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桌菜引起忙碌的一夜(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残月影落 书名:嚣张拽妃
    竹林满山遍野的菊花,朵朵轻尘脱俗,傲然立。^/非常文学/^

    “墨清月,我很想尝尝你的手艺怎样···”云恨说道,他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第一个开心就是南宫影在他边,第二个开心就是有一群好兄弟和好朋友,第三个,自然是可以整到寒月这种倔子的女人,他看的不耐烦了。

    我也很想看看你们吃完我做的‘毒药’怎样?哈哈哈哈哈····这一个月?你们整我?没门!

    所有人吃下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吐!!

    “反应要不要这么大?实际上,真的不好吃吗?”寒月有些遗憾,她其实也会做菜的,只是不会做很多菜而已。真的···那么难吃吗?

    寒月试了试糕点如何,第一个反应,直接摔倒。

    真的···很难吃····打电话···叫···救护车····但是,这里是古代,哪里来的救护车呢?还有电话!

    所有人的第二个反应,往厕所里跑。估计,是吃到很难吃的东西才去上厕所的!悲催的所有人!如果真的死了,我替你们收尸,然后丢到乱葬岗去。

    ***

    “墨清月····你有种···”上官晨一的声音虚弱的无可比喻的地步,他怎么说都是一个彪悍的男人,什么时候···这么虚弱过?估计,是吃了东西,上了好几次厕所,拉到全无力。

    “····”寒月。

    这不是她的错,明明是他们叫我给他们做菜的,又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与我何关?

    ***

    一个时辰后,寒月坐在椅子上,眼睛快要合上了。//

    ···

    两个时辰过后,寒月完全睡着了。

    ····

    三个时辰过后,上官晨一他们终于拉完了。

    虚弱的体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寒月躺在椅子上睡着的样子,怒火,一下子来了。

    “墨清月!”上官晨一怒斥。

    寒月一下从梦中醒来,看到的就是所有人苍白的脸色和上官晨一怒气。

    “想怎么审问就怎么审问,我无所谓。”寒月说得好像很轻浮,仿佛一切都是浮云,怒气统统消失不见,看来,她还没睡醒。

    “我····我踹死你···”他被无视了!他被一个女人给无视了,不可以的呀!!

    一脚踹了过去,踹的不是寒月,而是凳子。

    “呼呼····”上官晨一疼得直抱脚,吹吹。

    真是傻子,没力气了就是没力气,装什么呀?活该吧,真是活该····

    “你放了什么?害得我们这样,除了南宫影以外。”上官璃阳说道,他和上官晨一一个天一个地,能比吗?

    寒月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不知道吗?我什么都没放。

    “我什么都没放。”寒月如实回答,她的确什么都没放进去。

    所有人惊讶,当然,水冰绝有事回去了,听说是为了救水烨回去的。

    “那你怎么可能这么完好无缺的从厨房里出来呢?”风雪翎云问道,他的心底,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尘封了一个月。

    “我当然完好无缺了,但是厨房·····你自己去看吧!”寒月说到,眼珠子东看西看,心虚。

    上官晨一气鼓鼓的脸,往厨房跑。

    ····

    几分钟过后,上官晨一惨叫声。

    反应要不要这么大?不就是把厨房给差点毁了嘛。

    所有人跑过去,看到的就是厨房的惨样。嘴角抽搐,动作顿时停在空中。

    “你···好样儿的。”云恨竖起大拇指,不是表扬,是责骂。

    寒月尴尬一笑。

    ···

    “你要补偿我们的损失。”乱舞指着寒月,她受不了了。

    “随便吧,反正是我对不起,你们怎么指使就怎么指使吧。”寒月摊摊手,没办法。

    所有人邪笑,刚才不开口的风雪茜和雨晴,都开口了。

    “去帮我们烧洗脚水,然后亲自帮我们洗脚。”风雪茜开口。

    寒月的连一下子就了,尼玛?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帮过我亲人洗脚,你还要我帮你?门都没有,连狗洞、窗户都没有!

    帮你洗脚是吧?好···我一定帮你好好洗脚的····

    ***

    “我帮你洗脚?门都没有?我要让你洗沸水,让你的脚起泡。”寒月一个劲的加柴火,火越烧越旺,锅里的水沸腾了!

    ***

    寒月端起洗脚盆,给所有人,脸上纵使有多少个不愿意,但还是因为那个,忍了下来。

    “洗呀!”雨晴笑盈盈的说道,终于整到这个女人了,上次那件事,她可是出了很大的糗,说什么都要报仇。

    寒月深呼吸,以免怒气忍不下来,那么接下来就没有好戏了。

    先从风雪茜来开刀吧!

    寒月很快就用脚把风雪茜的脚给放到沸水里。

    “啊!!”风雪茜的惨叫,被沸水给活烫死了。

    再下来是雨晴····

    一个个,惨叫多多。

    当然,出了云雪莘和风雪乱舞还有南宫影,她们三个没多少指使我。要不是因为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就应该被沸水活烫了。

    雨夜是没有,他没有指使过任何人。

    “墨清月!!!”上官晨一大发雷霆了。

    寒月不快不慢的拿起茶杯子,到了茶,往上官晨一脸上倒。

    “上官晨一,给我好好消消气,否则下面有你受的。”寒月好似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杀千刀的,这女人生来是我的克星吗?怎么这样欺负我?在御花园、倒立、这次···还有很多次呀!我威震璃月国的大将,怎么栽在一个小女子手中?天哪!老的。

    “你在瞪着我,我就让你的脚完全给废了。”寒月说道,她顿时化为杀人不眨眼的机器。

    上官晨一果真不敢瞪下去了。

    “喂,怎么,没人来迎接我们吗?”门外响起吊儿郎当的声音,不是水冰绝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嚣张拽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