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我的寂寞你不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我明白了。”沐轻岚睁开双眼,也同样知道,自己现在虽然明白了一些,却有更大的谋和未知的谜底要解开。便问道“那……师父对即墨舞,知道多少?”

    萧天痕闭上了双眼,然后睁开,虽然神色无变,沐轻岚却能够感觉到萧天痕的挣扎,四周的空气,变得压抑,洞之中,变得寂静,良久,萧天痕叹道“若是青龙背叛你的原因,事关师父?或者说,你的一切的祸端,是因师父而起?”

    沐轻岚的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一股恐怖的感觉从心底泛起,压抑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甚至感觉不可置信。

    一切的祸端,因师父而起?

    这怎么可能!

    沐轻岚立即反对,但看萧天痕这个样子,也明白,萧天痕根本就不是说笑!

    沐轻岚沉默了许久,最终扯出一抹笑容,道“我信师父,不会害我。”

    这一句话,包含了沐轻岚的所有信任,也同样将所有的赌,放在了萧天痕的上。让萧天痕压抑在心中的绪彻底放松,刚刚的他,在说出那句话之后,一直等沐轻岚的反应,如今沐轻岚的反应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内,他闭上了双眼,再睁眼的时候,带着笑意。

    他道“十七,我们去幽冥之渊。”

    不过在此之前,萧天痕也必须换装,成为另外一个人,他穿上了白袍,带上了面具,那面具只遮了脸颊的上半部分,露出下巴和唇。

    一面面具掩了眉宇间的岁月沧桑,一袭白袍将他的俊逸发挥的淋漓尽致,如雪中走出来的贵公子,带着孤傲与与世隔绝、不染风尘的高洁,宛如天神,手中拿着的是苍痕剑,更显得气宇轩昂,夺目照人,那一双深潭一般的眸子,内敛而深邃,却浩瀚如宇宙,漆黑一片却可吸入万千灵魂,为此疯狂。

    师父,竟然如此……

    沐轻岚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此时的萧天痕,便直接道“师父,我简直就认不出你了!”

    沐轻岚眼中的震惊,全部落在了萧天痕的眼里,他微微一笑,嘴角勾起的弧度让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得鲜活,宛如世家中走出来的公子。

    当初,他被朋友害死的时候,也只有二十几岁而已。

    接下来的子,萧天痕将所有应该交代的都交代,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很是缓慢,像是闲聊一般,今天一点,明天一些,而他们走的路,也是曲折不定,有时候看到什么美丽的地方,也会停留一下,休息几天,两人的模样,与其说是赶路,还不如说是在游山玩水。

    而这期间,也传来了消息,噬魂国的战家,谋反了!

    一时之间,风云涌动,而那时的噬魂国皇室,娴瑾公主坐在皇位之上,看着朝堂空无一人,抚摸着龙椅上的浮雕,默默的闭上了双眼,有泪水从眼角滑落,她露出的一抹微笑,凄惨却释然。

    “母妃,女儿为你报仇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儒雅男子慢慢的走入,他看着龙椅上的金娴瑾,道“莫阁主叫我来接你。”

    金娴瑾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男子,露出一抹笑,却很讽刺“温文境,你不去接金华公主?难道说,你平常对金华公主的温,全是假的?”

    温文境笑了笑,道“为温氏家族的卧底,怎么可能在敌对国家付出真心?金华不过是个踏脚石,又怎么会放在心上,娴瑾公主,跟我走吧,这皇宫已经留不得你。”

    “是留不得了。”娴瑾公主笑了笑,不甚在意,起朝着温文境走了过去,而在最后,还是回过头看了一眼龙椅,那是曾经父皇坐的位置,却因她换人了!

    此时娴瑾公主的心很复杂,不是是喜是忧。过了良久,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着温文境微微一笑“走吧。”

    在娴瑾公主走后不久,战苍劲带着将领闯入皇宫,占领了整个皇室,他看着宏伟的皇室,那是他们战家曾经世代守护的地方,看了良久,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最终睁开的双眼,有闪电在眼底划过,他大喝一声“搜!所有皇室中人,斩!”

    从战家策划谋反的前前后后,不过五天而已!而在这五天里,皇城血流成河!

    这一局也同样说明了,代替三大家族之一战家的人选,要换了!

    在战苍劲占领了皇室后,便立马冲向金嵘的卧室,带着人在里面搜索了无数遍,当初战落月对他说,妹妹战风烟的解药,就在金嵘的卧室!

    之后,战苍劲也如约将凤千邪放出,当时的凤千邪已经昏迷,常胜立马准备了马车,将凤千邪送回了凤家。

    只是在途中,凤千邪便醒了过来,当他一睁眼看到常胜的时候,立马抓住他的衣服,对着他道“轻岚呢!”

    常胜愣了一下,实在想不到凤千邪一醒来,就开始问战轻岚的况!

    “在噬魂国!”

    “那我要去找她!”凤千邪听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立马从榻蹦起,要下车前往噬魂国。

    常胜眼疾手快,立马拦住凤千邪,道“你找她干什么?”

    “自然是决战!”凤千邪蠢蠢动,双眸星芒湛湛“常胜,你不知道,当初战轻岚在皇室会场上的英勇表现,那气魄,那心机,简直就是让人血沸腾,实在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还有人,如此险!”

    险?

    常胜嘴角一抽,问道“那这和你去找她决战,有什么关系?”

    “嘿嘿。”凤千邪勾起嘴角,笑容也是非常险,他眯起了凤眼,极为的兴奋“知己难求,对手更难寻,我凤千邪一生顺风顺水,如今栽在一个女子上,本是不服,毕竟本少我聪明绝顶,俊逸无双,岂是那么容易就败下来的?但当初看到轻岚的表现,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生之中的宿命对手,竟是这样一个险却狡诈的美人!”

    凤千邪越说越兴奋,越说越离谱,最终更是一锤定音道“如此人才,如此对手,若不斗个你死我活,若不与她决一胜负,本少的英明往哪搁,又怎么能够让她心服口服,拜倒在本少的裤子下,将她压倒,成为本少的娘子呢!”

    “什么?!”常胜直接蹦起,惊声叫道!他指着凤千邪,指尖在颤抖,哆嗦道“你,你,你,你再说一遍!”

    凤千邪鼻子一哼哼,一把抓住常胜的手,双眼含脉脉,放出万丈光芒“常兄,我的寂寞你不懂,到时候你定要替我主持公正,若是赢了她,成了亲,你一定要来喝我们的喜酒哇!”

    “噗!”常胜一口鲜血喷出,华丽丽的被凤千邪的奇思妙想给震的五脏六腑据碎,一代大将倒地不起,几乎与世长绝。

    在奇葩凤千邪诡异的嗜好下,常胜这一路,简直就是多姿多彩,当然,这一些,都不是现在沐轻岚和萧天痕所关心的事,他们游山玩水,几乎将灵魂界逛了大半,而在游山玩水的同时,他们也不忘顺手弄些宝藏,毕竟依照萧天痕那浩瀚如书海的广博知识,还有那无所不知的能力,找一些宝藏还是比较容易的。

    沐轻岚和萧天痕两人站在一座高耸山脉下,但那山顶却有些古怪,好像被人用刀斜斜的一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平地,萧天痕很是淡定的道“这山脉叫云风山脉,是纪念上万年前云信晨和封长风两大霸主在山顶大战。”

    “那一战,没有决出胜负,但他们却没有罢休,在山顶各自留下了神念,相互对持,上万年不息。而在这上万年间,没有一个低于神境八阶的高手近百丈,没有一个低于神境九阶的高手近五十丈,没有一个霸主级的高手,近十丈以内!”

    这原本血沸腾,应该用无比崇拜的话语说出的话,却用平平淡淡,好似说桌子上有一本书的话语来说,加上萧天痕目无表的模样,让沐轻岚忍不住想要发笑。

    “师父是要带我去观摩一下那两位霸主的丰功伟绩?”沐轻岚忍着笑,道。

    “不。”萧天痕语气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他们两有什么好看,我们这次上去,是要夺宝!”

    ------题外话------

    最近关在小黑屋里面码字死,各位亲,留个收藏、评论鼓励一下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