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真的是因为学业超重,猫儿更文的时间也不够,成天挤在书堆里,脑子都快“秀逗”了。虽然学业很重,但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更文。先将文写在本子上,然后再传到网上。进度很慢,但猫儿一定会更,也请亲们不要等得心灰意冷。

    ++++++++++++++++++++分割线++++++++++++++++++++++++++++++++++++++++++++

    “银儿,你在干什么?”沫岑瞬间就出现在沫岚眼前。

    “在教训她,这个野种竟敢…”管我的事,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沫岑的一个巴掌打断了。

    他打了她,他打了自己最的她,而她又一次的受伤了。

    “你打我!哥哥,你打我?你还是要为了她打我?!”沫岚眼中含着泪水,一直打转,却没有要落下的意思,好像轻轻一用力,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颗颗坠落。

    “她是我们的长辈,你。。你怎么能如此对她呢?”沫岑声音明显都发抖了。他唉的可人儿就要哭了,他心中即便是有千百个不愿,也不能再任由她胡来了。

    “那又如何?她是个野种,一个父王和人类生的半妖人,和我们纯种的九尾银狐比,她太低,不配做我姐姐,永远也没有资格!”沫岚越说越激动,体也因为这微妙的绪,颤抖了。眼泪也随之掉落下来。

    风吹啊,吹啊,泪流啊流,今晚的月光为何如此凄凉,今夜人儿的脸为何如此苍白?在眼泪的倒影中,所有人的脸都扭曲了。树叶泛着点点微光。街上的人也越走越远,知道背影被完全吞噬在黑夜之中。

    时间不久,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她的眼泪渐渐断了线,他的脸上也慢慢地看不出任何表。此时的两个人都是无言的,因为另一个她。

    “没事的,沫岑,我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不用为了我和银儿争吵,不值得。”冉萱梗咽着说出这句话。在凄凉的月光下,她显得如此柔弱。

    “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到底要的是什么。不要装了,你明明没有这么宽容,你明明很讨厌我的!”吼,除了吼,就只有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了。

    对啊,自己明明那么讨厌她,为什么现在有一个如此好的机会,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是不愿说。

    “你说啊,我给你机会啊,把怨气都发泄出来,你说呀!“沫岚冲上前去抓住冉萱的衣服,眼泪已经流满了整张脸。

    就剩悲哀了,也只有伤痛。

    月光真的有美有诡异。没得让人不舍得移开双目,又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月光下,还是那三个纠缠的影,纤细的仿佛快被风带走了。

    “银儿,不要再这样了,她没有错,错的是…我们的父王啊!“虽然沫岑很不愿说出口,但这毕竟是事实。

    “不是的,这不是父王的错,是她的母亲,是那个人勾引父王的!“沫岚还小,不懂什么对错,只知道一直跟着母亲的思想走,却也不想接受事实。

    突然,冉萱用力推开沫岚。“你可以骂我,甚至杀了我,但请你不要污辱我的母亲!”冉萱捏紧拳头,要忍,一定要忍。她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沫岚退后几步站稳。冉萱的动作让沫岑着实吓了一跳,急忙跑到沫岚边。

    “你和你母亲一样恶心,令人感到厌恶。我讨厌你们,还有你——沫岑!“她转就消失在黑夜中,沫岑的世界顿时只剩下黑暗。

    一滴,两滴…那是什么,眼泪?

    不,是心泪。

    他的心哭了,因为,她讨厌他。

    你转离去,

    我知道

    当泪水滑过嘴角时,

    我们即成永别…

    心碎了一地,

    我无力挽回。。

    恨与的交织,

    偏是恨到了尽头。。。

    只能说

    太稀薄。- 。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万岁,下辈子不做你的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