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连阴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北瓷 书名:来世我们再爱吧
    苗尚和雪儿走在前面,夏蓝和卢穆跟在后面,苗尚别扭的要死,刚要和雪儿说点什么就看见后面的两个人,急的他抓耳挠腮。几个人正走着,雪儿停下脚步:“喂!那是谁啊?她怎么一直看着你啊?”

    苗尚抬头一看,“你,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你们怎么泡‘小三’啊,”一个看起来有些粗略的女孩儿恶狠狠的看着他说。

    雪儿走过去,对那个女孩儿说:“喂!你说谁是‘小三’啊?”

    “你说呢?”

    “我们只是同学而已,你怎么问都不问就这么说啊?”

    雪儿刚说完脸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敢碰我的男朋友!”

    苗尚看见雪儿被打上去给了那个女孩儿一巴掌,“你干什么?”

    夏蓝和卢穆赶紧跑过去,“雪儿,你没事吧?”

    雪儿用手捂着脸,摇了摇头,夏蓝用手指着那个女孩儿,“你要不是个女的你的脑袋现在就是猪头了!”

    那个女孩儿没有理夏蓝,捂着脸含着眼泪看着苗尚,“你打我?你为她打我?”

    “是,我不光打你,我还要休了你,不是,我还要和你分手!”苗尚也急了。

    女孩没有看雪儿,看着苗尚。卢穆和夏蓝恨得牙痒痒,都有一个想法:“幸亏跟来了。”

    女孩低头看见苗尚受伤的手,“你的手怎么了?”

    “不关你的事!”

    “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的这么绝了?就是因为她吗?”

    “我本来对你就没有那种感觉,是你天天粘着我。”

    “是吗?是这样吗?你不喜欢我你和我接吻,你不喜欢我你抱我,你不喜欢我你和我上!”女孩越说越激动,眼泪冲掉脸上两道线,“现在说对我没那种感觉,你在上的时候就有那种感觉了?”

    “够了,”苗尚制止住女孩儿的话,“你滚你快滚!”

    “苗尚,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女朋友?”雪儿气氛的说,“你说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伤害你的女朋友,我答应了你,是不是你喜欢上别人的时候再来伤害我?你谁都不喜欢,你喜欢的只有你自己!”

    “雪儿,你听我说,如果不是吴璐,如果我和他不是朋友,不是哥们儿,我会到现在才跟你表白吗?我恨我自己,我……”

    “那你就糟蹋别人?”

    “你把我当什么?你发泄的对象?还是人人都可以上的女?苗尚,你太过分了!”女孩儿说完哭着跑开了。

    雪儿转头也走了,夏蓝和卢穆跟着雪儿,雪儿走到小广场感觉实在走不动了,找了个地方坐下,“你们说,人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雪儿,你没事吧!”卢穆问。

    “是因为我吗?这次,是因为我吗?”

    “不是,”夏蓝蹲下,“雪儿,不是你的错,是恶有恶报!”

    “是,恶有恶报!我也做了许多错事才遭了这样的报应吧。”

    “这不关你的事,这真的不关你的事。你不要把别人的错误往自己上按好吗?”

    “他们还会在一起吗?如果分手了那那个女孩儿怎么办呢?”

    “也许……”

    “我好累啊,我不想这么累,可是我总是这么累,”雪儿用手扶住栏杆,把头贴在手上。

    “雪儿,你怎么了?”卢穆发现雪儿的脸色很难看,两个人把她扶起来,卢穆用手轻轻放在雪儿的额头上,“好烫,雪儿你怎么又发烧了,上次发烧到现在才好几天怎么又发烧了?”

    夏蓝站起来,“走,去医院!”

    “不用了,我没事。”

    “不行,快走,”两个人打车把雪儿送到医院。

    “经常发烧?”医生问。

    “这段时间是,”卢穆说。

    “还有什么别的症状吗?”

    “应该没有吧,”夏蓝说。

    “抽血化验下吧。”

    抽完血三个人坐在外面等结果,二十分后结果出来了,拿着去给医生看,医生说,“嗯,最近吃过什么药吗?”

    “没有。”

    “嗯……”

    “怎么了?”

    “没什么太大的事,你真的没吃过什么药吗?”

    “医生你到底想说什么?”夏蓝问。

    “哦,她的免疫力比较差些,一些药物可以导致免疫力低下,那是不是最近很累?”

    “嗯,有点吧,”雪儿说。

    “嗯,回去注意休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如果吃着什么药的话最好还是停下。过段时间如果还是发烧再过来。”

    “医生……”夏蓝还要问什么。

    雪儿说,“知道了,谢谢您!我们走吧!”三个人往外走。

    “哎!”医生叫住他们,“你们三个……什么关系?”

    “同学啊,怎么了?”

    “哦,没事,走吧。”

    三个人回到学校,“雪儿,回去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了,对你的体没好处,再说想多了也没有用啊,你又左右不了,不如顺其自然。”卢穆安慰雪儿说。

    “嗯,”雪儿回宿舍了。

    时光荏苒,时间很好的疗伤药,大一生活很快过去了。暑期,学校办了很多活动,大多数同学都参与了,所以大都在学校,没有回家,这使每一年一次的中国人节——七夕变得更为闹。吴璐自知没有机会,注定要痛苦到毕业,看不到雪儿的时段也许才是他最好的疗伤药,可看到雪儿就会隐隐的痛,在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新伤加旧伤便会一起复发,可也只能远远的看着了,仅此而已。

    夏蓝和卢穆痛并快乐着,雪儿没有答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是痛苦的,可也没答应其他人又是快乐的。

    随零在这个暑假回家了,带着遗憾和不放弃的信念,可思念是痛苦的,一个多月没和雪儿联系的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给雪儿发短信了:

    “我原以为时间长了就可以把你慢慢的忘记,可是我真的做不到了,相反你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我知道依你的格我说什么都没有用的,可我真的好想你。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等你,我的心里只有你,雪儿你什么想回来就回来,我等你!”

重要声明:小说《来世我们再爱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