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洞房花烛夜

    ()    “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啊?”夏荷端着莲子百合粥刚进门就发现小姐这个样子。呆呆的坐在镜子前傻笑,还用手不断地掐着自己的小脸。

    拿掉小姐的手,夏荷有些心疼的看着小姐微微泛红的脸颊。

    “夏荷,夏荷,你快些告诉我,我这不是在做梦!”

    “小姐,你这当然不是在做梦啊,你最近是怎么了?”夏荷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小姐平时也是一副傻傻的样子,可是最近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是么?不是梦,那可真好!真好!”

    “小姐……”

    “任大哥在哪儿?”只是一句话就把藏在夏荷脑袋中的所有谜团解答了。小姐最近这一系列不正常的举动都是因为那个叫任意的男人,那个不她却娶了她的夫君!

    想到这里夏荷便有些愤怒,小姐不像其他人家的千金那样。她从小便被府里的人欺辱,所以才会这样唯唯诺诺容易满足!他夏荷可是个说一不二,敢作敢当的人物。就像是一只扎毛的母鸡护着小鸡那样,却也是多亏了夏荷的凶悍,晚晴她才免遭了许多欺辱!

    “啪”的一声,夏荷因为愤怒而不自觉地将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小姐,你怎么就这么容易满足呢?姑爷他哪一点都好,可是他根本不喜欢你,他现在正躲在书房里画着他的意中人,哪有闲心搭理小姐?亏得小姐整的发傻就念着人家的好!你当他是为什么将夫人接来?那就是断了你的后路,让你今后有苦也难言,即使受了委屈也回不了娘家,夫人在这儿,倒正好成了他的把柄……”夏荷越说越是激动,根本没意识到她的话有多么伤害晚晴。

    “够了,夏荷你住嘴!我不许你这么说任大哥!当初也是我点过头同意才嫁了进来。任大哥早就告诉我他心有所属,当初也是他帮我照顾娘。若不是任大哥,你我今还能在这里穿金戴银么?你以为任大哥为何会娶我这个没钱没势没姿色的女人?”

    被说的有些理亏,夏荷撇了撇嘴小声嗫嚅到:“小姐怎么没姿色了?当初小姐还是咱们县的第一美人呢!”

    “你也知道,区区一个清远县能敌得过宁国第一美人么?”说到这里晚晴便想起了那个如花妖般的女人,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美丽的女人,就连她自己都被她的美深深吸引着!

    夏荷愣了愣没有说话!

    “夏荷,你没有见过她,她真的很美,难怪任大哥要对她念念不忘,就是我见了她也被她吸了三分魂魄!那些缺德的话我坚决不许你再说!就算是任大哥不好,那么婆婆公公她们呢?你几时见过婆婆为难我?以我的出,换做是其他的贵族家,怕是连敬茶的机会都不会有吧?”

    “是了,是了,老夫人的确是个好人,我不说就是了!小姐你快把这粥喝了吧!”

    “我不想喝粥,罢了,把粥给我吧,我给任大哥送去!”

    夏荷端着粥悻悻的走在晚晴后嘟囔着:“哼,说来说去,心里还不是就想着姑爷!”

    晚晴没在搭理她,敲了敲书房的门就走了进去!任意确实在一心一意的作画,低下头一瞧,果然是那个个妖精般的女子,心口刹那间抽痛了一下!

    “任大哥!”她轻唤。

    任意抬头发现是她,心下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匆匆想要拾起那些画却以来不及了!

    “晚晴……”任意张了张口却被晚晴堵了回去!

    “任大哥,我觉得这张画的最像裳儿小姐!”说完,晚晴像模像样的拿起一张画看了看。

    “晚晴我……对不起!”

    “任大哥,你别这么说,倒是我有些愧疚,我不该就这样随便的走进你们之间,我……”

    “罢了,晚晴,不要说了。我们之间……算了,莫再提了。你端了什么来?”任意抬首对着晚晴笑了笑,瞧见任意有心转移话题晚晴也不再多说!

    “是莲子粥!任大哥要不要喝点!”

    “恩,拿来吧!”

    晚晴端过碗放在任意手中然后跪坐在任意旁边,轻轻帮他揉起腿来:“无名先生说,你这腿要多活动,叫我多帮你揉揉!”

    任意哪里会不知道无名的心思。可是自己确实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只是个见过几面的小丫头。

    “这些事交给丫鬟就好,你……”说着便要将腿移开!

    晚晴虽然有些迟钝,但饶是这样也感受到任意的僵硬“对不起……我,我还是走吧,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转离开,眼泪不知怎的就挤在了眼眶。

    “哎!”低叹一声,任意一把拉住她,让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做好!

    声音暖暖的流过晚清的心房:“哎,傻丫头,哭什么,我也没有责怪你,让娘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轻轻的抹去她的眼泪的手像是有着魔力一般,晚晴就真的破涕为笑了。她本就不是很难缠,再加上心仪的任大哥如此哄她,心中的霾一扫而散。

    “傻瓜,这么笑多好看啊!”

重要声明:小说《二手王妃和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