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    一阵微风吹过竹林,带来一个修囗长的影,站在月光下,面带微笑。多罗莫白此时并无心去理会他,一个人仍旧坐在地上,衣袍散乱。

    “刚刚的事我都听说了!”年岁千皱了皱眉决定不与他计较,反正今曰他心颇为愉快。主动走进与他攀谈起来。

    “如何?你是来看笑话的?”多罗莫白横眉冷对。

    年岁千知他心不好,便将挑衅的话语当成耳旁风,吹吹也就过去了!此时的多罗莫白就像是扎máo的老虎。对他这个来mō老虎囗股的人,又怎会有好脸色。

    “怎么?你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儿,值得一笑?”

    “你……”眼见老虎已经半支起囗子一副猛虎扑食的样子,便知道自己又惹máo了他。于是赶紧出言相劝。

    “行了,行了!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因这点小事发脾气?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晚晴这丫头纵然不对,但这事儿的始作俑者却是你!”

    “小事?我的王妃红杏出墙,还为了那个男人不惜以sǐ相bī,在我面前演了一场至真至的苦大戏,本王倒成了这棒打鸳鸯的è囗坝!这些都不算,你竟说这事儿的始作俑者是我!真真是好没天囗理!难道是本王bǎng了个男人扔到她的囗上不成?”

    “话也可以这样说!我说这事儿的始作俑者是你,你却还不信和我强囗词囗夺囗理。也坝今个我就好好和你说道说道!”拍了拍手,扬声到:“全禄,拿酒来!”

    “年总管,不是小囗人不给你拿酒,只是刚刚公主边的小瓶子公公说,公主正在厅里等着王yé!您看这酒……”全禄的话无非就是告诉年岁千,你丫的也别喝了,公主大人前厅等着呢!你什么份岂能怠慢了公主!

    年岁千皱了皱眉,接着莞尔笑道:“长公主这么晚前来肯定有要事相商,属下不敢打扰!这酒不喝也坝。”

    多罗莫白并未说话,点了点头起离开。他心中暗想这回皇姐深夜造访定然是为了楚歌之事,但只是却不知道楚歌的后囗台这么硬居然能请得动皇姐!

    多罗莫白未进得大厅,就瞧见听力一个曼妙的影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随是着常服,却也zàng不住那一的绝代风哗。多罗莫白心中不由暗叹,皇姐就是皇姐,都火烧眉máo了,还这般的沉着。虽然心中对她深夜造访的原因猜了个八囗九不离十,但是却还是惊讶的问道:“呀,皇姐为何深夜造访?”

    绍和瞧见多罗莫白那副囗阳怪气的样子,心中更加了解此事必定是他的故意为之,不由怒火滋生。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哼!你皇姐我吃饱了撑的,出来溜溜食,不巧听说你这儿今囗晚闹得很,不进来看看瞧瞧闹岂不损失!”

    瞧见绍和眼下那块暗色,多罗莫白心中笑开。看来皇姐对自己冷嘲讽的也不是没有原因,如此嗜睡的人囗大半夜被人家从被窝里挖了起来,心能好到哪里去?此时没有将他捆起来派人搜府已经是客气的了。

    “那恐怕要叫皇姐失望了,闹有是有不过刚刚散了,皇姐白跑一趟了!”

    绍和听了这话,心中气囗愤之极。到底是谁传言多罗莫白是个冷面王yé?瞧瞧,瞧瞧这话说的,不噎sǐ囗人也能将人气出个好dǎi,要不是她定力高恐怕此刻早就扑了上去。哼哼,遇见我算你倒霉,姐姐我好dǎi比你多活了几百囗年。

    “哎!皇囗弟此话差矣!闹这事儿有了人自然闹。既然闹散了,咱们不妨就制囗造点闹你看如何?”绍和眼珠一转,瞬间冷起脸来,高声喊道:“来人呐!现在就去将端王妃请来,本宫听说她竟和那东篱的质子厮混。咱们一起到皇上那儿说个明白。此等败坏皇家威严银乱后宫的女人岂能留得?不如将她赐给了那质子再将二人驱囗逐。!”

    语毕,又笑嘻嘻的看向一副吃了sǐ苍蝇似地多罗莫白,轻声说道:“皇弟,你说父皇会同意本宫的决定么?”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