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十七,想要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应该很快就好了。非常文学”沐闫旭轻车熟路的拦过沐轻岚的腰间,将她半抱在怀中,很是温柔的笑道。

    “嗯。”沐轻岚有些迷糊的应道,但也同时感觉到空气中渐渐浓郁的花香味,让沐轻岚的开始慢慢清晰过来,这花香浓而不腻,闻得让人(身shēn)心舒爽,甚至感觉自己(身shēn)上的一切伤口伤疤在这花香之下慢慢复原。

    察觉如此,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放在自己的武器上,四处眺望,因为这是碧莲花成熟之前的征兆。

    墨弦音则站在不远处紧紧盯着毒莲花丛的一处,没有任何动作。

    渐渐的,一缕红色的光芒亮了起来,照亮了整个毒莲花丛,所有人的精神在这一刻绷得紧紧的,渐渐的,红色的光芒变成橙色,又开始脱变成黄色、绿色、青色、蓝色、青色、紫色……

    每次的变化都将近半个时辰左右,待四周变成紫色之后,四周的景色再一次脱变,红橙黄绿青蓝紫七彩光芒同时亮起,沾染在人的(身shēn)上总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就连天空也被染成了七彩颜色。

    绚丽壮观仿若让人堕入了七彩世界,生生不息。

    过了好一会儿,七彩光芒突然散去,毒莲花中一颗不起眼的花朵蓦地绽放出来,花瓣变得硕大,七个花芯各有其色,整个花枝以**可见的速度疯长,四周花草力量瞬间被它吸收了进去,大片毒莲花开始枯萎,一波又一波,最终成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半透明粉色花,在枯萎花丛中摇摆生辉。

    碧莲花成熟了!

    在那一瞬间四周强者齐齐朝着碧莲花冲了过去,沐轻岚也在这一刻甚至控制不住自己要冲了过去,但却生生停顿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墨弦音这几天随处乱扔的石头连接起来最终成了一个符阵!那符阵沐轻岚研究了很久,一直研究不出是什么,但却明白那很危险。

    虽然不知道墨弦音为何要下那样的符阵,但结合墨弦音对沐闫旭的话来看,还是等等为妙!

    沐轻岚的决定是正确的!

    当所有人都到达阵内之后,站在不远处的墨弦音在那一瞬间抬起手来。

    那抬起的手就好像从天空伸出来的巨神之手,只要指尖一动,便能掌握所有人的生命,他冰凉的双唇轻轻开启。

    “启!”

    “轰!”

    天空闪出一个红色雷电,直直劈向地面,原本随意放置的石头亮起了暗红色光芒,一下子将所有人包裹在一个空间内!

    “这是什么?!”

    众人尖声叫道,所有人在那一瞬间像是被什么古怪力量束缚了灵魂,惊慌失措不知所措,也就在这个时候,距离碧莲花最近的一个人的脚突然被抓住!

    咚咚咚咚咚!

    五声巨响,那人的(身shēn)体凹陷下去,于此同时,地面突然坐起了一个人,他全(身shēn)污血泥土几乎看不到本来面目,甚至那白色的衣袍都变了颜色,披头散发,只能看到那漆黑瞳眸中发出的耀眼红光!

    他抓住那人,骤然低头,一下子咬住那人的脖子,耳边牙齿入(肉ròu)的声音在那一刻响起,那人的瞳眸顿时瞪大了,眼底尽是惊恐,想要叫出声,却怎么也没有办法挣扎,只能任由那怪物的索取!

    灵魂在颤抖,在消失,目光焦距开始涣散,瞬间,那个人的(身shēn)体便成干尸,一点也没有(身shēn)前的健壮!

    沐轻岚彻底震惊了!

    她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人的灵魂在被那怪物吸收进自己的灵魂!

    他在吸收完那男子之后,头一偏,将那男子嫌弃的扔在地上,黑发遮掩下的面容看不真切,但所有人都能看到那沾染了鲜血的唇,妖冶的勾起。/非常文学/

    如死神的镰刀,魔鬼的笑,充满了死亡与恐惧!

    “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被困阵中的人在那一瞬间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只有用最原始的叫喊来发泄自己的不安!

    那是恶魔!

    恶魔缓缓摇摆的站了起来,眼底红光乍现!

    “哈哈哈哈哈!”

    他的声音沙哑(阴yīn)森,仰天长笑,充满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兴奋,(身shēn)上早已破烂不堪的衣物狂舞,露出的肌肤显出极为恐怖的淤青,甚至还有因为未及时清理而腐烂的伤口,上面几条蛆虫在挪动,墨发魔舞,地狱幽冥起!四周红光耀眼夺目,空气中的温度开始上升,他就是坟墓里爬出来的恶鬼!

    沐轻岚心狠狠的一跳,有些震惊的看着那人,实在没有想到这碧莲花边上竟然会有这样一个人!

    他仰头,手朝着天空一抓,如死亡之手抓住阵中所有人的命脉。

    “灵魂!我要灵魂!”

    他沙哑狂吼,伸到空中的手狠狠的一扯,阵中之人所有人的灵魂在那一瞬间被他无(情qíng)的撕扯了下来,手中十几个灵魂飘((荡dàng)dàng)挣扎,他张大了嘴巴,将所有灵魂吸入,沾染了血液的唇缓缓闭起,将所有灵魂吞咽了下去。

    阵中之人全部死去!而那妖孽的生命力在复苏!

    红光围绕四周,他全(身shēn)一抖,挪动在他(身shēn)体里的蛆虫被抖开,因为灵魂力量的慑入,(身shēn)上腐烂的伤口在那渐渐愈合,新长出来的(肉ròu)如新生儿一般细嫩,就连淤青也同样没了踪影。

    在吞下灵魂之后,他站在那里不再疯狂,气质开始变得温和,四周大阵还没有消亡,他在沐轻岚紧张的眼睛下,走到碧莲花的(身shēn)边,很是野蛮的将人人争夺的碧莲花摘了下来,然后拿着碧莲花朝着沐轻岚咧嘴一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摇了摇手中的碧莲花,道。

    “十七,想要吗?”

    沐轻岚浑(身shēn)一震!

    那声音……

    因为伤势愈合,那人的声音也开始回复成原本模样,沐轻岚同样听出了这个非常有特色的声音!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也没有办法表达出自己内心的震惊!

    莫染白!

    那个早就应该死了的莫染白!

    “你……”沐轻岚伸出手,指着莫染白有些不确定的叫出了一个字……

    “十七,你知不知道,在此之前你亲手送到我心脏的那柄断剑有多凉,多让我伤心吗?”莫染白没了生命危险,甚至开始调侃起沐轻岚,声音中尽是委屈,他将手抬起,挑起了遮住自己面容的细碎发丝,露出了本来面目。

    抬起的脸颊如完美雕刻,长眉入鬓,漆黑星眸耀眼,高(挺tǐng)的鼻子还有沾了一点血色的红唇,他看着她的眼底闪着一点璀璨金光,如天外星星,他一脸微笑,(身shēn)后百花枯萎,却承托的他风度翩翩,俊美无双!

    “莫染白!”沐轻岚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莫染白的名字,语气中微有些复杂,她道“没想到你没死!真是可惜了!”

    墨弦音在这一刻将目光落在了沐轻岚,有些犀利,而沐闫旭也在这一刻站在了沐轻岚的(身shēn)边,手不自觉的放在腰间大刀上,神色有些复杂。

    莫染白并没有任何气恼,而是对着沐轻岚招了招手,道“十七,过来。”

    他的声音充满了温柔和宠溺,但眼底却在那一刻绽放出嗜血红光,随着那一招手,沐轻岚瞬间感觉四周空间突然坍塌,整个人一下子陷了下去,待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已经来到沐轻岚的(身shēn)前,符阵之内!

    “轻岚!”

    “少邪主!”

    沐闫旭和楚斌辉在这一刻慌乱了。

    但就在所有人以为莫染白要与沐轻岚对战的那一刻,莫染白却将手中碧莲花送到了沐轻岚的(身shēn)前,一双狭长双眸噙着笑意,亲切和蔼道。

    “要不要?”

    额?

    所有人都被莫染白这么一下给弄得不知所措,就连在刚刚那一刹那拿出逆天剑准备将其刺入莫染白心脏的沐轻岚也僵直在那边。

    这是肿么一回事?

    难道莫染白发癫了不成?

    倒不是因为莫染白发癫,更不是因为他不想吸收沐轻岚(身shēn)上纯正美味的灵魂力量,而是他现在不能。

    在这几天内他神魂重创,生命垂危之际,残余在他(身shēn)体内观苍天的执念便开始猖狂,甚至要与他争夺(身shēn)体的主权,最后两灵魂重创,导致了两抹灵魂各占一半主权,也同样让莫染白没有办法完全控制自己的(身shēn)体。

    不过还好,在之前他躺在碧莲花边上看到沐轻岚的时候,已经与观苍天达成了协议,只要莫染白不动沐轻岚,他可以完全不控制(身shēn)体,让莫染白干自己要干的事,要不然他必定拼尽所有,让两者都落到全部灰飞烟灭的下场。

    所以,观苍天不死,莫染白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沐轻岚。

    莫染白也很识时务,露出一抹妖孽笑容,道“我不是说过,我们可以成为同盟,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

    “我相信你师父萧天痕应该很需要这个。”莫染白摇了摇手中的碧莲花“只要你肯与我合作,我就将这个给你,还有大量即墨舞的资料和关押萧天痕**的符阵资料,如何?”

    这个条件很(诱yòu)人,沐轻岚站在那边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实在没有想到莫染白竟然会如此,她略微缓过神来,道“我凭什么信你!”

    “就凭现在我这一(身shēn)伤是即墨舞导致的,我们的共同敌人都是即墨舞。也同样,我们可以签订契约书,违者灰飞烟灭,到达(日rì)期嘛,就以即墨舞的死亡那(日rì)为期限,即墨舞死后就不再是同盟,你认为呢?”莫染白依旧从容镇定,开始努力取信沐轻岚,他甚至掏心掏肺的在那边说着大实话“说实话,我还是没有放弃对你的窥视,还想得到你的灵魂力量,但我知道轻重,也明白与你的灵魂力量相比,我觉得杀了即墨舞更为重要。”

    沐轻岚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诚恳真挚的男人,虽然全(身shēn)脏兮兮的,但那股从内而外散发的气质依旧无法掩盖,即使是谈判,也谈的有分有寸,话语中带着莫名韵律,四周开始因他而祥和,这样特殊的气质,也只有莫染白才有,与刚刚那狂暴的气质形成了天壤之别。

    在沐轻岚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没闲着,也是看着沐轻岚,那双漆黑瞳眸除却莫染白应有的平淡,还有隐藏在角落的一抹暗淡金光,隐隐能够看到另外一个灵魂关注沐轻岚的(爱ài)慕。

    不过既然莫染白说的这么明白,而只要一签下契约书,是根本不可能反悔,莫染白之前在即墨舞手下做事,在他手中拿到的资料一定很有价值,想到这层关系,沐轻岚便点头道“好。”

    莫染白在听到沐轻岚那句好之后,微微一笑,挥一挥手彻下了四周的符阵,转头看向了墨弦音,后来莫染白便在墨弦音的帮助下换洗了一(身shēn)干净的衣服,沐轻岚则将逆天剑收回,回到了沐闫旭的(身shēn)边。

    在莫染白准备好了一切之后,便来到沐轻岚的(身shēn)前,将一纸契约放在沐轻岚的(身shēn)前,道“你看看,若是觉得可以,我们就正式合作。”

    沐轻岚仔细看着契约书,连角落都没放过,里面也同样说的很清楚很明了,也没什么漏洞,便提笔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十七,然后交给莫染白,莫染白也同样直接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两人的名字签下的那一刹那,那张契约书便一下子分成两份,莫染白和沐轻岚各自一份,没入了**内。

    莫染白也在这个时候从墨弦音手中拿过碧莲花,交给沐轻岚,微微一笑道“那,合作愉快!”

    说完这话后,莫染白用手支着下颚,白色的衣袍,袖口用黑色锦线绘制着美丽图纹,随着他的动作滑落,露出一截白嫩嫩的手臂,他笑容满面道“你(身shēn)边的人可信任吗?若是可以的话,我跟你说说一下关于即墨舞的重要信息。”

    “可以,你说吧。”沐轻岚想都不想的直接说道,沐闫旭也在这一刻看向了沐轻岚,心中有暖流划过,他知道,若是以前,他根本没有资格听到如此重要的消息。

    “唔,其实我没有将你的消息传送给即墨舞,他对你的印象只是萧天痕突然出现的第二个徒弟,更不可能知道你就是沐轻岚,不过若是有朝一(日rì)他知道了,他应该会被气的吐血,牺牲了一个分(身shēn)却没有将你杀死,真是冤呢。”说到最后,莫染白带着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即墨舞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我与他斗了那么久最后却被他差点杀了,甚至没有沾上半分便宜,你师父萧天痕也是天才,能让即墨舞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还是很了不起的!”

    沐轻岚一听莫染白在表扬自己的师父,顿时心中升起了一丝小骄傲。

    哼哼,当然了,好歹是她师父嘛!

    “哦,对了,听说萧天痕已经想到了破解办法,是什么可以给我吗,我将封印萧天痕的**的符阵给你看看,咱们其实可以再探讨并研究一下,顺便理一个思路。”

    ……

    ------题外话------

    代发君:依旧小黑屋中~

    
请牢记本站域名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