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吻

    ()    “啪”的一声,就如同上好的绯玉砸落在地那般,清脆响亮。

    多罗莫白发愣几秒,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兔子竟然敢打她。忽的,他咧开嘴笑了,却笑的令人脊背发凉。

    优雅的长指轻抚自己被打的红红的脸颊,那妖艳的样子,让晚晴不心里发毛。

    “很好,哈哈!很好,小兔子,你知道么?我长到这么大,你是第一个敢打我脸的人。你说,你是不是很荣幸呢?”那手指又慢慢移到晚晴的脖颈上,来会儿抚摩。那不紧不慢听不出喜怒的调子,到像是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的

    他手指看上去细长白净,很是好看。可实际上那指腹上粗粝的厚茧却将晚晴摩擦的上鸡皮疙瘩骤起。知道自己今天失控打了他,以后便再不会有好过,更何况听着他妖娆的话语也不知该如何作答,索便将头扭闪到一边不再言语。

    忽的,脖颈间猛然收紧,多罗莫白的大手毫无预警的狠狠掐住晚晴细嫩的脖子。在他眼里晚晴的那副样子分明就是对他不屑一顾,这种不被她放在眼里的怒气甚至取代了她刚刚打他的那一巴掌,只是他未曾发觉罢了。

    忽然间的窒息感,让她不自觉地睁开眼,看到多罗莫白那副狰狞的样子,眼眸中不涌现出一丝惊恐。而正是这一丝惊恐让多罗莫白笑了。很好,她怕他,至少不是不屑与他。

    而多罗莫白那诡异的笑容在晚晴看来,那分明就是一只捕捉到老鼠的恶猫,正残忍的玩弄着自己的猎物。作为老鼠的她越是惊恐,他就越是高兴。想到这里晚晴索不再挣扎。

    生亦何苦,死亦何惧?任大哥,晴儿来找你了。闭上眼眸,那脑海中拂过的全都是那他们初见时的画面。顾不上太阳处因为窒息而传来的胀感,她笑了,笑的那样坦然。

    那抹微笑,无疑刺激的正在气头上的多罗莫白:“想死?好!我就成全你!”说着大手又邪恶的收紧。

    刹那间,一道白光闪过晚晴的脑海。就在她以为她快要死了的时候,车外响起了那个小厮的声音:“爷,到了!”

    掀开车帘,那小厮不叫出声音。这,这是怎样一副恐怖的画面。自家王爷面目狰狞,宛如索命的阎王,手掐着王妃细嫩的脖子。而王妃早就摊在车里,闭着双目,纹丝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多罗莫白这才回过神儿来,松开了手,顺势拂过晚晴的鼻下,那动作迅速的几乎瞧不见。在发现那里似是还有气息进出时,心里似是有什么忽然放下,这种感觉让他更加的烦躁。一步跨出马车:“从今起,王妃就搬到清风园去,闭门思过,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踏出半步,没有本王的许,其他人亦不得踏入!”说完一甩袖子便离开了。

    这时安然才敢跳上马车,刚刚她听到王爷那番话时,就意识到小姐是惹怒了王爷,却实在没有想到,会是这番场景。

    晚晴仿佛死去了一般,静静躺在车里。脖子上一道醒目的红痕正提醒着外人它刚刚遭受的折磨。安然擦了去了眼中的泪,勉强的背着晚晴下了马车。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