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月下偶遇

    ()    晚晴瞪着惹人怜的兔子般水润的眼睛,愣愣的点头。这个男子虽称不上是玉树临风,但却也是翩翩少年,温文尔雅。尤其是那一双暗黑如墨的眼眸,像是上等的磁石吸住你的无法自拔。

    微风送来他上阵阵木槿的气味,让晚晴有些迷醉。他笑的很干净,却有些虚假。

    得到晚晴的回答,楚歌笑了笑。他很满意眼前这女人因他靠近而表现出的反映。离开她些许距离,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确实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虽然有些狼狈,却也难掩上淡雅灵秀的气质,一双大大的翦水美眸,不似南方女子的小,窈窕的姿在白色一群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纤细。她梳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发髻,虽然凌乱却还是被他看出。

    忽然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口中语气不善:“你不是南秋人?”

    晚晴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如此,本来她一向就是笨蛋一个,也无心去多想,只得坐失回答:“恩,我确实不是南秋人!”

    “你是他新纳的妃子?”

    晚晴想了想才惊觉楚歌口中的他竟是皇上,只是他怎会如此大胆,管着当今圣上叫做‘他’。

    “不,不是!”晚晴摇了摇头,决定不再隐瞒什么,虽然他们以前素未谋面,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似表面这般无害,可是打心眼里她确是信任他的。就连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

    “我是宁国人,是端王爷新纳的妃子!今长公主召见我,我与她算是有缘多说了几句,后来,都怪我见到这宫中景色迷恋不已,失了魂儿,和带路的公公走散,一个人越走越怕,听到你的箫声就寻了过来。”晚晴最终还是将任意的事瞒了下来,任大哥永远是她心中的伤疤。

    楚歌听了晚晴的话,面漏讥讽之意,说话莫名的酸了些:“没想到,你居然是她的妃子,你就是宁国来的那个寡妇?有意思,人人都说宁国出美女,安云裳才貌双全天下第一,如今看来,你也毫不逊色么,只是那个端王却是个呆瓜,不懂得欣赏,徒将一朵鲜花荒废了。”

    “你,是!我是寡妇又如何,我并不觉得丢脸,更何况,我也不是水杨花,你以为我愿意嫁给那个又没礼貌,又绝的大狗熊么?我讨厌他,一点都不喜欢他。我有自己的家乡,我有自己的亲人,我也有自己最的,最想守护的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非要让我离开任大哥?为什么让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为什么就没人想过我的感受?我不喜欢他,也不想做他的妃子,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只是任大哥眼中那个笨笨的晚晴……”

    听到他讥讽的话语晚晴完全失控了。心底那压抑已久的怨愤终于决堤,参杂着珍珠般的泪珠儿滚落下来。为什么大家都在讥笑她?把她当成那种不知羞耻一心想要飞上枝头的女人?

    看到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楚歌心中一根微小的弦轻轻的拨动了。她的那几句话像是烙铁深深印在他的心间。是啊,她有自己的家乡,有自己的亲人,有自己最的,最想守护的人,为什么,为什么让他远赴他乡,过着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生活?楚歌微微有些懊恼,自己的话是不是说重了些?毕竟他们有着相同的命运。

    低叹一声,他慢慢的搂住她瘦弱的起伏的肩膀:“别哭了,对不起!我刚刚说的那句话,我收回!”

    晚晴抬起埋在膝盖中梨花带雨的小脸,一脸委屈的看向楚歌。现在的晚晴,眼中带泪,脸上的妆容也因为泪水的冲刷,像是彩色的泥巴糊在了脸上。瞧见她这个样子,楚歌不由大笑出声,多久了,自己都未曾这样笑过了?

    他这一笑,晚晴哭的更凶了:“你,你这个人……你怎么可以笑话我!呜呜,我这个样子还不都是因为你?”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不都认错了么!要不你也说我一顿?”

    “才不要,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坏心肠么?”晚晴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不自觉地冲他撒。在她心里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天上的月娘,温和轻柔,在微凉的夜晚给人希望,叫人觉得温暖。

    大家踊跃留言啊……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