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逆天邪宠煞世人 【番外】与你翘掉整场婚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帝尊大陆南部一个大森林树立着一座连绵的山脉,此山脉原本根本不是坐落于这里,而是近来刚刚搬到这里。

    这片大森林名为万兽林,里面灵兽肆意,凶险万分,很少有人进入内部深处,只有外围有许许多多的散修探险者在挖掘宝贝。

    而这连绵的山脉正着落于最凶险的内部,是萧天痕将沐轻岚从灵魂界内带出来的青山流云微微改造后形成的。

    这内部人烟稀少,大多都是兽类,很适合到了隐士高人的居住和避世,与当初在灵魂界内虽不一样,却有几分相似。

    用沐轻岚的话来讲就是不太适应新环境,只有这里她才能找到以前的感觉。

    对此,萧天痕没有说任何话,只是默默的让沐轻岚瞎折腾,因为对于萧天痕来说,有她的地方,什么地方都是家

    将住处选择在这个地方,那便是要选择了一个隐世的生活。

    如今这少有人烟的地方,却闹之极,原因无他,因为沐轻岚和萧天痕两人要成亲了!

    萧天痕站在山顶,着一袭红色衣袍,原本随意披散的发丝被挽上去一半,用一根精致的簪子固定,微风轻轻的吹起,天边流云飘,萧天痕仰头望去,一双漆黑的双眸深似宇宙,蔚蓝天际似乎被这一眼穿透,让萧天痕看到了天空之外的星际。

    翦狂沙手握酒壶,依旧懒散,他看着萧天痕,眯起了那双刚刚治好的眼眸,笑着调侃道“我记得当年我双眸没瞎之时,你便是这幅模样,如今瞎了上万年,再次睁眼,我以为你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却没有想到,你还是老样子,甚至在穿上这红衣后,更显风,真是让我失望的很呢。”

    对于翦狂沙的调侃,萧天痕并没有丝毫的在意,在之前萧天痕和沐轻岚一起反了天,跳出这个世界后,看到了许许多多他们从未看过的世界,那时候他与沐轻岚心中都很震惊,前往未知充满凶险的世界,对于萧天痕和沐轻岚来说,是一个极为刺激的事,可是尊神大陆中还有他们两人的牵挂,便也先回到了尊神大陆。

    还好在跳出那个世界之前,他们与尊神大陆的法则已经有了联系,要回去,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在回到尊神大陆之后,沐轻岚和萧天痕便让四大部落回归原位,镇守四方,邪教在中间成立法则,管理这尊神大陆的天地法则,成为这个世界的执法者。

    又因为萧天痕的实力已经到达了非人的境界,沐轻岚刚好又有万木灵,便打算给翦狂沙治好眼睛。人非草木,皆有感,翦狂沙与萧天痕之间一开始虽然是因为利益驱使而站在一起,但后来却是成为了真正的朋友,而在萧天痕沉睡期间,翦狂沙也做了许许多多的事,萧天痕有能力治好,便会尽自己所能治好翦狂沙。

    只是翦狂沙瞎了上万年,早已习惯,发现恢复双眸后反而不能习惯周遭一切,更是影响实力发挥,平常的时候依旧用布遮住双眸,只在萧天痕穿上喜服睁开双眸看了一眼。

    翦狂沙见萧天痕没回答,也不甚在意,继续道“看着这时,想来十七应该准备好了,你要不要过去沐家?不过说起来,十七与沐家现在应该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当时沐闫旭那小子要将十七带回沐家的时候,你怎么就一点都不阻止?你就不怕他们将十七给拐走了?”

    “我信十七。”萧天痕依旧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淡然表,道“而且有一个娘家总比没有的好。”

    听后,翦狂沙难得的愣了,紧接着大大笑了一声“原来如此,我就想着你怎么能够如此果断,原来都是为了十七。”

    家族纷争是一定会有,有人牺牲有人背叛,但总的来说,却还是为了家族荣耀,当年的背叛孰是孰非,经过时间沉淀和视野经历的增多,如今对于沐轻岚来说,早已不再重要,在她眼中,这不过是漫漫长河中的一个小尘埃罢了,不足以放在心上。

    另外一边,沐家本宅,沐轻岚也同样披大红衣袍,坐在房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双凤眼微翘,透着魅惑,却不艳俗,立鼻子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透着粉色的双唇涂着红色的胭脂,长长的发丝披散脑后,大红的衣袍承托着她异常的美丽,战风烟站在沐轻岚的后,用木梳轻轻的给沐轻岚梳头。

    就在这个时候,沐闫旭走了进来,他静静的看着沐轻岚半响,一副言又止的模样,沐轻岚等了一会,道“哥,怎么了?”

    沐闫旭憋了半响,最终道“他……对你好吗?”

    沐轻岚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点点笑意,隐隐带着点幸福的味道“当然。”

    沐闫旭沉默,最终道“那就好,还有,我……父亲和二伯想要找你,你……”

    沐轻岚并没有感觉到意外,道“那就过来找我吧。”

    “嗯……”沐闫旭看了沐轻岚一眼,最终推门而出。

    过了好一会儿,沐言霸和沐言硕推门走进了房间,沐轻岚依旧坐在镜子面前没有动,战风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并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沐言霸才踌躇的上前,拿出了一个东西,他双手捧着,惜的擦拭了一番后对着沐轻岚道“轻岚,请让我再叫你一声轻岚,这是你父亲当年让我交给你的东西,说是给你当嫁妆用的,当年你与我们断绝的时候,我并没有将其放在上,没办法及时交给你,如今我将这个给你之后,我便不会再叫你轻岚,只会视你为十七,我们尊神大陆高高在上的女神十七。”

    沐轻岚转头看向了沐言霸,他此时的目光中含有挣扎,但更多的却是不卑不亢的傲骨,可以说此时的沐轻岚在尊神大陆可以一手遮天,但他却没有死厚脸皮借着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贴上去,讨要利益,而是将这个原本应该熟悉沐家轻岚的东西交出,圆了他三弟死前的嘱托,便直接与沐轻岚断联系。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除却当年迫不得已的背叛外,沐言霸可以说是一个十分出色,有着自己傲骨的家主,而他手中的东西便是一对被精细切割成无数块,如水滴一般的红色耳坠。

    沐轻岚沉默了许久,最终扯出一抹笑,像是很随意的道“我说大伯,虽然说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但也不是你这般绝的吧,竟然在我还未嫁出去之前,你就要跟我了断关系,这也太不近人了!”

    沐言霸瞬间抬起头来,看着沐轻岚,目中有些震惊,他以为沐轻岚放过他们已经不错了,却没有想到沐轻岚竟然会出说这样的话来!

    沐轻岚没有看沐言霸,只是道“听说嫁出去之前,家中长辈要亲自给自己带上首饰,求得祝福,才能够圆满,大伯应该会让我吉利的嫁出去吧。”

    这话已经真真切切的表明了沐轻岚的态度,沐言霸说再多也不过是矫,更何况沐言霸也是个果断之人,便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到沐轻岚的后,战风烟见此,也让出了一点地方。

    沐言霸旭手中拿着耳坠,踌躇了很久,然后笨拙的将耳坠给沐轻岚带上,沐言霸的手有些老茧,划过沐轻岚细嫩的皮肤,有些粗糙,这让沐轻岚不自觉的想起了当年沐言霸为了家族发展而做的事,有些感慨。红色的耳坠垂立在耳边,反出鲜艳的光辉,承托着沐轻岚越发的承受魅惑。

    沐轻岚抬手,触碰那耳坠,想是刚刚沐言霸将这耳坠握在手中许久,已经沾染了他的温度,变得有些温,透过指尖,传达到了心底。

    沐轻岚微微一笑,笑意到达眼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沐轻岚不算是个好人,甚至有时候还很残忍,但对于一些人一些事,却有着让人仰望而不能及的包容之心,一手为神,一手为魔,说的便是沐轻岚。

    “轻岚,等等便是吉时,想来萧……”沐言霸说到萧天痕的时候,语气中不自觉带着一丝恭敬,他踌躇了半响,最终才下定决心道“天痕他应该很快就来了。”

    “是啊。”战风烟拿出一个红盖头,笑的很开心,“等等天痕来了,然后骑着马,坐着轿子,一起去青山。然后让人一路上的人见证你们的幸福。”

    沐轻岚听了之后,皱了一下眉头,有些苦恼的道“这里距离青山很远,坐轿子少说也有好几天,这岂不是折磨人?能不能省去这一段?直接瞬移得了!”

    战风烟白了沐轻岚一眼,有些无奈的道“不行!这是习俗!要不然就不吉利。”

    沐轻岚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心中对这习俗却是不甚在意,要不是为了解决自己与沐家的事,不让沐闫旭为难,她才不要回来,甚至已经想好要与萧天痕一起直接游遍大江南北,做一对闲散的野鸳鸯!

    “好吧,不过不管如何,这个簪子一定要带着头上!”沐轻岚宝贝一般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簪子,对着镜子自顾自的插上了当初萧天痕送她的魂簪,漆黑瞳眸下星光闪闪,她已经想到了下面要做的事了。

    “到了,邪主大人到了!”站在外面的把风的武栋也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对着沐轻岚几人道。

    沐轻岚欣喜的站起,朝着外面跑去,战风烟见此,心头一惊,大声叫道“轻岚,你的盖头!”

    “咔嚓!”一声推门声响起,沐轻岚走出了房间,看到了外面天空蔚蓝,楼房栋栋,和那一抹站在人群中依旧耀眼的男子,见惯了他一深沉的深青色,如今见到他一红衣,让她眼前一亮,隐隐有一种让人与之振奋的惊艳之感,像是雪地之上的一点红梅,傲骨无双,风华绝代,让沐轻岚心中升起了一丝难言的绪。

    萧天痕听到开门的声音,也同样感觉到沐轻岚的气息,抬眼看去,便见沐轻岚一袭红色嫁衣从屋内闯了出来。

    天边骄阳洒出璀璨光辉,照耀在沐轻岚的红嫁衣上,让她整个人浸在光明之中,她的眉眼本就生的精致,加上淡淡的妆容,更显的美丽异常,仿若天仙,她眉眼带笑,就这么朝着他走来,让他难得的产生了一丝恍惚,竟有些控制不住上前了两步,想要将她揽入怀中。

    这等在他意料之外的举动,是萧天痕一生中难得一见的,也可见萧天痕见到沐轻岚此时的模样,到底有多激动。

    正如一些人常常说,看到心的人披上嫁衣,是一件非常激动而幸福地事

    在人群中的小墨见此,有些猥琐的笑了一声,然后拉着边的自爆兔的衣服对着他道“爆米花,你已经准备好了吧,等到了青山之后,我们的闹洞房行动可就要开始了!”

    昨天小墨和爆米花狼狼兔为,已经想好了一连串的闹洞房的计划,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沐轻岚和萧天痕两人进入新房了。

    想到这里,小墨就压抑不住兴奋,开始两眼放光,可还没等小墨和爆米花两兽的合作,沐轻岚和萧天痕两人已经做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

    只见沐轻岚顺手将萧天痕的手臂抱在怀中,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咯咯的笑了两声,然后一把拽住萧天痕的手臂,然后对着萧天痕调皮的伸出舌头,道“师父,我要劫你!”

    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所有人听到,不远处的小墨心中一咯,有股不想的预感席卷脑门,只见沐轻岚说完这话后,直接拽着还未反应过来的萧天痕,朝着前方一跨,双双消失在了原地!

    “苍天!怎么就这么走了!”不知是谁,诧异出声,有些不明所以。

    “我的闹洞房啊!”小墨仰天咆哮,声音如泣如诉,充满了悲催。

    沐轻岚与萧天痕直接瞬移到一个闹的城池大门前,沐轻岚抓住萧天痕的手臂,看着他的脸,对着他呵呵一笑,露出了一点小女孩的羞,道“听说成亲很繁琐,还要坐花轿,不能动,好累的说,所以我刚刚决定了,我要拐着我的新郎,一起翘掉这场婚礼!”然后抬眼,一双星眸炯炯有神的盯着萧天痕,然后期待的道“师父,陪我逛逛。”

    面对沐轻岚的无理取闹,萧天痕宠溺的揉了揉沐轻岚的发丝,无奈道“你啊……”之后便没有下文,然后一下子拉着沐轻岚的手,十指环扣,低下头,在沐轻岚的耳边吹气“现在还叫师父?”

    沐轻岚愣了一下,紧接着微微红了脸颊,然后有些别扭的道“夫……夫君。”

    萧天痕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回首,笑意在眼底漾“嗯,夫人。”

    沐轻岚的脸刷的红了起来,害羞的竟不敢去盯萧天痕的双眸,更没有刚刚面对沐言霸的从容和大气,跟见到了自己心的郎君说不出话的小姑娘一般

    “好了,我们走吧。”沐轻岚一咬牙,拉着萧天痕的手,逃一般的拉着萧天痕走入城池。

    沐轻岚和萧天痕两人一声火红喜服十分抢眼,加之两人的容貌更是绝世,便引起了不少人的回眸,这个城池十分闹,两旁还有许许多多的小摊位,沐轻岚时不时的在这一个摊位看看,之后又跑到另外一个摊位瞧瞧,却是只看不买,萧天痕跟随在沐轻岚的后默默的陪着。

    过了好一会儿,沐轻岚看到了不远处一个卖包子馒头的地方,然后摇着萧天痕的手,对着他道“我饿了。”

    到了沐轻岚和萧天痕这种境界的人,是不会感觉到饥饿感的,萧天痕自然知道,但他却不说,他也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那个小摊位上,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直接拉着沐轻岚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进入了一个门前写着一个大大当字的当铺,然后随手将头上的簪子取下,满头的青丝宣泄而下,让当铺里的当铺老板着实愣了一下。心中暗道:好一个翩翩美男子……

    萧天痕将簪子伸出,对着当铺老板道“多少钱?”

    当铺老板接过萧天痕手中的簪子,然后抬眼认真看了萧天痕和沐轻岚两人,顿时傻了眼,他们这一打扮,明明就是成亲用的喜服……难道他们这是要成亲?可是成亲不是应该有一队人马闹闹的吗,这是……

    当铺老板想了半天,终于将左手握紧成拳,一下子拍向右手手心,兴致勃勃的想:他们这应该是私奔!

    想到这里,当铺老板略有些暧昧和同的看了两人一眼,私奔到最后,还要当掉上的宝贝来维持生活,然后低头看向手中的簪子,原本的略带怜惜的目光瞬间一凝,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像是有些不确定的一边一边拿起那簪子仔细看了好几眼,最终有些激动的对着萧天痕道“阁下真要将这当……当了?”

    这簪子初初看的时候比较朴实内敛,但仔细看去,却发现这另有乾坤,这簪子分明就是传说中的紫玉制作而成,带在上久了可以改变体质,提高天赋,是所有修炼者梦寐已久的东西。

    “是。”萧天痕很简练的道。

    沐轻岚心中震惊,实在想不到萧天痕竟然会将这簪子当了,虽然如今在他们看来,这紫玉没什么珍贵的,但却也没必要当了吧!

    “天痕,这东西……”沐轻岚有些迟疑的道,但还没等沐轻岚说完,萧天痕便道“夫人说饿了,可我今上没带钱。”事实证明,萧天痕从来都没有带钱的习惯。

    然后他摊手,无奈的道“为夫这全上下只有我这个人和这衣服与那簪子值钱点,我已经是夫人的,没法当,至于衣服……”萧天痕伸出手,轻轻拂过沐轻岚的脸颊,他低头,暧昧的道“那也是要夫人处理的,为夫不敢随意脱下去当,所以只有那个簪子能拿出。”

    当铺老板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眼前两人,拿着那根簪子有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这簪子随意放在谁的手中都是当成宝,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当,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只因为自己夫人饿了,他暂时没带钱出来就随意当出,这气魄,这宠的,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

    而且那句话的其他意思……

    当铺老板有些不怀好意的看了沐轻岚一眼,啧啧啧……要是他,可没这气魄说出这话……

    沐轻岚直接脸红的像柿子一般,她实在没有想到萧天痕竟然会这么说!什么叫衣服也是要她处理的!这可是在外面,说出这话都不怕别人多想!

    萧天痕看着沐轻岚的模样,还有那因为害羞而红透了的脸就像躲在云朵里的骄阳,散发着难言的魅力,让他忍不住想着直接将她扑到。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扑到的最佳时机。

    便抬眼,看向当铺老板,一双黑眸瞬间变得清淡透着冷意,道“多少钱,直接给。”

    他等等还要给沐轻岚来吃的呢。

    当铺老板被这清冷的声音吓了一跳,浑上下就像是被浇了冷水一般,他颤巍巍的抬眼,看向了萧天痕,虽然容貌一样,但整个人的气质早已变了,不再是刚刚那宠溺自己夫人的男人,心中暗暗道,这简直就是双重标准嘛。

    “这位阁下……”当铺老板吞了吞口水,对着萧天痕道“这个东西异常珍贵,小店虽有能力将其回收,但所要的钱财,却是需要时间来等,你看阁下能否等小人一些时间,将钱财凑齐?”

    萧天痕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紧接着道“一百两银票,十两碎银,其余给欠条。”

    当铺老板松了一口气,恭敬的将一百两银票,十两碎银和前天统统拿出,沐轻岚伸手拿过银票,将装有碎银的袋子系在萧天痕的腰间,对着萧天痕道“以后记得带银子,要不然太不方便了。”说着,还将那一百的银票和欠条塞入萧天痕的怀中。

    萧天痕眼底隐隐有些笑意,点头称道“好。”

    随后,萧天痕牵着沐轻岚的手,前往那小摊位边上买了几个馒头,便朝着其他的方向走去。

    但也就两人走了一段路后,发现不远处急速而来的人群,那些人上的气息于他来说十分熟悉,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双方眼底的笑意。

    “他们追来了。”萧天痕道。

    “那就跑呗!”沐轻岚咯咯笑了一声,然后回首,双眸一凝,便看到万里之外小墨一脸凶煞模样的朝着他们跑来,后跟随着无数熟悉的人,然后拉着萧天痕的手,朝着远方奔去。

    四周的人们只觉得边上挂了一阵风,一道红色的影转眼消失在了原地,不见了踪迹。

    沐轻岚以为这一场婚礼,就是在这一追一逃下结束,却没有想到在暮西下之时,萧天痕却蓦地反手一握,将沐轻岚瞬间横抱在怀中,对着怀中的沐轻岚道“玩够了就和我回家,还有正事还没做呢。”

    萧天痕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低沉,似乎在压抑着什么,鼻尖喘出的气随着这一声下散发出来,拂过沐轻岚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那‘正事’二字更是加重了音符,就怕沐轻岚没听到一般。

    说完这话,萧天痕还没有等沐轻岚反应过来,便直接瞬移,回到了青山,此时的青山因为他们两人的出逃,早已没有人在,萧天痕大手一挥,下在青山四周的符阵在那一瞬间亮起,将所有外来者格挡在外,即使小墨回来,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打破这符阵。

    沐轻岚被萧天痕抱在怀中,看着四周有些熟悉的景色,见萧天痕朝着房间走去,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结巴的道“天……天痕,你这是干什么?”

    “你我已是夫妻,你说我应该干什么?”萧天痕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笑意,不怀好意的看着沐轻岚,让沐轻岚瞬间感觉自己变成了到了狼口的小羊羔。

    沐轻岚在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更是想好了各种场景的各种应对方法,如今却在即将来领之际有些乱了手脚,她强自镇定了下来,脑海中一遍一遍浮现出如何将萧天痕压倒的计策与片段,故作镇定道“哦,那你先放我下来。”

    沐轻岚自认为这话说的极为普通和妥当,脑海中甚至还瞬间过滤了上百个如何将萧天痕压倒的计划,却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萧天痕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平时那清淡宠溺的好男人形象,直接晋升为无赖。

    “原来夫人喜欢打野战啊!”萧天痕道,配合着他动人低沉的嗓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沐轻岚抬眸,看向了萧天痕的双眼,夜色浓稠,那双漆黑瞳眸似耀眼星光,敛去了天地所有的光辉。

    让沐轻岚瞬加呆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萧天痕推到在边上的一块石头上,华美的红嫁衣领口处微微摊开,萧天痕已经俯下,在沐轻岚的脖颈处轻轻落下一个吻,滚烫的气流随着脖颈间流转,到达了整个躯,沐轻岚微微一颤,脑袋轰的爆炸了,她张了张嘴,想要阻止萧天痕,她的意思可不是这个喂!

    “唔……”

    可还没等沐轻岚说出自己想要说出的话,萧天痕的唇已经落在了沐轻岚的薄唇上,阻止了沐轻岚的所有话语……

    沐轻岚傻眼了,实在没有想到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不仅仅是要融合,还要来个更刺激的打野战!

    沐轻岚不知道,在恋中,男子再衣冠楚楚,在特定的时间段,还是很禽兽的!而且是对一个非杂食专一的狼来说,那疯狂起来,就是连禽兽都不如!

    当唇触碰在一起,那柔软的,细腻的,带着点点响起和温软的触感使得萧天痕的心神一,甚至有些开始把握不住自己,开始伸出舌头,舐着沐轻岚的牙

    沐轻岚脑袋一片混沌,甚至辨别不出天上星空,只觉得自己只是置在一个狭小但很安全的怀抱中,因呆愣而微微张开的牙齿被萧天痕轻而易举的撬开,直接吸里面的芳泽。

    萧天痕那漆黑如夜空的双眸燃烧起一串邪火,怀中的柔软极为真实,让他不愿放开,不知怎地,萧天痕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夜色浓稠,他感应到护魂碧玉的存在,还有邪教教主柳天偐的消息,便朝着那座山脉飞驰而去,见到了当时狼狈至极的她。

    虽然落魄,却很倔强,那眼神中的不屈和隐忍,让他沉寂了上万年的心微微触动了一下,涟起了波纹,虽然细小,只是微微有些在意,却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上她的开始。

    他细细的品尝沐轻岚唇内的芳香,那一火红色嫁衣有好几层,本来很难脱去,却在萧天痕灵巧的手指下卸去了一大半,他的手灵活的深入衣服内,轻轻划过沐轻岚细嫩的皮肤,燃起了一团有一团的火焰。

    沐轻岚的体微微有些颤抖,甚至有些不自觉的喘出气,与萧天痕鼻尖的气相互交映,让空气升温,涌起了一股暧昧酥痒的潮。她全无力,甚至已经没有反抗的念头,微微睁开的双眸已经染了**,长长的睫毛微动,沐轻岚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伸手环住萧天痕的脖子,伸出小巧的舌头,与之缠绕,另外一只手更是大胆的探萧天痕的衣服,开始解开他的衣袍,一如白萧天痕所说,这衣袍,理应由夫人解决。

    得到了沐轻岚的回应,萧天痕更加的卖力,开始从沐轻岚的唇不断往边上挪动,细细亲吻着沐轻岚细嫩的肌肤,带着那一团火焰,点燃了整个体,带动了四周的空气,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

    “唔。”

    一声轻哼响起,两人的灵魂瞬间到达了天堂……

    夜色,很漫长,**,却很短暂。

    ……

    若干年后,青山半山腰处,一颗十人怀抱的苍天大树,坐着一个男子和一个男孩,那男子有着让人惊艳的绝世容貌,神色淡然,透着几分清冷,那男孩与那男子长得十分相似,整个人就是那人的缩小版,只是眉眼中少了一分清冷,整个人看起来比较活泼一些。

    这两人便是萧天痕,还有他的儿子,萧十三。

    “爹,翦伯伯说改他就要离开尊神大陆,前往一块陌生的地方历练,去提升他沉寂了上万年的修为,那我能不能跟在翦伯伯的后,一起出去历练一下?”萧十三一双凤眼直勾勾的看着萧天痕,电力十足,让萧天痕的心蓦地一动。

    这萧十三的形貌大多是遗传了他,但那双眼睛却像极了沐轻岚。

    “我没问题。”萧天痕淡淡的道,但还没等萧十三的喜悦浮出眼底,便又道“但你要先问问你娘亲。”直接将萧十三眼底的喜悦磨灭掉了。

    萧十三撇了撇嘴,道“不就是因为娘亲不同意,我才找你的吗,爹,你为男子汉大丈夫,理应有管理整个家的义务,怎么就在这个事上这么迁就娘亲。”

    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夫人赶下,萧天痕淡淡的想着,然后不动神色的转,挥一挥手道“你娘不同意,一切枉然。”

    独留下憋屈的萧十三坐在树干上,过了许久,萧十三一握拳头,双眸内迸出一丝坚定的火花,大声叫道“我是要当土匪头子的人,怎么能够这么窝囊!大不了我付出点血本,将小墨骗去,跟我一起离家出走!”

    土匪头子,可是现在萧十三的最大梦想!

    而小墨是可以遨游于虚无的异兽,带着他,便可以离开这片大陆,到达更远的地方,然后找一块地方发展势力!当个真正的土匪!

    毕竟这片大陆已经被自己爹娘占领,大多强者都认识他,在这片大陆发展势力,那根本就没刺激感和挑战!他要得,便是在崛起当中遇到困难无力时却必须要迎涌直上破立而行的磨练!

    说完这话,萧十三便跳下树木,拍了拍股,朝着远方走去,便也没见到藏在暗中的两人。

    只听那男子道“要去拦吗?夫人?”

    那女子靠在男子的边,对着他笑道“不了,多点磨练总是好的。”

    “那夫人当初怎么就不同意他去磨练?”男子疑惑道。

    “一时兴起。”女子很不负责任的道“那时候我心不好,所以就没答应了。”

    “……”男子沉默了一下,显然对这回答十分无语。

    “哎,对了,当初我生下他的时候,你为何要将他取名为十三?”紧接着女子疑惑道。

    “因为那是我们成亲十三年后生下的孩子。”男子淡淡的道。

    “就是这个原因?”女子有些惊疑的道。

    “自然。”男子简练的道。

    女子憋了很久,最终道“那我若是一百三十年生出了第二胎,不会就叫一百三?”

    “这……”男子有些为难,最后半商量的道“要不就叫小百三,亦或是小百或小三?”

    “扑哧。”女子笑出了声,然后道“你取名的能力真是不敢恭维!真不知道当初怎么会嫁给你!”

    男子挑眉,似笑非笑的道“因为夫人很喜欢为夫为丈夫应有的持久力。”

    女子一愣,紧接着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然后又是想起了什么画面,瞪大了眼睛道“你这只禽兽!”

    那男子低笑了一声,然后将手一推,直接将女子的子靠在一棵树上,眉目含笑,眼底的清冷已经淡去,“既然夫人如此评价为夫,那为夫若不禽兽一下,那岂不是太对不起夫人的赞誉了。”

    “等等,不……唔……”

    柔软的唇附上,将所有的话语都掩盖在暧昧之下……

    ------题外话------

    抱歉这么久才将番外送上,本来打算上周就应该上传,可是最近有许多课程要结课,有些小组作业要交,导致最近从以前熬夜码字变成了熬夜做作业。

    不过还好,有些课时结束后,以后可以多出许多时间来码字,新文的准备也会从这番外发出后开始,约莫十二月份便能上传。本来新书要在旧文即将完结的时候上传才是最佳时机,可以留住更多的人,可是我这人不能三心二意,若是准备新书,我必定一门心思都在新书上,很有可能破坏这本书的结局质量,所以只好彻底完结后才敢准备新文。只为了让这本书有始有终。我也希望喜欢这篇文的亲们能够继续支持我,先暂时不要将此书下架,到时候开新文我会在这本书通知。

    另推荐仙魅的新书《神赌狂后》,大家可以去看看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