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四人重逢(2)

    承羽三人被带到官府,堂上坐着的就是颐城的小官,自然是因为这颐城是在天子脚下,一般是不会有人敢造次的,南风翊也只是派了个小官坐在此。

    “喂!你们国家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冉萱不服的叫,眼里多了一些鄙视。

    “哦~我们还不知几位到底是皇上的贵客,还是因为得罪了皇上呢?!”那小厮,死盯着冉萱,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冉萱撇了他一眼。

    “kao!什么人啊!我们刚到这里怎么可能得罪你们皇上啊!”冉萱干脆冲上去,抓住小官的衣领,恶狠狠地瞪着他看,“你最好赶快把我们放了~”

    “哼!我要是不肯呢?”小官也是很有骨气的,他也根本不信一个弱女子能干些什么。“哈哈!不相信我的实力?”冉萱瞪着小官,眼里闪过一丝诡异,随后她笑着看看小官,“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你死!”

    “呵!本官为何要信!”惨了,开始恶斗了,承羽摇摇头,拉着冉萱的手,“好了,别闹了,我们大不了在这住几天,有他们送我们去,也不怕再次迷路了!”冉萱回头看看承羽,笑了笑。在一旁的南风玉松了一口气,还好小官没认出他,不然肯定要被冉萱骂死的。不过想着之前的皇榜,这应该是夏晴要他皇兄这么做的,可是没想到皇兄这么快就找到她了。

    “来人!带他们下去休息!明天一早再送他们去见皇上!”说完,小官甩手走了。

    “哇!他鸟什么啊!”冉萱又不服气地说,“为什么这么早就要进宫,那我的计划怎么办?”她随后又很小声的嘀咕。

    “你在说什么呢?”南风玉看看冉萱,总感觉她又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冉萱没有回答他,就是拉着承羽跟着下人走了。

    夜晚,总是静悄悄的,很多的人会在这个时候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当然也包括她。

    “离,帮我去向祁要一些酒花散!”

    “主人,为何?”

    “要你去办,别多话!”女子冷笑,“哈哈哈!当年你说不会放过我们,那我就看看是谁不放过谁!”随后屋子里一片黑暗。这一夜也不过如此,很快的周围又是一片安静,这世界有太多的谋,无人能阻止,也无人会知道下一个死的会是谁。也正是因为有这些人和事,才会让彼此都蒙上一层纱,那样云里雾里。如果真的是这样就算了,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都揭开呢!揭开那千年的伤疤,痛楚源源不断的来,你也只能看着他走远,直到什么也不留。

    这一夜真的很难眠,承羽慢步走在府中的花园里,脑海里全是一个人的影子,怎么甩也甩不掉,又为何这个人貌似很熟悉又很生疏。承羽独自坐在石凳上,太头看着一轮明月。

    “公子,在下银岚,敢问公子的大名?”

    “呵呵!我叫承羽~”

    ……

    “如果,我是女的,你…你会我吗?”

    “…”

    “如果我是女的,你会试着我吗?”

    “不会!我只她!”

    “哪怕,她很邪恶,她心狠手辣?”

    “是!我只她,不管她是怎样一个人,我,只她!”

    承羽根本不会想到,在这个时候脑海里会出现这一幅幅画面,他到底是男是女,又是谁,那个自己的人又是谁呢?自从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觉得有很多关于自己的前世记忆在被慢慢打开,回忆起那段也许是他不愿意想起的事。包括今天。

    此时在某个房间里,也同样有人在默默回忆。

    “沫岚,我喜欢你!”

    “呵呵,玉哥哥,我只是把你当作哥哥耶!”

    ……

    “不!沫岚,不要这样!”

    “我不会放过你们!哈哈哈!”

    “不要啊~”

    当然这是南风玉的回忆,脑海中的画面不让他流泪,心突然揪了起来,这女子真的是牵着他的心啊!她是夏晴吗?为什么她也叫沫岚?沫岚是夏晴吗?他想的头也痛了,用力捶着榻。这一夜可能真的含了太多的疑惑,有太多的悲伤,还没来不及的习惯,人却已经走远了。不知是不是因为进晚的悲伤太多,连老天也跟着悲伤起来。天下着蒙蒙小雨,周围的一切都像穿上透明的雨衣一样,都那样雾茫茫的,就像人的心一样,看不清,抹不透。

重要声明:小说《妖王万岁,下辈子不做你的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