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师父,等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破旧的城门已经看不出当年的宏伟,四处杂草丛生,破碎的牌匾落在地上被人踩,拼凑起来隐隐看得到那有些风化的字迹。

    中心城。

    城墙也已经破碎,有些地方甚至生了吼吼的灰尘,蜘蛛网肆意,看着像是荒废了许久的城池。

    曾经即墨大陆最为繁华的中心城,在沐轻岚与萧天痕杀了四神兽,破了即墨封印后,便成了一片废墟。

    但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一个巨大的半透明天柱树立于中心城中间,直冲云霄,沐轻岚站在地面之上仰头看去,甚至看不到源头,仿若这根天柱撑起了天空与地面的距离,开启了混沌,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令沐轻岚在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澎湃之意,自己在这天柱下渺小似尘。

    “我给你说说这里的一些(情qíng)况,你要认真听。”翦狂沙在快要到中心城的时候,就下了半空,走在路上,迅速拿出一个黑色斗篷披在沐轻岚的(身shēn)上,让其隐藏了(身shēn)形和容貌,穿过城墙,便对着沐轻岚如此说道。

    沐轻岚此时心烦意乱,靠着师父越近,思路越无法集中,满脑子都是师父,但她却知道,若是自己不了解这里的状况而乱冲的话,很有可能弄巧成拙。

    她深吸了好几下,努力平复心中的(情qíng)绪,越到最后越是不能乱了手脚,了解近况分析利弊再取时机靠近师父才是最为保险的,便点点头道“劳烦翦前辈了。”

    翦狂沙点头道“如今共有两股势力抗衡,一股便是由我们翦家带头的保天痕党,一股便是由即墨家族带头的反天痕党,我们这股势力,是由十大家族中的翦家、夜家、南宫家,顾家四个家族与多年来天痕创建的邪教五个势力形成,而即墨家族,则是即墨家族,石家,蓝家,连家、罗家、黄家六个家族和大半之前在即墨大陆的傀儡家族们建立而成。”

    “总体来看,我们略弱一番,在这五年内也同样处处被限制,不过纵然如此,在这五年内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火,毕竟要是真正抗衡起来,只会落到两败俱伤的样子,而且即墨舞也在等,等一个时机。”

    沐轻岚点头,心中也明白能够站在翦狂沙这一方的人一半都是有着翦狂沙的个人努力在里面,萧天痕再这么强大,底下的势力邪教在尊神大陆中再怎么响当当的,对于同样存于巅峰有着上万年底蕴的十大家族来说,也不过是齐平而已。

    而即墨舞(身shēn)为第一家族的始祖,底蕴更是邪教无法比,家族势力更是十大家族顶尖,大多的家族势力都会看他的面子,加之即墨舞为人狡诈,翦狂沙能够在这样大的压力下拉上十大家族中的四个家族已经不易,加之翦狂沙虽然算的上翦家里的太上祖,但因为很久之前便不管家族事(情qíng),大多都是他大哥掌控,对于翦家不过是挂个名,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不到翦家覆亡不出现的地步,如今他回归家族说服大哥在天痕上押宝也一定做出了什么牺牲才会如此。

    沐轻岚想到这里,抬眼看了翦狂沙一眼,想当年翦狂沙与萧天痕两人原本对立的关系因为某个联系而站在了同一条线,如今经过上万年的相处,估计这一层因为利益而走在一起的关系发生了某些改变,毕竟如今护萧天痕与逆天剑可是没有半毛钱关系,当初他见她沉睡在树林间,只要有心完全是可以将她杀死夺取逆天剑。

    但是这一些他都没有,甚至为了萧天痕做出牺牲……不过这一切沐轻岚没有说出来,而是继续静静听着翦狂沙的分析。

    “这一个时机,便是我带你进入屏障后和萧天痕将灵魂与**要融合的那一刹那,一旦进入屏障内,屏障的防御力便会减弱,最多只能坚持一刻钟时间,而天痕想要继续魂体归一,便要收回力量,保护他的屏障也会在那么一瞬间破碎,那时候便是萧天痕最弱的时候,也是他们攻击天痕的最佳时机,更是我们两股势力冲突最大的一刻!”

    “不过还好,现在聚集在这边的敌方家族不是家族的主力量,而我方则是倾尽所有,当初逆天剑认你为主已经惊动了上古四大部落中的暴狼部落、腾蛇部落、深鱼部落三个部落的异动,那三个部落十分团结强悍,部落势力不可小视,也同样是十大家族的心头患,三个叠加起来若再加上失踪已久的飞鹰部落的话,那便不是十大家族能够抗衡的,而他们的出世也同样会令尊神大陆的格局发生变化,这逆天剑便是能够让那四个部落势力臣服的关键所在,所以寻找逆天剑是即墨舞以及其他家族现在最主要的事(情qíng)!”

    “但不管如何,即墨舞却依旧将这里视为最主要的根据地,因为他知道逆天剑在你手中,也同样没有将这个消息传给自己的盟友,十七,到时候你要跟在我(身shēn)边去见天痕,也同样不要离开我的保护范围,因为你是天痕唯一的肋骨!”

    在听完翦狂沙的话后,沐轻岚浑(身shēn)一颤,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甘,肋骨也是弱点,若不是当初的承诺,萧天痕就可以早点复活,早点经历逆天劫,也同样可以不必担下这样的风险,但却是为了她放弃了所有,只因当年他对她许下的承诺。

    沐轻岚内心复杂,也同样握紧了拳头,她想起了当年见到桑伟问出最后一句话时桑伟的回答,目光落在了远方,同样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师父,等我。

    跟随在翦狂沙的(身shēn)后,沐轻岚进入了自己人的地盘,四周围绕着栅栏,里面树立着大小不一的帐篷,当翦狂沙带着沐轻岚进入的时候,无数巡逻的队伍都对着翦狂沙行礼。

    这次翦狂沙带着沐轻岚没有直接前往萧天痕那边,而是直接进入一个最大的帐篷内,帐篷内此时也同样站着六个人,而其中一人沐轻岚还认识,是柳天偐,而他周(身shēn)的气势也同样与之之前有着较大的转变,等级上应该是有所突破,而其中一位的模样与翦狂沙有一点相似,但气质却与翦狂沙相反,翦狂沙整个人看上去十分随(性xìng),如(春chūn)风一般,他看上去却如一把染了无数鲜血的武器,全(身shēn)上下透着让人警惕的杀气般的冷酷男子。

    “大哥。”翦狂沙见到那人,道。

    那名男子看到翦狂沙之后,将目光落在了沐轻岚的(身shēn)上,道“她就是逆天剑剑主?”

    “是。”翦狂沙道。

    而当翦狂沙说完这话之后,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沐轻岚的(身shēn)上,大多都带着审视的味道,而翦狂沙又道“等等我会带着她进入光柱中,到时候的动静不会很小,一定会惊动他们,所以到时候我希望大哥和诸位能够成为我的后援。”

    这话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顾某有话说。”其中一人也在这个时候站起,道“若是这样的话,我们四个家族就必定会与其他家族对上,而这件事(情qíng)也必定会牵扯到我们各自的家族利益,不得不慎重,而仅仅只凭翦三爷你的一面之词说她是逆天剑剑主就要倾尽家族力量,我等实在是……不敢拿家族命运开玩笑!”

    这话虽是质疑,却说得有(情qíng)有理,毕竟他们代表的并不是个人,而是家族,但凡牵扯到每个人的家族利益,都不愿意有任何闪失,特别是如今这个几乎攸关家族成败的关键(性xìng)决定,更是要小心,而翦三爷便也是翦狂沙如今的称呼。

    “顾兄说得对。”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人也站了起来,对着翦狂沙的哥哥翦狂狼和翦狂沙道“翦兄的话一言九鼎,翦三爷在尊神大陆上的名声更是响当当,夜某是信得过的,不讲家族讲(情qíng)义,若是只牵扯到我个人,我定能与你们一起淌这趟浑水,但现在我现在所做的决定却是牵扯家族,便不得不小心,我希望翦兄和翦三爷能够体谅我们一下。”

    这话让翦狂沙皱了一下眉头,道“逆天剑势气((逼bī)bī)人,若是用出必定会惊动敌方,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这句话让所有人陷入了沉思,几乎所有人都僵持在那边不动,沐轻岚看到这里,也知道自己若不说话便会陷入僵局,她走上前了一步,及有诚意道“你们能够站在这边,我很感激,毕竟即墨舞是真材实料的第一家族始祖,更是半步帝符境高手,在尊神大陆上属于半神的存在,你们仅凭一个口头上的承诺就站在我这边五年之久,也同样看得出你们的诚意,给足了我们面子,对此我会记在心上,而你们冒着家族风险压得注我也同样不想让大家血本无归,所以我可以拿出我的逆天剑来证明我的(身shēn)份,更是答谢你们的帮助。”

    沐轻岚表现的如此大方,没有任何自恃清高,逆天剑剑主又如何?木灵体质又如何?剑帝又如何?要成神,不仅仅是需要自(身shēn)的努力,还需要边上无数人的推起,无数人心甘(情qíng)愿的付出才能够稳稳的站在高处俯视苍生。

    所以沐轻岚觉得他们的提议没什么不妥,本来就是互利关系,没有一点付出怎么可能?

    在那么一瞬间,八十一根刺戟齐现,出现在帐篷四周,随着沐轻岚的意念成为一个复杂符印包裹住众人,四周的景色开始变化,红火的光影随之展现出来,四周也同样演变成了一片火海世界,更是隔绝了里面与外面的一切,沐轻岚也在这个时候拿出逆天剑。

    剑帝剑气起,如水柔软似钢坚硬,黑色斗篷因势气腾起而飞舞,露出里面火红铠甲,青色逆天剑执在手中闪出一点青光,带着血的气息闪了所有人的眼,在那么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害人的气息扩散,压迫了他们的(身shēn)躯,令他们忍不住臣服,好似那一剑就是斩灭天下的杀戮剑!

    “这就是逆天剑?好强悍的势气。”一人额头有汗珠留下,心中大骇,他们这边的人几乎都是三虚圆满境高手,在尊神大陆上可算是顶尖存在,却在这逆天剑面前感觉到压迫!

    不愧是天上地下纵横江湖的逆天剑!还没有见血就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沐轻岚也在这个时候收起了逆天剑,念头一动将八十一根刺戟收回,火海退散,所有人都坐在了软倒在了椅子上,而他们看着沐轻岚的眼神也从审视变成了恭敬。

    而她的(身shēn)份也同样没有人再怀疑。

    “看来真是顾某眼拙了,如此我向剑主大人道歉。”之前最先找茬的人也同样很是实务的对着沐轻岚拱手道。

    紧接着夜家那位附和者也同样站起(身shēn)来对着沐轻岚致歉。

    对此沐轻岚也没有托大,只是道“若是大家没有疑虑,那这后面的……”

    “没问题,包在我们(身shēn)上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健壮的男子也同样笑着说道。

    “是是是,包在我们(身shēn)上了!”

    沐轻岚和翦狂沙同时松了一口气,他们对视了一眼,便也不再在这些细碎的事(情qíng)上耽搁,毕竟迟一秒就是对师父的多一秒的折磨,两人从帐篷走出,然后很是低调的靠近了光柱,当沐轻岚即将靠近那柱子的时候,透过半透明的屏障,沐轻岚看到了里面的景色。

    巨大的凹洞看不到底,深蓝海水清澈,在阳光照耀下在石壁上照出影影绰绰的蓝色光影,美轮美奂的让人不由着迷,这即墨大陆原本就是一个岛屿,边际都是蓝色海水,萧天痕**镇压在岛屿下,五年前木轻岚本来想要出了即墨大陆后,潜入水下再进入水下三万六千千米的水底下去见萧天痕。

    如今没有想到萧天痕竟然一力打通三万六千千米的水,穿透了厚厚的地面,撑起一片天空!

    “咔嚓”

    翦狂沙来到光柱边就直接拿出一个碧蓝石头,那是之前萧天痕给予他可以破光柱的东西,他将碧蓝石头放在光柱上,碧蓝石头也同样在发出了碧蓝光芒,如海水映照出来的纹路,美的惊心动魄,也就在这个时候沐轻岚和翦狂沙的(身shēn)体进入了光柱!

    ------题外话------

    各位中秋节快乐~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