肋。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舍不下只该死的兔子。

    虽然晚晴不曾回话,但楚歌已经知道这丫头要怎么回答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没听到不说,还被这丫头一下子就揪住了软肋,心中虽有不快,但还是对这丫头欣赏了起来,看来也不是个呆瓜!

    没有注意到楚歌的眼神,晚晴福了福子慢声说道:“奴婢,奴婢受人所托,今特将此物还给公子!”说完话,她也不起,呆呆的在等楚歌边的人将兔子拿走。虽然她心中不舍,但是她宁愿就让这只小兔子代替自己好好地呆在楚大哥边。再说她那儿还有只大狗熊送的肥兔子。

    楚歌当然是故意不让人将兔子呈上,不知为何,他就是想要逗弄逗弄她。

    “既然受人所托,还不将兔子呈上来,傻站在那儿干什么!”

    晚晴听了他的话,不一愣,那说话的口气,那样的言语,像极了以前的他,难道……她猛地一抬头含着泪珠儿的双眸带着几许复杂与意不期然对上了楚歌的眼睛。

    但他如今却厌恶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个女人出现在他眼前不过片刻的时间却能轻而易举的影响他的绪。于是楚歌暗自压下了心中那份悸动的感觉,淡淡问道:“你是哪家的,瞧你的样子是个有夫之妇,只是不知道你大半夜的只一人跑到这林子里寻一个大男人做什么!”

    楚歌瞧见了她的头发全部向上梳起,绾成了一半官家夫人常梳的发髻,心中不知因何竟然泛起阵阵不快之感,说起话来便更加不顾一个女儿家的感受了。何况,他对晚晴的份有许多的疑问,却不好问出口,如今看她呆呆傻傻的样子,想要出她的话应该也是不难。她躲躲闪闪的表同冷尘那的表如出一辙,这让他怎么能不起疑?

    晚晴听出他话中的不屑与讥讽,心中除了痛苦再无其他难堪之意。这个人,骑跨在高头骏马上的人,再不是她所熟悉的温柔的楚大哥了,只是那骨子里的邪恶的气息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发散的更加浓重了。短短几句话就将她伤了个体无完肤。她不知道冷尘是如何同楚歌说明自己的来意以及份。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忽然她的眼睛看到了楚歌下的骏马脖颈处挂了一只小小的笼子,里面一只白白嫩嫩的小兔子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她心中不有了主意。

    楚歌注意到晚晴的视线竟然移到这只该死的兔子上时,俊脸也忍不住红了一下,幸好是在夜里别人难以察觉。他把自己武装的很好,全上下没有一丝的软肋,但现如今却不同了,他的坐骑上挂着的那只眼睛红红的兔子正是他唯一的软肋。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舍不下只该死的兔子。

    虽然晚晴不曾回话,但楚歌已经知道这丫头要怎么回答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没听到不说,还被这丫头一下子就揪住了软肋,心中虽有不快,但还是对这丫头欣赏了起来,看来也不是个呆瓜!

    没有注意到楚歌的眼神,晚晴福了福子慢声说道:“奴婢,奴婢受人所托,今特将此物还给公子!”说完话,她也不起,呆呆的在等楚歌边的人将兔子拿走。虽然她心中不舍,但是她宁愿就让这只小兔子代替自己好好地呆在楚大哥边。再说她那儿还有只大狗熊送的肥兔子。

    楚歌当然是故意不让人将兔子呈上,不知为何,他就是想要逗弄逗弄她。

    “既然受人所托,还不将兔子呈上来,傻站在那儿干什么!”

    晚晴听了他的话,不一愣,那说话的口气,那样的言语,像极了以前的他,难道……她猛地一抬头含着泪珠儿的双眸带着几许复杂与意不期然对上了楚歌的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