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    “王爷请留步。碰巧在下会点医术,不如让我来给王妃瞧瞧吧!”楚歌走上前,拉住了多罗莫白的手。两个男人暗中较起劲儿来。晚晴虽是被多罗莫白闷在怀里却也感受到两个人在暗中用力。她不想楚歌和多罗莫白硬碰硬,在她心里多罗莫白根本就是丧心病狂,什么事儿他都能干出来,这样子惹毛了他绝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于是,她费力从多罗莫白的怀中伸出手来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抵过了千言万语,楚歌虽是心中放心不下,却也明白无论自己怎么纠缠下去,她始终都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多谢世子好意,晴儿的病恐怕只有本王能治好!”多罗莫白甩开楚歌的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板着面孔夹着晚晴快步离开。他并不是没有看到晚晴同楚歌之间那一些虽小,却微妙的绪。他承认直到今他才肯承认自己心中是在乎这个女人的,他嫉妒她对别的男人笑,他厌恶别的男人对她好,他更恨自己天下女人如此之多,为何他偏偏就看好了这一个呢。

    接着,端王妃体不适,端王爷妻心切连招呼都没打便启程行馆的事就传遍了宫中。不少女人唏嘘着多罗莫白怎么就开窍了,知道疼女人了?端王妃何其幸运啊!

    一路上二人坐在车中都不曾说话。晚晴缩在角落里偷偷地抹着眼泪,多罗莫白则坐在对面一脸寒气反常的没有发狂。一时间耳边除了达达的马蹄声和女人隐约的啜泣声再无其他,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不祥的预感。跟在马车两侧的仆人更是不敢大声喘气。

    忽然一只羽箭斜斜的插入马车,尖尖的箭头穿过车壁狰狞可怖。终于晚晴惊叫一声,回过神来。多罗莫白也终于打破沉默,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低声说道:“呆在车里,我不来接你,不要出来!”

    见晚晴还是呆呆的样子,他终于怒吼道:“听到没有!”

    这回,晚晴才呆呆的点了点头。多罗莫白转便越出车厢,由于刚刚走的急,边并没有护卫跟随,这是带了几个赶车的马夫和伺候的奴才,这些人显然不是来者的对手,很快局势便掌握在黑衣人的手中。多罗莫白神严肃,目光凌厉。心中冷笑:来的正好,刚刚憋了一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你们便找上门来了!

    怒吼一声,一脚蹬住车沿顺势而起,眨眼间便飞迎上。来人虽然人数不多,功夫却极为精妙,一时间他自己竟也难以从中脱。忽然车里传来一声惊叫,多罗莫白太阳一紧,心中暗叫糟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三两下拨开黑衣人的利刃,不再恋战,集中注意几个狠招下来终于退其中一人,借着空当他便朝马车飞去。

    仅仅是一声叫喊便再无其他声音,车中也未曾有人飞出。多罗莫白的心悬在喉间,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