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告诉她,我还爱着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沐轻岚挑眉,虽然看不到桑伟,但沐轻岚却能够在他的话中感觉到一丝不平静,她想了一下,最后乖乖的放出自己的剑帝剑气,手中浅青色的逆天剑显现而出,而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世界中,前面一点光亮亮起。//

    桑伟带着光芒来到沐轻岚的(身shēn)前,广场显现在沐轻岚的面前,但却不知刚刚所站的位置,本是挡在前方的巨型雕像此时树立在沐轻岚的(身shēn)后,她逆光而战,前面的光芒亮眼,却不刺目。

    桑伟生前脾气本就是火爆,直来直去有什么话说什么话,如今看到这里,甚至控制不住的浑(身shēn)颤抖。

    “主……主啊!”

    他蓦地跪在了地上,对着沐轻岚行了一个大礼。

    “上古四大部落之一飞鹰部落第三百九十一代首领桑伟见过逆天剑剑主!”

    面对万年前的绝世英雄桑伟的跪拜,沐轻岚在那一瞬间感觉有些不真实甚至是荒唐,但很快沐轻岚就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先起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桑伟不敢。”桑伟的目光又是看了一眼沐轻岚手中的逆天剑,甚至有些惶恐,对着沐轻岚道“桑伟刚刚妄图用强硬方法让剑主大人拜我为师,此乃大不敬,桑伟惶恐……”

    “算了!”沐轻岚摆了摆手,没有放在心上,“不知者无罪,起来吧,我只想要知道关于逆天剑的一切!”

    “是,是……”桑伟连忙点头,哪有刚刚那嚣张的模样,他道“其实关于逆天剑,我知道的也不多,因为有一些秘密是牵扯到很久远的年代,只有历代逆天剑剑主得到真正的传承后才能够知晓。”

    “但是不管如何,只有得了逆天剑,并在成为剑帝的那一刹那与逆天剑融合,才能真正的认主,随后进入四大部落世代守护的逆天宝塔内接受传承,然后便能成功进入尊神境,成为整个尊神大陆的天!”

    沐轻岚挑眉,然后道“尊神境到底是一个什么境界?”她只知道尊神大陆最高的境界是三虚圆满境,至于刚刚她所说的半步尊神,不过是之前萧天痕和青龙、玄武、白虎的时候听到他们叫出,她才知道原来萧天痕现在所处的境界是半步尊神,但这半步尊神到底是什么,沐轻岚那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我们魂师修炼,一共要经历普境、凡境、神境、万物境、三虚境和尊神境几个境界。”

    “普境到万物境每一个境界一共有十个阶位,三虚境是三个境界的统称,三个境界无阶位区分,分别是一虚觉醒,二虚逆转,三虚圆满,许许多多的人以为三虚圆满境是巅峰,其实不然,真正的巅峰应该是尊神境!”

    “那半步尊神是什么?”沐轻岚又道。

    “半步尊神是还差一步就能够跨进尊神境的等级,一般人难以到达,若没有逆天剑的引导,是不可能进入半步尊神!而进入半步尊神后,若是没有逆天宝塔的传承,就不可能进入尊神境!”

    “你这话才荒唐!”沐轻岚倒竖起眉头,道“若是这样,我师父半步尊神境的是怎么一回事?”

    桑伟也开始有些迷茫了,之后他有些不确定的道“之前你师父是不是有让逆天剑伪认主?”

    伪认主?

    沐轻岚想了想,道“那是什么?”

    “就是让逆天剑与其产生联系,但是没有让逆天剑与自己的剑帝剑气融合,这样的状况可以得到逆天剑一小部分的力量辅助,让他有一定的几率进入半步尊神境,但若是没有办法在最后一刻让逆天剑真正的认主得到逆天宝塔传承的话,那他就永远不可能成为尊神,即使因为天赋惊人,进入尊神境,那也会被逆天劫给弄得魂神俱灭!”

    沐轻岚听后,立马有些担忧师父的安危,心跳隆隆,她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道“逆天劫?那是什么?和雷劫一样?”

    “小小雷劫怎能跟逆天劫相提并论的?”桑伟的说到这里,甚至有些带着轻蔑和敬仰,他蔑视雷劫,敬仰逆天劫。*.**/*“只要逆天劫来临,那人就会被瞬间消失在原地,迁移到另外一片空间,在那片空间经过十分漫长的连续(性xìng)的折磨,具体时间不得而知,难度也不知,但我却知道,但凡没有逆天剑庇护的半步尊神,一个都没通过!”

    “咯噔!”

    沐轻岚的心一下子碎了两半,她似乎又想起了之前师父走之前的款款深(情qíng),还有他那一句“我等你。”

    师父……

    沐轻岚深吸了好几口气,却依旧没有办法平复自己的心(情qíng),她道“难……难道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吗?”

    “没有!”桑伟回答的很坚定“就是历代逆天剑剑主在经历逆天劫的时候也是九死一生,更惶恐是没有逆天剑庇护的了,那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胡说!”沐轻岚怒吼出声,道“他们没有过逆天劫那是他们懦弱,我师父强悍,便一定能够过这逆天劫!”

    桑伟在那一瞬间哆嗦了一下,实在没有想到沐轻岚竟会如此愤怒,他憋红了脸,最后还是道“逆天现,尊神乱,尊神大陆只许逆天剑剑主成为尊神,若是他人也成为尊神,两者同为巅峰,那就真的乱了!而你们两人就是处在对立位置,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咚!”

    一声巨响,沐轻岚朝着桑伟发出一道剑气,但又在最后一秒偏离了一点,打向了他边上,地面被那一道剑气打的凹陷下去一个大洞,因为气愤和担忧,她的气息开始有些紊乱。

    “老娘不断崛起就是为了能够踏在云层之上为与他并肩,如今却跟我说不能与他一起站在巅峰,开什么玩笑,以为老娘好糊弄的是不是!”

    沐轻岚大声吼道,几乎歇斯底里用出了所有力气“所以不要胡乱猜测我与师父的未来!因为你、不、配!”

    桑伟也怒了,他瞪着大眼睛,道“剑主大人,这些东西可是只有我们四大部落首领和尊神大陆上十大家族的始祖才能得知的辛秘,不是我桑伟一人胡说!若是剑主大人执迷不悟,你和他都落不到好处!会遭到天谴的!”

    “天谴就天谴!天若阻我与他一起,我便逆了这天!”沐轻岚的脾气也上来了,在那边吼道。

    “我我我我,我不管啦!”到了最后,桑伟实在没法,一(屁pì)股坐在地上,道“反正我也快死了,就这么一抹残魂了,管你以后怎么着,我现在只想将我生前还未完成的一切完成了!”

    “剑主大人,我桑伟也不奢求什么,只请你能看在我告诉你这么多的份上帮我一个忙。”

    “是什么?”沐轻岚像是猜到了什么,道“若是能够对我有利的,我一定做。”

    桑伟(欲yù)哭无泪,但最后还是道“只要你杀了四大神兽,带着我飞鹰部落的残余族人还有其他部落的人离开即墨大陆,我就给你飞鹰部落的首领徽章,将整个飞鹰部落给你管辖,你也可以凭借这支飞鹰部落与其他三个部落的人会和,到达共同守护的逆天宝塔内,让你得到逆天传承。”

    “虽然只要逆天剑一出,其他三部落的人也不会阻你,但好歹也能让你更为顺利的得到逆天传承。”

    沐轻岚点了点头,道“可以,反正不久前我与师父已经将四大神兽杀死,现在在被各大家族追杀,若是你的部落在这万年间没有彻底被洗脑的话,倒是可以助我冲破阻碍,冲向尊神大陆!”

    桑伟听后,点了点头,但头还没点完,却蓦地站起,瞪大了一双牛眼道“杀杀杀杀了!”

    沐轻岚甚平淡的点头“嗯,杀了。”

    桑伟听后,那双眼眸顿时有些混沌了,“死了,竟然死了。我等了万年就是想要找一个人替我杀了他们,却没有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心(性xìng)稳重可以让我看上眼的人,先不说是逆天剑剑主,紧接着又告诉我四大神兽竟然死了!哈哈哈哈哈!”

    惊喜来的太快,让桑伟都有些接受不来,他疯笑了许久之后,逐渐平静了下来,他抬眼道“剑主大人,等等我将会把这地道的地图交予你,你顺着地图就能够找到我的部落徽章……”

    此时的桑伟看起来有些颓废,人一旦没了目标或是知道自己一生追求的目标被他人完成了,总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空虚,沐轻岚看了他半天,想起以前听到的一些传言,道“当初你到底是怎么听信即墨舞的谎话的?你和你族人又为何被困几千年却不知,当你知道后,依照你现在所拥有的实力,为何会败给即墨舞?”

    “因为他太(奸jiān)诈!”桑伟狠狠咬牙切齿道“其实这也怪我,是我害了这片大陆的人!守护逆天剑的四大上古部落共分布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我飞鹰部落在西方,混迹在这片大陆各个小部落中,成了部落老大!而也因为如此,我在这片大陆的声威很高。”

    “更因为如此,当初即墨舞与我打好关系后,他就因为我的关系在这片大陆站了脚,更是因此才让他(阴yīn)谋得逞,将这片大陆的人们封锁在一个牢笼里面,然后让他肆意剥削我们!”

    “而等我发现的时候,是在我到达五印神符师后,那时候的我才看破了他的下的符阵,便开始了反叛之路,但经过那几千年的沉淀,很多当年亲眼看到即墨舞‘死亡表演’的人都意外死亡,只余下三三两两的人隐居了起来,而大多数都是从小被灌输‘即墨舞伟大’的人,彻底的被洗脑了,所以反叛之路可以说只有我跟我的一些忠实族人,而那时候我族还有(奸jiān)细,所以……”

    说到最后桑伟有些黯然伤神,现在即墨大陆能够此番景象,一半也是因为他的帮忙,若不是他,这些族人的后代也不可能如此!

    他似乎回想起了当初誓死跟随在他(身shēn)后的人,还有他们对着他洋溢的笑脸。

    “老大!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那是他们对他的信任,也是当初他支持即墨舞还是最后反叛即墨舞的时候的唯一一句话!

    更是因为如此,他便更为愧疚,让他甘愿在这守着自己的残魂寂寞万年只为等待有人到来!是他,亲手葬送了他兄弟的(性xìng)命与他们的子孙!

    沐轻岚沉默的看着这个曾经的英雄,顿时升起了一丝惋惜,谁没有做错的事(情qíng),只是他做错的那件事(情qíng)太大,大的让他毁了上千万人的命运,更是断了自己的(性xìng)命!

    “剑主大人,若是可以,杀了即墨舞!”

    他不敢奢求什么,只想能够尽力弥补一下自己的遗憾。

    “放心,他也是我的目标,即使我不杀他,师父也会杀了他!”沐轻岚淡淡的道,“不过我还想问一下,是不是有了逆天剑的庇护,在逆天劫里就能够增加成功率?”

    “是。”桑伟笑了笑,紧接着又道“不过逆天剑只能增加成功率,要渡劫还是要靠自己,而且剑主大人要小心了,即墨舞很厉害,也同样希望你能够成功。”

    “一定!”沐轻岚坚定道。

    “那我走了,不过我希望你若是可以,能不能将这个给我的妻,暴狼部落的首领的女儿素馨儿。”桑伟笑了笑,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簪子,给予沐轻岚,那是他雕刻万年的簪子,“她,最(爱ài)杏花了。”他轻轻的道,残魂开始慢慢消散,他的眼神开始涣散,最后似乎看到自己熟悉的妻对自己温柔的笑,对着他又道一句“夫君。”

    “好。”沐轻岚接过那个簪子,道,那个簪子看起来很普通,只是用一根木头雕刻而成,只是上面的杏花雕刻的很漂亮。

    桑伟的残魂露出了一抹笑,生命气息开始消散。

    “夫君,你不要和即墨舞来往,我总觉得他不是个好东西!”桑伟唯一的妻子素馨儿面有担忧的对着桑伟道。

    “胡说!即墨兄可是救了我的命的人,你怎么能够这么说他?!”

    可能是因为要彻底死亡,他甚至能够穿过万年的时光,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妻子(欲yù)言又止的受伤表(情qíng)。

    那时候的他虽然(爱ài)着他的妻,但却因为他的妻一直说即墨舞的坏话而被他疏离,直到最后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妻为了间离他和即墨舞而主动勾引即墨舞,让当时的他气愤难当,最后将她赶回了暴狼部落。

    “夫君,是他先轻薄我的,他是坏人,是他啊!”

    那是他妻被他赶出家门的时候歇斯底里的吼声,但当时的他却一点也听不进去,而是对着(身shēn)边的即墨舞道“对不起,即墨兄,给你添笑了。”

    如今经过万年沉淀,他反复回想当初的一切,都感觉当时的(情qíng)景似乎有些蹊跷,更是因此认识到了当初的错,也同样他悔恨了万年,他想要回去找他的妻,却只剩一抹残魂在此,无法行动,只能雕刻了这个杏花簪给沐轻岚,让她带回,更是用最后一抹执念去交代后事,让沐轻岚去挽救他兄弟的后代。

    “告诉她,我还(爱ài)着她。”

    这是他最后一句话,带着他的悔恨和他的(爱ài),永远消失在了原地……

    ------题外话------

    二更,连带上次欠的两千字还上。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