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姐弟对决

    ()    多罗莫白回到府中的时候还是没有想好明天到底该怎么办,心里烦躁的要命。没多想,一股脑儿的就直奔清风园。

    到了门口,见到那两个石头一般的侍卫脸上露出的惊奇时颇有些尴尬,于是乎板起了脸,脸色更加沉了。二话没说一阵风似地钻进了园子里。一打眼就被这满院子晾晒的衣服吓了一跳,这个女人在做什么?开染坊不成?又扫了一眼墙根处晾晒的那一排小巧的绣花鞋,心里忽然变得邪恶起来,劣质的一笑,不做声响的走了过去拿起一只放到手掌里,恩,不错,比他的大掌还要小一点点,忽然又想起那双大大的泛着水雾的眼睛,心里莫名的就起了涟漪。

    等他发现心里的怪异时,像是拿了烫手的土豆,嗖的一声就把那绣花鞋扔了出去。中邪了,中邪了,自己真的是中邪了,怎么会就因为那一只鞋心里便起了火?恩,一定是因为最近太忙了,今晚去找嫣然好好运动运动。

    好生安慰了自己一顿,多罗莫白这才整了整衣服,摆出了一副自认为最冷酷的样子走了进去。其实他自己不知道,那嘴角上邪的样子像是得了吊线风!

    晚晴本就没有几件衣服,那然儿说过几恐怕南秋就要下一阵子冬雨,没有几天好晴了。于是她趁着天晴将自己的衣服鞋子都洗了,连一换洗的都没留下,谁知谢嫣然会忽然到这里来并将她唯一的一干衣服弄湿了。安然夏荷知道了又将她说了一顿,直到她装起可怜,瘪瘪嘴巴似要哭了,这才罢休。

    没办法,她们两人便把她安置在上,反正这儿也没有什么人来。索她就披散着头发,只穿着一亵衣,光着脚丫,抱着膝盖坐在上望着窗外发呆。忽然听的一声门响,她也没有多想,以为是夏荷她们笑眯眯的就转了头,这一下所有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多罗莫白一进门就看到这样一幅美人图。一头青丝未拢,软软的披在后,穿着一白衣,将自己抱成球,更像只兔子。洁白细嫩可的小脚丫俏皮的露在外面,十个圆圆的脚趾像是一个个可的小脑袋。正探出头来瞧着他,饱满透明似又泛着粉光。那一双大眼笑眯眯的眯到了一起,嘴角处露出两个可的小酒窝。阳光从他后洒了进来,照的她宛若误落凡尘的仙子。那一瞬间他莫名的像是毛头小伙一般,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多罗莫白不自,艰难的咽下口水,喉结翻动。鬼使神差的朝着晚晴走去,整个人上散发出的温和气质让人难以抵挡。可是晚晴却还是忘不掉那一晚他的残暴,害怕的向后靠去,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脚踝。她叫不出声音,也不敢反抗。只能任他将自己的脚捧在手里,细细端详,属于男独特的气息喷洒在她凉凉的脚上,让她不羞红了脸,这才挣扎着想要将脚缩回。

    “别动!”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温柔的同她说话。她不明白他的态度怎会转变的这么快,却也不敢在挣扎来惹怒他。

    “很凉!”他说,她愣!将她的小脚放到手心暖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深深望到晚晴的眼里。那样深的样子,让晚清更加的迷茫了。

    “怎么不说话?”他问,好一会儿他才发觉自己好像问了很蠢的问题,看到她颈子上那骇人的红痕时,他的心竟隐隐作痛,该死这是他干的。手指慢慢的抚上那条红痕,细细摩挲,像极了那晚他要爆发时的样子,晚晴的眼里露出惊惧。

    “不,别怕我!这里,疼么?对不起!”他忽然低声说道,那声音几不可闻像是怕吵醒了屋里的尘埃。

    “那晚,你确实惹怒了我,从小到大不曾有人打过我!我真的好想掐死你,可是到了最后我却犹豫了。我自己也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也说不出对你是什么感觉!罢了,你毕竟是我的女人,从今起,你便搬出这里,好好服侍我,不可在忤逆我了,好么?”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