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第一次毒发

    承羽,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夏晴一边跑,一边祈祷。

    “我带你去吧!”跑到一半,沫岑突然出现,拦下了夏晴。

    “快点走!”说完,沫岑一把抱住夏晴向别院飞去。

    转眼间就到了,刚落地的夏晴顾不上其他的事,就直奔承羽的房间。

    “承羽,你怎么样了啊?”当夏晴见到承羽的时候,他昏倒在上,嘴唇发紫,额头上冒着汗,脸色苍白,不停的哆嗦。

    “别吓我呀,到底是怎么了?”夏晴问正在给承羽把脉的御医。

    “他是中毒了呀!如果老夫没诊断错的话,他中的应该是‘虚毒’。”

    “‘虚毒’?”这毒的名字好怪啊,原来那个女人给承羽吃的就是‘虚毒’啊!

    “那,那怎么解?”夏晴现在关心的是这个,在皇宫里呆了这么久,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竟然忘了承羽体里的毒还没解。

    “此毒是无要可解的!”御医摇摇头。

    “怎么可能啊?她说不会这么快死的,怎么可能解不了啊?”夏晴一心急,双手紧紧抓住御医的衣领,拼命的摇。

    “姑娘,不是说不会很快死就有解药了,此毒真的是没解药的!”

    “……”听到御医的话,夏晴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不可能啊!”

    “沫岚,你别这样,这个毒可以解的!”一边的沫岑终于开口说话了。

    “真的?”一听到沫岑的话,夏晴像活过来一样,双手抓住沫岑的肩膀。

    “是的,但是此毒的解法非常特别,如果不是特别亲近的两个人,是根本无法解毒的!”

    “你说清楚!”夏晴听不懂沫岑话中的意思。

    “‘虚毒’就在一个‘虚’字上,此毒是有两层的,第一层就是使他现在发病的毒;第二层则是…”沫岑突然停下,他不愿开口说出来,这毒实在是太了,下毒之人是故意要他死的很惨。

    “是什么啊!你说啊!”夏晴急了。

    “是药!”

    “…”沫岑说玩后,夏晴呆住了,药?夸张啊!

    “只是普通的药,为什么解不了?”夏晴又问御医。

    “这可不是普通的药啊!”

    “对,这不是普通的药,它解不了的,除非…你也知道!”沫岑摇摇头走出房间。

    “如果在毒发之没有和女子…就发疯,导致七窍流血啊,到那时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御医叹了口气,提着药箱走出房间。

    呵!药?这根本是假的,那个女人是疯子吗?药,还不是普通的药?夏晴越想越不对,这是一个谋,肯定的。

    是有人指使那个女人这么做的,因为那天我看见她在喂承羽吃毒药的时候手在发抖。很显然,她在害怕,那么是谁指使的呢?她口口声声说我姐姐,可是我又何时多了一个姐姐?这姐姐就和那个哥哥一样,来的不明不白,可是我却没有权利拒绝,我只能照着他们的安排照单全收。

    “御医,等等!”夏晴出去追御医。夏晴刚走出房间,一个女子便从衣柜中走出来,走到承羽的前,她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青丝。

    “羽,等我,马上我们就能在一起了!”随后女子在承羽唇上轻轻琢了一下,慢慢消失在房间里。

    “御医,那毒什么时候会在此发作?”

    “这个,无法预测!只能等,等到毒发的时候,再解毒,可是这个解毒只有一种方法…”

    “我知道!”夏晴打断御医的讲话。

    “既然姑娘知道,那么老臣先行告退!”御医做了个拘就走了。沫岑也走了,整个别媛里只有一个是躺在上的,一个在某个角落看戏的,还有就是在门口哭泣的夏晴。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万岁,下辈子不做你的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