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毒发

    ()    多罗莫白一脚踢开沈晚晴,目光狠厉。上前一步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救他?本王凭什么要救他?他是本王的什么人?不过有一点你倒是说对了!你确实没有资格求本王!”越是看到她因为那个男人低声下气的样子多罗莫白心中怒火难祛。

    “来人,传本王的令,从现在起,任何闲杂人等不得踏进清风院半步,违令者,死!”不理会晚晴的恳求,多罗莫白甩袖离开。晚晴顾不得其他人在场,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紧紧地扯住多罗莫白的衣袍:“王爷,晚晴求你了!晴儿给您磕头了!求求你了!求你救救他!”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多罗莫白离开,若是他真的就这样走了,楚大哥便不可能活下去了啊!纵使她心中明白,多罗莫白给她解药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她仍旧不愿意放弃希望,抱着那仅存的一点点侥幸,晚晴放下了通的骄傲,只求他能高抬贵手!

    多罗莫白站在门口,任凭晚晴扯住他的衣袍,终究咬了咬牙,轻声说道:“来啊!还不把王妃拉开!”多罗莫白此时觉得心俱疲。看见晚晴如此的模样,他竟差一点便要动摇!到底是何时起,他竟陷得如此之深?看到她与楚歌那眼波流转间透漏出的满满的谊,他心中的妒火早就远远的超过了怒火!只是,到底为何先是红蔓,再是晚晴,为什么,为什么都要背叛他?狠狠地摔门绝而去。

    听见那一声巨大的闷响,刹那间跌坐在地。耳边的喧嚣声轰然停止,晚晴的心跳仿佛也随之停止。喧闹的世界悄悄地静了下来,像是死亡那般平静。她呆呆的倚在门板上,竟哭不出泪来。她觉得自己脖子以下的部分像是浸在了冰冷刺骨的水中,麻木,毫无知觉。眼眸中映出楚歌苍白的脸颊,她这才惊醒。慢慢的走向楚歌将他狠狠地搂在怀中,眼泪悄无声息的垂落:“傻瓜,傻瓜!楚大哥你真是天下最傻最笨的傻瓜!”

    忽然窗户一响,一只黑色的影猛然窜入屋中,一把长剑紧紧地抵住晚晴的脖子,眼眸中流转的恨意似是要将晚晴灼烧。看到晚晴怀里的楚歌,那眸中的恨意更胜,手腕一送,一到血痕赫然越于嫩的白颈之上。忽然来者耳尖微微一动,片刻的功夫便将长剑收回。

    “把他给我!”带着怒气的生意夹杂着些许的焦急!可是晚晴像是傻了一般,对那人的话竟置之不理!

    该死的女人!冷尘心中暗骂,只是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冷尘更加焦急,顾不得心中对晚晴的恨意低吼道:“是我,快将楚歌给我!再晚就来不及了!”晚晴一愣这才惊觉来人竟是冷尘,心中一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对不起,冷尘,都怪我!楚大哥他……”

    “闭嘴!你确实该死!只是还不到时候,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决不会好过!”说罢冷尘便背上昏迷的楚歌跳窗离开。

    果不其然,冷尘离开没过多久,晚晴耳边便响起了夏荷的哭喊声:“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呜呜,小姐,你何苦这么傻呢!你明知道那人是决计不会将解药给你的,你又何苦这般作践自己呢!离开宁国前,夏荷曾以命向老夫人起誓,要护你周全,如今却还是眼睁睁的看你受辱。小姐!你等着夏荷这就去把解药偷来!”抹掉脸上的泪珠儿,夏荷猛地起便和刚进门的安然撞了个正着!

    “安然,你去了哪里?为何不在边守着小姐,你……”安然见到屋中的凌乱和一血迹瘫坐在地的晚晴,心中大骇。夏荷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到。小姐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为何单单今晚她却不在?腾地,那人的影出现在脑海中,让安然刹那间手脚冰凉!他,他今晚这般对自己竟是故意支她离开么?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