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四个人的心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北瓷 书名:来世我们再爱吧
    那一,夏蓝被雪儿赶走,回到宿舍,二话不说揪住卢穆的衣领,声音颤抖,“你,你干的好事,原来雪儿是因为……因为这个才答应的你,”抬起手要打卢穆。

    被卢穆拦住,“你说什么呀?因为这个?哪个呀?”

    夏蓝看着卢穆疑惑的表厌恶至极,“你装什么蒜?你做的事你会不知道?”

    “我做什么了?你先放开。”

    夏蓝把看到的跟卢穆说了一遍。

    卢穆想了想,“你不会弄错了吧,你确定是雪儿,不是别人?你说她们四个是一起进去的,可为什么只出来了两个?”

    “这,这我还没有想过,可雪儿为什么那样?”

    “没准她是吓得呢,反正我才不相信雪儿是那种人,你更不用怀疑我,我从来不干那样的事,为了得到雪儿去伤害她,你就这样想我?”

    “不是,或许我看见她在那个地方太激动了。”

    “对了,你隐藏的够深的,这么长时间了我才知道你是‘蓝典’的老板,前途大大滴有!”

    “哎!只可惜没有自己喜欢的人陪我一起分享,前途是一片黑暗哪!”

    “既然你是老板你可以找个人查查啊,你有这个资本,何必自己闷着乱怀疑。”

    “我不想,本来雪儿就烦我,如果让她知道我又查她,那她得烦我到什么程度啊?”

    “那没办法了,”卢穆摇了摇头。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是不是你也想知道,弄个激将法,让我去查,你来个一箭双雕,你也知道了,我也‘雕’进去了。”

    “小人得志!”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却互相揣测着对方的心事。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夏蓝没有再问过雪儿,卢穆更是为了两个人的未来只字不提,雪儿也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夏蓝给雪儿打电话,雪儿先是不接,想了几遍后还是接了,“夏蓝,我没有必要跟你走的很近,我想过自己平静的子,没有人打搅的那种。”

    “我还是请求你跟我去个地方好吗?”

    “好,为了打消你的一切念头,我跟你去。”

    “谢谢!明天下午下课后我等你,再见!”夏蓝没有等雪儿回答便挂断了电话,他怕了他说没时间。

    第二天下午一下课夏蓝迅速走到雪儿座位前说:“你答应我的。”

    雪儿看了看旁边的卢穆,对夏蓝说:“是啊。”

    “那现在走吧。”

    雪儿对卢穆说:“你相信我吗?”

    卢穆看着雪儿微笑着点点头。

    雪儿也笑了,然后对夏蓝说:“走吧。”

    夏蓝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也搞不清楚,他做的这些事在安慰自己还是在破坏他们。他和雪儿走了,卢穆看着两个人走出去,心底升起的落寞弥漫在空的班里,他也搞不清楚,他是夏蓝眼里的空气还是雪儿心底的棋局。班门一响,进来一个女生,“卢穆,你还没走啊。”

    卢穆抬起头,看见韩双正在看他,“哦,没有,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看见林雪儿跟夏蓝出校门了。”

    “你是来告诉我这个的吗?我知道。”

    “你知道?”韩双疑惑的看着他,“你就这么放心?”

    卢穆点点头,“嗯,我放心!”

    韩双更疑惑了,“你难道没听说过很多人都在说雪儿是蓝典……”

    “流言而已,何必太在意。”

    “与其的这么辛苦,不如……”韩双走到卢穆旁边伸出右手小心翼翼的去抚摸卢穆的手。

    卢穆把手撤回去,收拾着桌上的书,“你是来告诉我的吗?谢谢!但我的女朋友我了解,更何况异之间不全是那样的关系,你和我不就是朋友吗?”

    “其实,我,知道你在班里,我,我……”

    “时间不早了,快去吃饭吧,我也要回宿舍了,我们是同学也是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跟我说一声,我一定帮你。”卢穆说完站起来要走。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你知道,我和雪儿她们的关系不好,从大一就是,我没有朋友,我宿舍里的几个也不喜欢我,我觉得雪儿她们好接触,可没想到,她们的关系那么好,可却容不下一个我,我想找男朋友,可却没人把我当回事,上大一时,我就注意到你了,可现在你却成了别人的男朋友。”韩双边说边哭。

    “有时候,人在责备别人的同时也应该反省下自己。”

    “我怎么了?我喜欢你,我只是喜欢你。”

    “上次雪儿的作业本找不到了,你敢说不是你拿的?有一次体育课,跑步的时候雪儿摔倒了,虽然人多,可你敢说不是你推的?你怎么事事跟她过不去呢?恐怕这两个例子也不只是只有这两个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恨她,我恨她抢走了你。”

    “她并没有抢,是我追的她。别说了,我还是那句话,做朋友可以,做别的就算了。”

    “那好,你说有什么事你会帮我,那我家在岭南路准备开一个饭店,你过来帮帮我吧。”

    “好。”

    “那考完试,放假后。”

    “嗯,”卢穆拿着书走了。

    夏蓝和雪儿出校门后打了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问:“去哪儿?”

    “蓝典。”

    车子开动了,雪儿问:“你带我去那儿做什么?”

    “去见一个人,顺便办点事。”

    “见谁?”

    “到了你就知道了,”夏蓝不再说话了,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看雪儿几眼,雪儿也不说话,她知道夏蓝看她,把头扭向窗户,看着外面来往的行人,

    时间漫长又短暂的流走,车子突然停了,“到了。”

    两个人如梦方醒,夏蓝和雪儿下车,付过钱后,走了进去,夏蓝拉着雪儿的手一直走到后面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有个声音:“进来。”

    他们推门进去:“爸!”

    雪儿一听,愣了,这是夏蓝的爸爸,他居然带自己见他的爸爸。

    “嗯,”对面那个长相还算不错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然后他看着雪儿,“林小姐。”

    “啊,”雪儿眨眨眼,“叔,叔叔好,叫我雪儿就好。”

    “嗯,我见过你,上次你来的时候。”

    雪儿想了又想,“上次?上次是指跟谁来的那次?”

    中年男人看雪儿没有说话,便说:“夏蓝,你先出去,我想和雪儿单独谈谈。”

    没等夏蓝开口,雪儿先开口了,“叔叔,我,和夏蓝只是朋友,只是朋友。”

    夏蓝一把抓住雪儿的胳膊,“只是朋友?你真的只把我当做朋友?还是因为学校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谣言你不敢说别的。”

    “没有什么敢不敢的,我只是不想背着谣言过完我的大学生活。”

    “那就是说,只要没有人说了你就会答应我?你只是因为那些话?”

    “不,不是,即使你要蓝典,我也不会答应你,我要找的是人,不是财产。”

    “可是,可是”夏蓝叹了口气,“哎!你以后不找工作吗?”

    “当然找工作。”

    “嗯,那我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工作。”

    雪儿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夏蓝的爸爸笑了,“雪儿,你们年轻人的事本不该我插手,可是夏蓝偏偏要当着我的面告诉你他不要蓝典了,他是我的儿子,但也是我的员工。哈哈哈哈……你们哪!我不管了。”说完站起走了。

    他们站在办公室里有十分钟没有说话,十分钟后雪儿说:“你爸爸,真开放!”

    “我16岁的时候他就让我开始管理蓝典,到现在都已经4年了,他对我放心的。”

    雪儿点了点头,“我该回学校了。”说完就走,夏蓝抓住她的手,“雪儿,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有,你这人不错,夏蓝哥哥。”雪儿抽出手。

    “哥哥?”夏蓝气乐了,“你居然也玩儿这个?”

    “除此之外,我想我目前给不了你什么,你也同样给不了我什么。”

    “那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你看,你说你喜欢我,可都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喜欢至少要了解吧。”

    “你了解卢穆吗?”

    “我真的该走了,再见!”雪儿没有回答打开办公室的门。

    “等等。”

    雪儿站住了,没有回头。

    夏蓝的声音低沉微颤,“再,叫我一声,哥哥。”

    雪儿依然没有回头,小声的叫了一声:“哥哥。”然后走了,出门打了辆车回学校,一路上,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在为夏蓝哭还是在为自己哭,到学校后,她的心似乎平静了不少,慢慢的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天气已经转暖了,夜晚都不是那么凉,她走到小广场,坐在秋千上轻轻的前后摆动,或许什么都不想猜是抚慰心灵最好的方式。

重要声明:小说《来世我们再爱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