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命中注定(二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背脊紧紧抵着地面,沐轻岚整个人就在直接被压倒了下来,甚至没有办法动弹,她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甚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被他吃了豆腐!

    萧天痕掌握了主动权,沐轻岚没动弹,便也更加的大胆和进攻,他滑入口中的舌头灵巧的带动沐轻岚纤巧的舌在空中缠绕,(吮shǔn)吸芳香。

    那柔软、细腻,带着微凉和温润的唇抽离了沐轻岚的意识,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迷糊的状态,脑袋都成了一团浆糊了。

    心跳,她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在砰砰作响,她现在有些委屈,虽然之前是她说过要亲她,可是那也一定是只想给一点点蜻蜓点水的亲吻,绝对没有这么火(热rè)的连她的(身shēn)体都烧了起来!

    到了现在,沐轻岚都没有反应过来其实她是被萧天痕用极为巧妙的方式,欺骗了……

    嘴唇与嘴唇之间的摩擦,让四周的空气不由升温,沐轻岚甚至能够清楚的察觉到隔着两层衣服下的(身shēn)体,越来越(热rè)!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沐轻岚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这样的想法,虽然此时的她有点迷糊,但警觉(性xìng)还是不错,她总觉得这样下去一定会完蛋的!

    几乎用尽了力气,沐轻岚将头微微侧向了一边,(身shēn)体不自觉的向上挪动,想要逃离萧天痕的怀抱,但萧天痕又怎么可能会让沐轻岚逃过他的掌心?

    萧天痕死死的限制住沐轻岚的(身shēn)体,又怕弄疼沐轻岚而控制了力道,沐轻岚现在根本就是被萧天痕吃的死死的,当初他想要亲吻沐轻岚的时候,是出于本能的想要,却没有想到在唇触碰的那一刹那,有一股邪火从心底砰地一声向上窜,火(热rè)的**燃烧了他的理智。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到了当年第一次与沐轻岚见面的(情qíng)景。

    当时月光清冷,黑夜凄凉,被无数饿鬼不断追杀的她极为落魄,(身shēn)上的衣服甚至破了许多的大洞,一无所有,唯有那双眼睛触动了他的神经,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他们有很多地方相似,但却又有很多地方不同,也在那时,她那月光照耀下的面容和神(情qíng)永永远远的映照入心田,成为永远也抹不去的痕迹。

    沐轻岚此时脸上微红,被亲的久了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想要出声反对,但是在萧天痕温柔的,细腻的,缠绵的侵略下,逐渐的失去了自己的神智,此时的她脑海一片混沌,双眸不能视物,唯一的感觉只有那双唇摩擦之后的升温。

    过了许久,萧天痕才停下,他轻轻的离开了沐轻岚的双唇,看着沐轻岚有些迷离的神(情qíng),还有那因为刚刚亲吻而格外红润的双唇。

    两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温(热rè)的气体吹拂在对方的脸颊,涌起了一股暧昧麻痒的(热rè)潮,让周围的空气再一次升温。

    沐轻岚在萧天痕停下之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子,想要再次挣脱萧天痕的束缚,但萧天痕却好似不满足一般,低头还想再索取,沐轻岚看着越来越近的萧天痕,紧张的全(身shēn)紧绷,甚至脑袋打岔不由脱口而出想要阻止萧天痕的动作。

    “我冷。”

    这一句话虽然不怎么经过大脑,但却也让萧天痕停下了动作,让沐轻岚不由有些庆幸刚刚自己机智,便感觉补充道。

    “地上冷。”

    因为刚刚的吻,此时沐轻岚双眼迷离,神色迷糊,有点呆呆的感觉,说出那句话之后直接秒杀了萧天痕,萌到了他,他此时的心里就好像有一只猫爪在使劲的挠,挠的连他都有些控制不住。

    “是我忘了。”

    他低低道,声音因为刚刚的(情qíng)迷而有些沙哑,听着有一股平时感觉不到的奇异感觉,也同样富有独特魅力,让沐轻岚的心不由一跳,说出了她恨不得咬掉舌头,羞愧致死的话。

    “你现在的声音很特别也很好听。”

    萧天痕淡淡的眯起了双眸,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看起来又是想到了什么古怪念头,让沐轻岚瞬间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只大灰狼盯上了。

    而萧天痕也同样不由分的将沐轻岚抱起,然后侧了一个(身shēn)子,坐了起来,让沐轻岚骑在了自己的(身shēn)上,双手扶在沐轻岚的后背,让她依旧靠着他很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此时沐轻岚在上,他在下,沐轻岚甚至能够看到他长睫毛下微有些调戏的眼神。

    “原来小十七喜欢这样的啊。”

    什么?

    沐轻岚先是有点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却又十分惊觉似乎有些问题。

    “我……唔……”

    还没有等沐轻岚将话完全说出来,萧天痕的唇已经落下,虽然位置有些变化,但萧天痕的主动权依旧没有变化!

    双唇再一次的触碰,火(热rè)而柔软着,萧天痕扶着沐轻岚后背的手不自觉的将她抱紧,火(热rè)的手掌在沐轻岚(身shēn)上燃起了一团又一团的火焰,让沐轻岚有些(娇jiāo)嫩的(身shēn)子不自觉的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慢慢的划过沐轻岚的柔韧的肌肤,隔着那薄薄的衣服,一遍又一遍摩擦着,四周的火(热rè)气流好似被一团烈火燃烧,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地高度!

    “十七……”

    火(热rè)的气氛让两人有些(情qíng)迷,沐轻岚努力克制住自己(身shēn)体的颤抖,记忆似乎又一次紊乱,让她下意识的抓紧了萧天痕的衣服,在亲吻间隙中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

    “师父……”

    这一声,带着(情qíng)迷的离乱,还有一丝异样,虽然那异样转瞬即逝,但全(身shēn)心的放在沐轻岚(身shēn)上的萧天痕却一下子察觉到了。

    他依旧抱着沐轻岚,看着沐轻岚紧紧皱着一双眉头,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绯红,有些不太正常。

    这样的沐轻岚让萧天痕的心顿时堕入冰窖,刚刚的火(热rè)一下子降下了零度,他皱眉温柔道“怎么了?”

    不会是刚刚太凶猛了吧?

    想到这里,萧天痕就有些自责,他太心急的,在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实力被剥夺,(身shēn)体处在一种非常虚弱的状态,几乎一碰就碎,让沐轻岚废了不少心思,也同样用了不少万木灵才补回来一些体力。

    也导致了后期沐轻岚的(身shēn)体一直处于一种非常虚弱的状态,让这个神秘世界的力量不断侵袭沐轻岚的(身shēn)体,而沐轻岚的记忆紊乱,也同样很有可能与这有关。

    “我好累。”

    刚刚的那些好像已经耗空了沐轻岚的体能,让她想犯困,在说完这话之后,沐轻岚也闭上了双眼靠在萧天痕的(身shēn)上沉睡了过去。

    萧天痕心疼的拍了拍沐轻岚的背,道“那好好睡吧。”

    看来以后不能太过激,要不然又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在这个世界中,他们两人实力几乎都脆弱的像野草,不过也还好,在这个世界里,等级都是虚幻,唯有强大的心境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这个世界和外面不一样。

    就这样,萧天痕乖乖的克制住自己,抱着沐轻岚让她好好睡觉,看着沐轻岚安详的睡颜,萧天痕在她的眼睛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然后想到刚刚的(情qíng)景,不自觉的笑了笑。

    上万年的时光,让他早已习惯了孤独,也同样觉得自己一生一定不会遇到真(爱ài),也根本不可能(爱ài)上别人,但却没有想到在万年过后他竟然会动心。

    但就是这么奇异的事(情qíng),却那么自然,那么和谐,像是命中注定的一般。

    思绪飘渺,萧天痕似乎想起了什么,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青山山顶,他与翦狂沙一起喝酒,当时有些微醉翦狂沙问他“天痕,若是时光倒流,你最想要回到什么时候?”

    当时的天气他依旧能够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那是一个夜幕即将来领的黄昏,橙色的(日rì)光照耀在他与翦狂沙的(身shēn)上,当时他看着杯中倒影天际的酒,被染红的云朵极为漂亮。

    当时他一口喝下杯中酒,道“在还未认识即墨舞前。”

    那时候,即墨舞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败笔,也是最痛恨的‘朋友’,即墨舞的背叛更是他心中的刺。

    而如今他却又在心地问了自己,若是时光倒流,他最想要回到什么时候?

    那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与沐轻岚相见的前几个时辰。

    因为那样他不仅能够遇到沐轻岚,也可以在前几个时辰救下她,让她少受一些折磨。

    即墨舞的背叛、魂魄流离的痛苦,上万年的孤苦,都不过是漫漫人生中的一些折磨,眼中的尘埃,挥一挥手便能过去,而她却是他心中的宝。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他感觉体内似乎有一团火焰要往外冒,便知道他的火劫又要开始了,而沐轻岚却没有醒来。

    他找了一个较好的位置,将她小心的放在上面,然后准备到远一点的地方坐下渡劫,但在走出好几步的时候,又退后了几步,之后目测了距离,想了一下,还是在沐轻岚(身shēn)边不到一步的距离坐了下来。

    他记得她刚刚说冷,而这温度也的确不是人应该待的,沐轻岚又沉睡了过去,虽然因为(身shēn)负木灵体质不会给沐轻岚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能给沐轻岚一分好,萧天痕绝对不会藏私半分。他就再一次当她的烤火的火堆好了。

    ------题外话------

    呼呼,码吐血了~欠的还上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