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我,我想穿衣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清树影 书名:逆天邪宠
    舌头入口,就好像一颗石子掉落水,化为道道涟漪,在心中漾。一股邪火嘣的串了上来,火的**吞噬着萧天痕,让他有一股冲动,想要将沐轻岚狠狠的疼,但萧天痕却要控制住自己内心的触动,运功将血出,让沐轻岚服下。

    那血,是萧天痕出生的那一刻就拥有,变异血液,可以代替百草,但也却是他最痛恨的东西。

    因它,他家族被毁,朋友背叛,母亲在他眼前被杀!

    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因为朋友的一个谋,他的变异血液被各方势力得知,为保他,家族族长,他的爷爷遣散家族后辈连夜潜逃,让家族高手抵挡外敌,那时的他随着一行人逃离,但对方却消息灵通,来了个调虎离山,一伙高手包围了他们。

    那夜的场景仿若历历在目,他为了让所有人能够安全逃离,让家族留有最后血脉,独自一人留下,手握逆天剑,一血染白袍,倾尽所有,用自实力为代价,开启逆天剑七颗圣珠为一体,斩落所有敌人,并得到意外之喜,实力因此猛升,问鼎巅峰!

    希望瞬间降临,他以为他可以因此保护所有人,却也在这个时候,他最信任的朋友出现在他面前,手执柔弱母亲,残忍的看着他。

    “萧天痕!要怪,就怪你拥有逆天剑和变异鲜血!”

    那一,母亲被杀,他的**被封印,逆天剑上圣珠被取四个,余下这一缕残魂,留在那青山之上,与小墨一起,寂寞万年。

    但他却永远也不会忘记,母亲死时朝他看来的慈祥目光和那句满含亲的话语。

    我你。

    从此,隐藏了鲜血作用,亮丽白袍换深青,冷如那幽深寒潭,一片死寂。

    而如今,他再次用那血液救人,却是因为沐轻岚……

    鲜血通过舌尖流向沐轻岚,萧天痕缓缓睁开双眼,眼底深处因为那些回忆涌起了暗潮,波涛汹涌。

    但他却依旧能够看到近在咫尺的沐轻岚,那样的清晰,直入眼底,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初次与沐轻岚见面的那一幕。

    狼狈不堪的她,有一双透着的坚韧痛苦和不屈的眼神,与曾经的他,极为的相似,却也在那个时候,他那颗冰霜一般的心,微微触动了一下。

    那时的他,破天荒的救她命,为她修复废魂,为此,他曾迷惑过,却很快被一个念头打破。

    因为从她上,他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他以为,他们之间,只会如此,却不想,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开始,十四年的相处,曾经的微微触动在这十四年间慢慢发酵,如美酒一般,酝酿出美好感,放不开她。

    无数画面在脑海闪过,化为无数绪拧成一团,变成一股不知名的冲动,让萧天痕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加倍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他双手加紧,犹如刚强铁臂,嘴开始吸沐轻岚的双唇,像是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细细品尝,舌头灵敏的在沐轻岚的口中活动,舐着少女的清香,一遍又一遍,从最开始的喂血,变成了湿的深吻。

    那是一种原始冲动,霸道野蛮,却发自内心深处。

    “十七……”

    萧天痕的声音有些沙哑,掺杂多种感糅合一体,汹涌澎湃的邪火在体内燃烧,呼出来的气息都带着**的味道,火的铺洒在两人的四周,卷起气浪,温泉池的四周弥漫着药味,还有淡淡的白雾,飘散在他们四周,如仙如境。

    沐轻岚的魂魄渐渐康复,像是找回了原先的知觉,她的睫毛微动,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师父那绝世无双的脸颊,而唇上的感觉让她瞬间明白自己与师父干了什么,脑袋轰的一声空白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这样?!

    沐轻岚将头往后一仰,脱离了萧天痕的亲吻,红着脸颊,动了动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萧天痕吻的正入神,被沐轻岚这么一下瞬间打断,他的眼里还燃烧着火,喉咙上下浮动,他的嘴角残留着血液,但他却不管不问,而是伸出一只手,插入沐轻岚后脑勺的柔顺秀发中,用额头盯着她的额头,双眸盯着她,喘着粗气迷离道“十七。”

    那充满**的沙哑话语,令沐轻岚浑一抖,脸刷的红了起来,脑袋发晕,竟干起了一件令她发囧的事

    她手一伸,一把抱住萧天痕,将头一埋,当起了鸵鸟,试图要用萧天痕的躯为自己遮挡,生怕自己的赤果体被瞧见,窝在萧天痕的膛上,急切道“别看!”

    待她反应过来,已经骑虎难下,萧天痕的体就贴在她的上,更加的难堪,理智告诉她要放开,但内心的羞涩却让她犹豫再三,不知道如何应对。

    她那一颗稚嫩的少女怀啊!还没人触碰过呢。

    萧天痕被沐轻岚这可的一下弄得有些发笑,压抑在眼底的暗潮逐渐退去,余下的,满满都是她窘迫的影。

    这样的沐轻岚,很少见,萧天痕格外珍惜,也不愿打扰沐轻岚这矫的鸵鸟式隐藏方法。但即使不愿打扰,却还是要有些行动才能对得起这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正如那啥所说的话,**一刻值千金,即使不是干那事,萧天痕也不愿浪费,他微微垂下头,用下巴轻轻的靠在沐轻岚柔软细发上,嗅着她的芳香,却又生怕她察觉一般小心翼翼,然后薄唇轻抿,挑起几根发丝在嘴里,温柔的含着。

    沐鸵鸟歪着头,红了脸颊埋在萧天痕的怀中不敢抬起头,却又忍不住用眼角看萧天痕,脑海中想了很多。

    一般女人遇到这样的况,会干啥?

    一巴掌甩过去?沐轻岚偷窥师父的脸,还有平时那表现,果断的将这样的想法狠狠掐灭。她下不了手喂!

    一脚踹过去,还是正中下要害?沐轻岚偷偷低下头,还生怕萧天痕知道一般动作缓慢,谨慎小心,便也瞧见了一些师父的光。

    最先看到的是师父暴露在外的膛,白皙结实,散发着一股成熟男人的味道,令沐轻岚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极品喂!然后逐渐往下,最终看到一趟褐色的池水,瞧不见师父的下半,不知怎么的,沐轻岚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但很快就被强制压下,心中坚定道。

    无法目测,没办法踹,取消!

    然后,然后还有什么?

    用那不伤人的力道捶着对方的体,矫大叫“你这混蛋,色狼!快放开,要不然老娘跟你没完!”

    当沐轻岚想到这里的时候,鸡皮疙瘩起了一,自己都开始受不了了!

    太假了!她不干!

    但即使不干,沐轻岚还是忍不住想想,若是遇到第三种那样的况,一般男生会怎么表现?

    抓住那女子捶着的手,含脉脉的看着对方,露出邪笑,然后道“要不我以相许,赔偿你一下?”或是“要不你以相许吧!”

    想到这里,沐轻岚起了一的鸡皮疙瘩开始掉落,满池子都是,然后她又瞟了一眼萧天痕的侧脸,幻想着那男子顶着一张师父的脸,说出那样麻的话,顿时浑一抖,悲愤大叫道“师父!”

    师父一定不会那么可怕的!

    萧天痕正在回味,四周白雾恰到好处,气氛刚刚好,却被沐轻岚这么一吼,全部打散,萧天痕微皱眉头,斜眼看向沐轻岚,道“怎么了?”

    沐轻岚许是怕师父也干那些‘伤天害理’‘麻兮兮’的事,声音颤抖道“我,我想穿衣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邪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