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超越神明的师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那一声话语,如平时一般无二,带着宠溺与温柔,让沐轻岚瞬间产生了呆滞,仿若回到了从前,她还是未成年的小女孩与他一起在青山之上的美好(日rì)子。

    萧天痕微微仰头,青丝宣泄,从中间分开,隐隐露出他的脸……

    不同于(身shēn)为魂魄时的半透明,此时的萧天痕美的更加惊心动魄,如玉脂般完美肌肤,长眉斜飞入双鬓,高(挺tǐng)的鼻梁,刚毅的面容展现出来的线条优美异常,如世界上最美的风景画!五官呈现黄金比例,带笑的薄唇,勾起的弧度彰显了他与生俱来的傲气!

    风华绝代!傲视无双!

    早已形容不了此时萧天痕的模样!

    那一瞬间,沐轻岚甚至感觉到自己能被这样一个男子喜欢是多么幸运的事(情qíng),她也同样没有再上前一步,因为她感觉到这四周的一切在萧天痕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她在他眼中藐视苍生的傲然,这些锁链与钉子都在他的目光中变成了道路小沙泥,只需要他轻轻一动手,便可成灰!

    这样的念头十分荒唐。

    这些锁链和钉子都是即墨舞废了大半财力才找到的龙骨铁,尊神大陆最珍贵也最坚硬的钢铁,是他请了上万的铁匠耗时上千年才完成的,即墨舞自问,若是他被这些铁链锁住,他穷尽毕生力量也没有打破,如今沐轻岚却认为,这些东西在师父面前就是一扯就断的木条和细线!

    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但即使如此,沐轻岚依旧坚信萧天痕可以!

    她对他的自信,从心发出,不需要理由更没有道理!

    他们的双眸对视,没有任何语言,没有任何动作,就已经明白对方心中的意思。

    她说:我来了。

    他道:那就好。

    一切尽在不言中,一时之间四周安静了下来,他们之间只余下对方的(身shēn)影,已经容不下其他,时间在那一瞬间停止,那一眼的对视仿若是永恒,却又似烟花灿烂的短暂。

    “咚!”

    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沐轻岚(身shēn)后不远处突然亮起了一个巨大符阵,紫衣男子带着一群人来到了黑色屏障内,翦狂沙伸手拿出自己的长剑,风刃起,刮起他的灰色衣袍,他没有说任何话,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沐轻岚也在那么一瞬间握紧了逆天剑,转(身shēn)看向突然闯进来的人。

    而另外一个地方也同样破出了一个大洞,翦狂狼带着一对人马及时赶来救援,一时之间肃杀之气平地而起,两股力量在萧天痕面前争锋相对!

    “萧天痕,你必死!”即墨舞在看到萧天痕的那一刹那,充血的眼白包裹住如夜一般的漆黑瞳眸,发(射shè)出万道戾气,吼道。

    萧天痕连看都没有看即墨舞一眼,以前将他看在眼中不过是因为他们有着齐平的力量,如今他心境已变,可以看得更高也望的更远,也同样感觉到之前以前将即墨舞视为最大敌人是多么荒唐的事(情qíng)。

    因为即墨舞这样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成就巅峰伟业,在他现在所走的路上,不过是一个挥手即灭的小尘埃罢了!而且他的瞳中也已经占满了沐轻岚的(身shēn)影又怎么能够容得下其他?

    他眼中的沐轻岚挪了一步,将他挡在(身shēn)后,用她纤细的(身shēn)体撑起了他眼前的一片天空,她手持逆天剑,笑靥如花,眼神犀利,如风雨中摇摆的曼陀罗,美丽而致命“想杀他?就要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轰轰轰!”

    缭绕在萧天痕四周还未融合的魂魄力量开始进入体内,没有任何犹豫的进行魂体归一,将最脆弱的自己交给了沐轻岚。

    在那一瞬间,天地为他动((荡dàng)dàng),山河为他摇摆!地面之上地面直通云霄的光柱破成了齑粉,化作点点蓝光落在地上,砸出了道道裂纹,地面开始破碎,还站在上方的人们见此,都惊恐的瞪大双眼惊声尖叫。

    “地裂了!”

    海水沸腾,强大的气场使得四周海水翻起漩涡,卷起了海水底下的珊瑚与鱼群,发出隆隆巨响。

    即墨舞惊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萧天痕在他进来之后竟然直接无视他,自顾自的开始进行魂体归一,一点都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在那一瞬间,即墨舞感觉到自己已经被萧天痕无视了,这种无视的感觉让他感觉十分难受,如一口憋在(胸xiōng)口的气,怎么也吐不出来!

    “萧天痕!”即墨舞疯狂大叫,龇牙咧嘴,心血澎湃,甚至都没有任何思考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他现在就想要直接夺取萧天痕的(身shēn)体大卸八块,他(身shēn)在云层惯了,(身shēn)边几乎都是恭维抬高他的人,根本没有人敢这么藐视他的!

    这是赤果果的侮辱!

    在即墨舞朝着萧天痕飞来之际,翦狂沙一个飞(身shēn),便与他交接在了一起!

    “撕拉!”

    即墨舞(身shēn)前飞出一个巨大的符阵,与翦狂沙手中的剑交接在了一起,虽然即墨舞有着半步帝符的实力,可以随意的调配符阵用出符阵,但这毕竟是他强行提升,心境根本就没有到达那一层的境界,比之一般的半步帝符弱了不知道多少倍,加之(身shēn)上的伤势也同样没有复原,更是拖累了整体的实力。

    所以虽然他的实力比翦狂沙高,却也高不到哪里去!

    那一击,在天空炸响,强悍的力量在天空四散开来,两人各自退后了一步,势均力敌。

    沐轻岚手执逆天剑站在萧天痕的面前,勾起的嘴角略带一些不屑与鄙视,这个即墨舞这么快就上当了!师父不过是一小小的动作他就如此急切的让自己的心乱了,影响实力发挥,简直就是太幼稚了!

    “翦狂沙!你快让开!”即墨舞大声叫道“杀你父亲的是我父亲不是我,当年我也同样将我父亲杀死,算是给你报了个仇,你不感激也就算了,还助萧天痕阻我!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哼!”翦狂沙没有任何退让“万事孝为先,你连你的父亲都敢杀,根本就是一个无(情qíng)无义之徒,留在这世界上就是祸害他人,我替天除害杀了你算是给这个世界一个清净!”

    “你!”即墨舞狰狞着嘴脸,(阴yīn)柔的脸极度扭曲,此时的他已经被萧天痕的蔑视乱了心境,损了实力,头脑发(热rè)已经只剩下杀了!

    没有足够心境的人,站在高位便很容易被一些细小尘埃弄瞎了眼。

    即墨舞当年就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人,出生富贵,更是第一家族直系,一生下来便是被人吹捧,也同样没有多少人敢挑衅于他,即使挑衅于他,都会被(身shēn)边或是(身shēn)后势力给直接秒杀掉,也同样养成了不容有半分瑕疵的(性xìng)格,特别是被他视为一生耻辱的萧天痕发出的鄙视,更是让他受不了!

    萧天痕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只要萧天痕动一动,就足够他疼的半死,失去理智!

    “给我上!”即墨舞也不管什么策略,只有能杀死萧天痕就好,无论他牺牲多少代价都没有关系!

    一时之间硝烟起,沐轻岚站在那边没有动,她皱眉握着手中的逆天剑回头看了一眼萧天痕,此时的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四周魂魄力量不断进入体内,面容安详仿若陷入了沉睡,这样的萧天痕很美,美的让沐轻岚不愿让外面的打打杀杀扰了他的梦境,便自顾自的动用了万木灵,令四周生出枝叶花草撑起了屏障。

    绿树在这片血海世界中撑起,如黑夜中的皎月带着纯净之力冲走了煞气黑暗,沐轻岚站在花草从中,背脊(挺tǐng)直。

    时间过了好一会儿,就在人们杀的(热rè)火朝天之际,沐轻岚(身shēn)后,萧天痕躺着的地方突然喷发出一股强大的势气,沐轻岚回头看去,便看到静静躺在花草丛中的男人已经将全部灵魂力量吸收了进去!

    他周(身shēn)势气腾起,脚下一个尊神符阵腾起,狂风扎起,刮得沐轻岚撑起的树叶发出沙沙响声,断了树枝,沐轻岚立马心领神会,收起万木灵,让萧天痕可以很好的释放出自己的实力!

    “呵。”

    一声轻呵,如清风吹拂大地,给人一种平静似水的感觉,却又如寒冰乍起,冻人根骨,那一声发自喉咙深处的声音轻飘飘的如人低语,却又似有人在耳边大声叫喊,在这片厮杀叫喊声中响起,似末(日rì)警钟敲响了人的心房,让所有人的心跳漏跳一拍,整个人如中了魔障一般停下了手中的攻击!

    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朝着萧天痕看去,萧天痕被无数锁链锁住了(身shēn)体,六根钉子钉住了(身shēn)体,狼狈不堪,但不知怎么,却让所有人的心底生出了一丝敬畏,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不凡!

    “他是谁?”

    不知是谁问出了这样的话语,也令所有人在那一瞬间呆滞,是啊,他是谁?怎会在这?

    “他是萧天痕!被我囚(禁jìn)在这上万年的奴隶!”即墨舞也在那一瞬间生出了这样的感觉,随之心中又涌起了万丈高火,他竟然会对萧天痕生出敬畏之(情qíng)!便疯狂叫道,像用这一声毫无底气的怒吼来捍卫自己微小的自尊!

    嘶!

    所有不知(情qíng)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奴隶?

    困境了上万年?

    老天!他只凭这一人之力就能在这困境中生存下来?

    心跳隆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忽视了即墨舞的叫喊中的深层意思,眼中只有萧天痕一人!

    他面容俊美的让人发狂,神色平静的令人心颤,也让即墨舞瞬间感觉到屈辱,让即墨舞发狂的大手一挥,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发出了一道符阵,紧接着他上前一步,直接瞬移到萧天痕的(身shēn)前,挥动着手大叫。

    “你去死吧!”

    “天痕!”翦狂沙察觉如此,立马叫出了声,沐轻岚见此,却没有任何阻拦,甚至看即墨舞如死人!

    最了解萧天痕的人,莫过于沐轻岚!

    即墨舞此时距离萧天痕不过一丈距离,而萧天痕却好似没有察觉到即墨舞一般没有任何动作和神色变化,而是在所有人面前缓缓睁开了双眸!

    漆黑瞳眸藐视苍生却包罗万象,如黑洞一般吸取了所有人的眼眸。

    他们从这眼眸中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万千繁华世界,还有从心底发出的宁静,繁华与宁静两种相对的感觉交融在一起,却毫无违和感,甚至让他们震撼!产生了一种极致的美!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即墨舞,平静似水,没有任何伪装和牵强,没有任何委屈和苦涩,像是万千折磨在他眼中不过尘埃,激不起半分波澜,在这样恐怖的环境下萧天痕也能如此保持心中一片净土,他的心境到底有多么强大,他的意志到底有多么坚强?

    世界上的话语已经无法形容此时的萧天痕,这样的心境和意志根本就不应该存于世。

    宏大,无边,坚强。

    早已形容不了此时萧天痕的心境和意志!

    疯狂了,这是神明!

    “啊!”

    “砰!”

    两声突如其来的巨响让所有人惊醒了过来,原本被他们看成是半神的即墨舞在靠近萧天痕的那一刹那被不知道的力量反弹了出去,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整个(身shēn)体倒在地上(身shēn)受重伤,让他们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秒了?

    “咔嚓撕拉!”

    有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们看到他们的神明若无其事的扯了一下手臂,扬了扬有些僵硬的胳膊,动作优雅神色悠闲,仿若是睡醒后漫不经心的伸懒腰,钉在他(身shēn)上的钉子和束缚他的锁链随着他的动作被扯断。

    “叮!”

    锁链与钉子掉落的声音,随着那一声声响的响起,世界仿若一下子平静了下来,鲜红的血线顺着那钉子与锁链流淌了下来,银白与鲜红交相辉映,触目惊心,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甚至开始怀疑刚刚他们心中的想法。

    他是神明?

    不!

    连神明都比不上他,他就是一个超越神明的逆天存在!

    他们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口,堵着喉咙,纵然有千万叫喊想要叫出,却没有办法找出可用的词语吼出心中的震撼!

    “轰隆隆!”

    又是一声令人灵魂颤抖的声音在天空乍起,带着浓厚的天道之威席卷了整个人群,人们下意识的朝着上方看去,看到了让他们几乎承受不来的景象!

    ------题外话------

    我总感觉这个章节名已经无力了,写师父的时候我总觉得不是他随着我的字走,而是我随着他的(性xìng)子在码字~啊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用什么章节名来形容这个章节里面的师父了~泪奔~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