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故人东来1

    ()    原来安云裳今晚才刚刚到了南秋的行馆,心中记挂着晚晴,又因着是个急子所以趁着两个小家伙睡着之际将宁子尘支了出去,自己换上了夜行衣便朝她这里奔来了。没有料到的是她这点小把戏早就被宁子尘看在眼底,只因心疼她所以才装作不知,悄悄地跟在后面,谁承想半路被她发现了,两个人这才别扭起来。

    晚晴拿着帕子捂了嘴巴笑道:“裳儿你呀是在福中不知福,世上的男子皆是薄,难得王爷对你如此上心,你怎的说出这样伤人心的话来?”说罢朝着宁子尘点了点头,看见他的一双凤眼随即有些恍惚,好似那个着白袍的男子就站在那里对着她笑。

    “哼!不说他了,回去自然得和他有些说道的!晴儿,你在这里受委屈了吧?”安云裳不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只是她心地明白徒然有些酸涩。晚晴这是透过他看到了另一个人了。事过去整整一年了,就连她都接受了他已离去的事实,而她又何苦再执着呢?果然这世上唯有字最是伤人心骨。

    “说什么委屈不委屈呢?你也看到了,子虽是无趣些倒也并不难过。我知足了,就这样一辈子下去,也好的!”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晚晴有些羞赧,心中担心着不要让裳儿误会才好。

    “你呀,这才是真真的傻话。就哪样一辈子?你也明白缘分这东西求而不来,不期而至。既然老天有心你又何必无呢?更何况有一两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娃娃,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儿?”晚晴看到安云裳在提起她那一双龙凤胎时,那脸上闪动的光芒让人迷醉。第一次的心里竟有了隐隐的渴望。

    她不再言语,转了话题:“我忽的想起,你们这般是怎样进来的?端王府守备森严,你有没有受伤?”瞧她,惊喜之余竟将这事抛到了脑后,赶忙近要检查一番。

    “我自是没有受伤了,你不需担心。我们能单枪匹马的闯进来自是有人相助。”安云裳呵呵神秘一笑。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安云裳对于绍和充满了好奇,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这样的眼波,晚晴那也从绍和的眼中读到过,所以并未多想只当这二人是惺惺相惜。

    “时候不早了,晴儿你早些休息吧!明万兽节,咱们在好好聚聚,那两个小家伙最近缠人的紧,待会儿若是醒了,娘一人应付不来的!”

    晚晴点点头眸中隐隐又有了些湿意,拉着安云裳的手不放:“瞧我,明个又不是不见了,我这……”说着泪珠儿又滑了出来。

    “小姐,以后见面的时间还长着呢,万兽节至少要持续半个月有余的,你若是再不松手,被发现了可就糟了!”安然在一旁说道。晚晴这才放了手,走到门口目送他二人出去,站了好久只到夜风吹得她有些发冷,这才发现人早就无影了。

    清风园门口的那棵大树上,一个着藏蓝色长袍的影子忽然从树上飞下拦住了安然的脚步。这突来的影着实吓了安然一跳,刹那间便恢复冷静:“年总管这么晚还不睡可是一个人寂寞了?”她自知并不能解释刚刚去了哪里索率先发难。

    年岁千依旧是那样的气质蹁跹,挑了挑眉,并没接话:“刚刚的一男一女便是宁国的安庆王夫妇?”不等安然答话,看着她一闪而过的惶恐时,心里不有些奇妙的暖意。他径自说道“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美人儿,就连穿着夜行衣都这么姿窈窕,可惜了,我却是晚了一步,不然美人在怀,那感觉……”

    “你无耻!”安然从未觉得年岁千是这样子的人。在她的印象里,他一向都是冷冰冰的,即使偶尔的邪魅起来却不曾这样子的轻佻。

    浓浓的剑眉在眉尾处不经意的打了个结,听到她骂他无耻时,他心中闪过无言的怒火。狠狠地抓住安然的手腕,面上却笑道:“啧啧,其实我们然儿姿容清丽,也是个一等一的美人,连骂起人来都这样子的好听。我闻闻,恩,还这样子的香,改明儿定能寻个好人家。只是脾气却差了些,总是像个炮筒似地,男人怎么会喜欢呢?”说完他松开了她的手腕,丝毫不在乎她眼中闪过的恨意,转消失在夜色中。

    安然一个人站在月色里,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她迫自己不许哭。可是眼泪却还是止不住。他的戏弄,他的轻佻无不击痛她的心。曾几何时他说过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子,他要的是沉着机敏,聪慧冷傲的女子。唯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同他比肩。这些年来,她一直不曾忘记他的话语,而她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如今他非但没有眼中有她,却嫌弃她不够温柔不够柔么?这是什么道理?

    许久之后,安然才明白。这就是所谓的他不你,纵使你是九天下凡的仙女,他也不屑瞅你一眼。自作多,自作动,天下没有比她再傻,再可笑的女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