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情难忘

    ()    “不,我不要说。我不要你嘲笑我,不要你怜悯我。我说什么都没有用的,说了也没用的!没人关心我想什么,没人关心我衣裳有没有穿暖,饭有没有吃饱!没有,没有!”安然想起了那四年,年岁千突然狠心的将年仅十三岁的她独自一人扔在宁国,自此便杳无音讯。那四年对她来说便是噩梦般的四年。宁国不似南秋冬季寒冷,她独自一人没有地方住,没有御寒的衣裳穿,更不要提填饱肚子了。多少次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却想到那夜的爹娘,想到那也得追月山庄,她不得不告诉自己坚持住,她要为爹娘报仇。这四年里她当过乞丐,做过毛贼,甚至还到院里给那些姑娘们做粗使的丫鬟。她有多苦,多委屈他一点也不知道。

    越想便越委屈,她恨他,恨他给了自己生命却又要将自己无的抛弃。可是这些恨意都抵不过那一句话,是的。她他呀!那么他呢?面对她的谊,他给予回绝的便是无的离开。他用杳无音讯来惩罚她对他除了感恩之外的谊。

    “对不起,傻丫头!说吧,告诉我!告诉年大哥,在相信我最后一次,告诉我。不会没有用的!不会的,年大哥答应以后绝不会再抛弃你!”年岁千向来都认为自己是个没心没肺没感的人。父母早亡他没掉过一滴眼泪,每次受伤他也从不觉得疼,对于生死他向来看得很淡,更别说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亦或是友。这个世界他除了自己谁都不相信。但是七年前自打自己见到这个丫头一切都变了。

    当时他确实不是因为仁慈侠义才将幼小的她带在边,因为他份的特殊,他肩上背负的使命让他不得不去接近这个女孩。他将她救下,让她跟在自己边一跟就是三年。直到他发现这丫头的心意让他心烦意乱,苦恼不堪。他不想承认自己心中感的变化,于是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开,他需要时间来明白自己的心,但同时也需要时间考验她是否够格做他的女人。他曾为自己想过无数个理由,为何在她边呆了三年,自己却一直以她年幼为借口,迟迟不肯探听关于追月山庄世代守护的秘密。四年间他游戏花丛,见过的女人不胜枚举,却始终没有一个能走进他的心。直到他遇到了白蝶那个北良的公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早就遗失在那个小小的人儿上。可是再回头便来不及了。

    上天好不容易再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又怎能放掉。只是他始终矛盾着自己的复杂世会不会将她卷向火坑。但如今他什么也顾不得了,见了她的眼泪,纵是他心肠再硬,也不会再留下她自己独自舐伤口。狠狠地将她揽进怀里,轻轻地在她耳边低吟:“傻丫头,我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我不再你便是!别哭了!”皱了皱眉,年岁千忽然发现自己除了别哭了,竟再也不会其他安慰女人的话语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