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艰难抉择

    ()    火把照亮了这一室的宁静,多罗莫白面上毫无表的走进屋中,散落的长发说明他刚刚从睡梦中惊醒。借着火把的亮光晚晴更加清楚地看到了楚歌上狰狞的伤口,心中一酸,眼泪差一点又要落了下来。但她饶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万不能掉泪的,多罗莫白此时滔天的怒焰虽未在脸上显露,但晚晴明白多罗莫白越是这样面无表越是说明他气得不行,现在无话心中肯定在想着怎样对付楚歌了。

    再看她二人这姿势确实不妥,甚至是十分暧昧的。楚歌坐在尾,上的袍子被她拉高到后背的位置上凌乱的有些令人遐想。而自己正坐在他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露的腰。想到这里晚晴急忙批了件衣衫从楚歌的后背爬了出来,但是却一下子不知道该坐到哪里好。屋内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多罗莫白坐在太师椅上,并不说话,只是一瞬不瞬地死死地盯着晚晴好像要将她的上挖出洞来。感受到他带着怒意的目光,晚晴更加不敢抬头,甚至微微的有些躲闪。

    “唔,咳咳!”忽然楚歌胃中翻涌,喉间一甜,忽的吐出一口黑血凝着血块。这可吓坏了晚晴,低呼了一声,眼神不由得慌乱起来,抬起袖子擦去了楚歌嘴角的血迹,顾不得多罗莫白还在焦急的问道:“楚大哥你没事吧!你……”

    话音未落就被一道冷冷的声音截住:“哼!没事?怎么会没事?他中了毒,恐怕没几个时辰了!”多罗莫白将晚晴的神态尽收眼底,他再也忍不住心中压抑的妒火,一步上前紧紧地掐住晚晴的脖子将她狠狠地摔在地上。

    “沈晚晴啊,沈晚晴我真真是瞎了眼小看了你。平常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就连我亲亲你的嘴巴,都要哭的淅沥哗啦的似是我轻薄了你。哈哈,殊不知你骨子里却是这般的水杨花,怎么?埋怨本王没曾宠幸过你?还是你寂寞难耐找起了骈夫?”多罗莫白心中郁结。双眼似是快要喷出火焰。这该死的女人,自己对她如此,不追究她的不洁之想要接纳她,换来的却是她的背叛么?

    “不,不是这样的!”晚晴坐在地上,心中乱极了。她一方面担心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楚歌,一边心中又因为多罗莫白的讽刺伤心,可是她却无力反驳,多罗莫白的话虽是难听,但是却是不争的事实。她心中排斥着多罗莫白的碰触,排除着他亲近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心确实是背叛了他。

    “不是这样的?哈哈!好笑了?难道是本王眼睛花了么?那好!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样的?你敢说你不喜欢他么?你心中不在乎他么?”多罗莫白心中升起难以言喻的疼痛,晚晴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受伤的男人,那眼里流露出的担忧与心痛让他嫉妒,让他疯狂!多少年前曾经就是那一模一样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是,你说的没错,我是担心楚大哥。我在乎他,喜欢他!你说的都没错。但是我并不欠你什么,也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要杀便杀吧!”晚晴紧紧地闭着眼睛,倔强的抬起脖子,强忍住颤抖的体,她告诉自己死了便能解脱了。再也不用因为这份而痛苦了。多罗莫白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份而耻辱了不是么?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