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天痕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落,去秋来,沐轻岚四周的绿叶鲜花不知道黄了多少次,凋谢了几次,沐轻岚安然沉睡,不知过了多久,她长长的睫毛微动,最后张开了双眸,看见了天空蔚蓝一片,云朵洁白。^/非常文学/^

    她的脑子有着微小的空白,缓了好几会神,才渐渐找回自己的记忆,她记得她之前是动用魂力,净化了灵魂,到了最后那些灵魂还冲破了封印出了即墨大陆,而之后她便没有再有记忆。

    这是怎么一回事?

    沐轻岚揉了揉太阳,坐了起来,四周看了看边上的景色,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绿荫森林里面,四周绿叶茂密,鲜花璀璨,她站起,发现自己是被这片绿叶枝干撑在了半空中。

    她记得当初她睡下的时候是在地面,如今怎么就在半空中了?

    沐轻岚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睡下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呆在上面,便想要控制体想要下去,但还没等沐轻岚反应过来,四周绿叶像是明白沐轻岚想法一般不断挪动,最终将沐轻岚送到了地面,然后又恢复成原样。

    见此这里,沐轻岚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她抬头看去,便能看到原本踩在脚下的绿叶如今在她头顶茂密生长。

    几缕阳光透过绿叶洒在她上,碎成了星点,影影绰绰。

    沐轻岚挑眉,感觉自己的体和这些树木好似融为了一体,森林就是她,她也是森林,四周最精华的天地之气与她更是没有任何区别。

    甚至连原本柳天偐送到手镯都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晶莹剔透,美的让人心舒畅,甚至与她产生了某种联系,而沐轻岚也神奇的感觉,这个玉镯子便是使用万木灵的最佳辅助武器。

    虽然这样的感觉很荒唐,但沐轻岚却还是觉得自己的感觉没错。

    沐轻岚的确没有感觉错,这手镯其实是非常少见的木源玉,生长在原始森林中,经过上百万的沉淀才能成型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模样。

    不过这个木源玉带在平常人的手中都不会显出什么特别的作用,但一旦遇到万木灵却能够产生某种联系,形成一个极品的武器。

    她疑惑,之后想到在沉睡前,自己的圣天魂力转变成了万木灵,估计是因为持有万木灵才会如此吧,就连手镯也变成了这个样子。

    沐轻岚想到这不是坏事,便也没有放在心上,她习惯摸了摸头上师父送的魂簪,发现还在,便也安下了心,然后就想要进入青山流云里面问问银尘他们,发现青山流云不在自己边!

    沐轻岚皱起眉头,她有着青山流云的绝对控制权,别人绝对没有可能拿走,而她最多也只有给予银尘控制权……

    银尘?!

    对了,银尘、爆米花、小阵他们三人去了哪里?而且她记得在她沉睡前银尘、爆米花都闭关,小阵在边,如今他们不仅不再她,就连青山流云都没了!

    她四周张望了许久,发现四周景色极为陌生,让她迷茫,也让她想了很久,自后想起当初小阵是在边的,问他应该能够知道,而且她与他之前有契约联系,能够灵魂传音。*.

    她闭上眼睛用心感受,就在她与小阵取得联系的那一刹那,小阵愉悦的声音在沐轻岚灵魂深处响起。

    “十七!你终于醒来了?!”

    沐轻岚听后,想要去回应小阵,但小阵却兴奋的叫道,几乎没有给沐轻岚一点说话的机会“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沉睡了多久?五年啊!五年!你猪吗,竟然能够睡五年!”

    什么?!

    沐轻岚脑子当场当机,没有想到这一闭眼一睁眼就是五年时光流去!

    那师父呢?是不是已经醒了?

    在沐轻岚回过神的瞬间,沐轻岚想到的便是有关于师父的一切,同时也有些失落,她当初还想要冲向师父的边见证师父复活的那一瞬间,如今过了五年,估计已经迟了。

    不过能够复活也算是一个好事……

    沐轻岚自我安慰的想着,也就是出神的那一瞬间,小阵已经说了许多,等沐轻岚回神之后,小阵的话还在继续。

    “哦哦,还有,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因为我与你的契约关系能够隐约感受到你的存在,狂沙那小子估计要被急死了!”

    “还有还有,在你沉睡不到半年的时间,爆米花那家伙还有银尘都已经引来了属于自己的雷劫成功晋级为万物境,如今爆米花已经是万物境七阶,可以幻化成人型,银尘是万物境八阶,而我嘛,你也知道我本来就处于巅峰,只是关在那笼子里面太久,还是符兽,是没有具体的等级的,只能说我快修养好了,和巅峰更靠近了许多,比之他们落不下多少!”

    沐轻岚听后,又惊叹道“万物境七阶和万物境八阶?!不过五年时间他们两人都升级这么快了?!我现在也不过万物境一阶而已……”

    话语间带着浓浓的喜悦,实在没有想到她的三个契约兽的实力都这么强了,便又开玩笑道“没想到我就沉睡了五年,你们就给我来了个大逆转,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以后我就要让你们三罩着了!”

    沐轻岚说完之后,小阵那边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让沐轻岚有些疑惑,她等了好一会儿,最终忍不住道“怎么了?小阵?”

    那边的小阵似乎憋了很久,然后有些无奈的道“十七,你是睡糊涂了吗?”

    呃?

    沐轻岚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小阵的话没还没有说完“你将力量调出,看看你脚下符阵!”

    沐轻岚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调用了自己的魂力,脚下符阵缓缓升起,是万物境符阵没错,但……

    “十颗珠子!我什么时候升级道万物境十阶物主级了?!”沐轻岚尖声叫道,看着围绕在自己边的时刻璀璨珠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肿么一回事?不过睡一觉而已,怎么就变成了物主级高手了?!

    “你现在才知道?!”小阵听后,哼哼的一出气,道“你是不知道,这五年间我每次看你每次升级,我都心都很狠一跳,想当年我可是修炼到了上万年才修炼到顶点,你不过五年啊!五年共升级十个阶位,每半年升级一个阶位,真当升级当饭吃了你!”

    沐轻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着小阵道“怎么?你羡慕?”

    “羡慕?何止是羡慕?我各种羡慕嫉妒恨啊啊啊啊啊!”小阵在那边发狂叫道,紧接着十分严肃道,甚至隐隐带着一分咬牙切齿“不过除了这个,我还有一件事要找你算账!”

    沐轻岚听到了小阵语气里隐隐不善,有些莫名,她记得她没招惹过他呀,难道就因为升级太轻松所以刺激到他?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沐轻岚就一下子将其否决,小阵可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

    便道“怎么了?”

    “五年前,也就是你还没有沉睡以前,在朱雀中,你不是说,只要我乖乖听话演戏,你就给我两吨吃的!现在都五年了,你是不是应该实现你的诺言了?”

    这句很平常的话从小阵口中说出,带着浓浓的火药味道,还带着一副委屈的绪在里面,像是沐轻岚说一句我忘记了,就会轰的爆炸开来,将沐轻岚炸的飞了起来。

    呃……

    沐轻岚额头三滴汗留下,实在没有想到小阵竟然会如此说,不过她都能想象的出小阵犯委屈的时候那楚楚可怜的表……

    她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放心,我会记得的,回去的时候,我就给你两吨,不过你们现在在哪里?”

    “哦,在四年前狂沙在找到你后,便在附近搭了一个窝等你,不过说起来,在四年前找到你了之后,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想将你从原本你沉睡的地方带走,说是有个人要见你,但后来却不知是什么缘故,一直没有干,只是有时候会不自觉的叹气,说若不醒来,那个什么天痕就快撑不住了……”

    沐轻岚听后,心咯噔一声疼了一下,然后叫道“师父怎么撑不住了?”说完之后发现不对,小阵并不认识师父,也同样不知道萧天痕就是她师父,就又换了一种语言道“天痕他……怎么了?”

    “不知道,不过看狂沙的样子,似乎不容乐观。”小阵应答。

    这句话说的很泛,可大可小,也让沐轻岚刚刚因为晋级的喜悦被冲刷,留下的只有深深的担忧,她道“那你现在在哪里?翦前辈在你边吗?”

    “哦,我在找吃的路上。”小阵一点都没有什么自觉,还很天真浪漫的狠狠道“刚刚爆米花竟然敢耍我!自己有吃都不给我一份!”

    面对小阵的吐槽,沐轻岚也没心思去理会了,满脑子都是有关于师父的一切,道“那你快给我找到狂沙!我要将事问清楚了再说!”

    “啊?可是我已经出了很远了,你其实可以找银尘,想来银尘应该和狂沙在……”小阵实在没有想到沐轻岚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有些不明所以的答道。

    听了之后,沐轻岚还没有等小阵说完,就一火烧火急的切断了与他的对话,之后又感悟到银尘的灵魂波动,与他建立了联系“银尘,翦前辈是不是在你那边?”

    “十七?”面对沐轻岚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轰炸,银尘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刚刚他就感觉到沐轻岚似乎醒了,本想立马与其联系,但因为沐轻岚找了小阵,他无法插入,便只好耐心等待,却没有想到沐轻岚会来这么一下。

    但很快,银尘就反应了过来,道“在刚刚我察觉到你的灵魂似乎波动了一下,似乎醒了,便找了翦前辈,现在正在前往你那边走去,你等等我们一下,我们马上就到了!”

    “好,知道了。”虽然心中焦急,但沐轻岚还是努力把持住自己担忧的心,她在原地转着圈圈,不断来回走动,皱着眉头从来都没有这么焦躁过。

    这五年来,她到底错过了什么?五年的时间,按照惯思维的话,师父不是应该可以清醒,难道说是因为**和灵魂契合的不好所以才有毛病,但她扪心自问,这对于坚持了上万年残缺灵魂依旧屹立不倒的师父似乎不算什么,也根本不可能让翦狂沙那么忧愁。

    可是若不是这个原因,还有什么原因让翦狂沙如此担忧的?

    沐轻岚皱眉担忧的想着,越想心中越没底,越想越焦急。

    她时不时的朝着天空和四周看去,就等着翦狂沙到来给她一个答案,最后甚至有些把持不住,飞上天空,感应银尘的位置,之后朝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去!

    天空隆隆作响,远方两抹影从远方急行而来,一人脚踏清风急急而来,他一灰色衣袍随风飞舞,长发在后肆掠飞扬,双眸依旧被灰色锦布包裹住,在后面打了一个结,他手持一把利剑,威风飒飒,速度极为快速,但给人的感觉却极为缓慢优雅。仿若是从林间走出来的世外高人,透着一股随风淡然的感觉。

    而他后还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银发银袍小青年。

    沐轻岚看到他们,眼睛一亮,急忙跑到翦狂沙的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问道“翦前辈,师父怎么了?”

    之后似乎又觉得自己说的话太过于简单,便又补充道“刚刚我和小阵取得联系后,听小阵说师父似乎出事了,说什么撑不住了,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沐轻岚的语速很快,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担忧,她死死盯着翦狂沙,心跳开始加速,手不自觉的握紧,咬着下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绪。

    沐轻岚也只有遇到有关于师父的一切时,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和举动,连掩饰都很笨拙的掩饰不好。

    翦狂沙听后,也立马明白了沐轻岚要问的重点,他想起之前见到天痕时候他的话语,还有那份执着,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天痕他……”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