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婚之夜 ,为谁伤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残月影落 书名:嚣张拽妃
    夜幕降临,斗转星移。[非常文学].

    天牢中的所有人都放了出去。吃了那些药的人都忘记过去,忘记过去的烦恼···包括一些刻苦铭心的,只有晨潇霂澈忘记而已。忘记曾经的一个人,一个名字···

    成亲,仪式完成,只差洞房。两对人成亲,里面都有不喜欢对方的。

    “女人,你就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吗?”两人坐在铺上,千羽恨说道。

    “你想要什么尽管要吧!”寒月的躯,似乎没有了灵魂,只有一具躯壳而已。

    你们应该忘记了这一切,不是吗?朋友?澈?祝你们这一辈子都开心。想必你和云雪莘一定很开心的在洞房,我祝你们一辈子幸福!

    “我想要你的心。”千羽恨说道,一击必中。

    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个女人,骄傲自满,有信心,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没有,男人?不都是为了女人的体吗?”寒月说道,她的脸上,写满了悲伤。

    “女人,等你的心什么时候给我,我就什么时候和你洞房。”千羽恨不喜欢现在的寒月,因为她的脸上没有过去那样灿烂。

    寒月跑了出去,什么新娘?一切都没有用。终于,不知不觉跑到了云雪莘的府上,看着晨潇霂澈成亲。

    最不起眼的角落,寒月独自在那里流泪,目睹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一拜天堂!”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

    随着一声声喊下来,云雪莘和晨潇霂澈走进房间。

    寒月也没有心思再看了,因为这一晚,都不属于自己,何必要在那里独自流泪呢?

    花园中,寒月最喜欢的月季花,还在开放,却已经毫无色彩了。

    坐在岸边,看着月亮,总会不自觉地想起以前的那些事

    “晨,我们终于能够在一起了!”云雪莘说道,这时刻,她有多么幸福。心里,却还是空虚的,却不知道为什么。

    晨潇霂澈坐在那里一言不吭,似乎在想什么。

    脑海中,若隐若现的人影,那张美丽的脸蛋,和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雪莘,我要上茅房!你在这等我。”是真的吗?还是想出去散散心呢?

    “对不起。”

    “对不起。”

    晨潇霂澈和寒月的对碰。

    寒月顿时惊讶!他不是在洞房里吗?怎么···

    “你是谁?”晨潇霂澈问道。

    这句话,刺痛了寒月的心。

    ‘你是谁’?

    差点忘了,他吃了那药,忘记了我是谁。忘记了好呀!忘记了好呀!非常好!永远不记得我是最好的,因为,你不再我了!你要选择去另一个人。

    却还是忍不住,眼泪还是落了下来,滴在晨潇霂澈的手上。那冰凉的眼泪,也让晨潇霂澈心好难受,很痛苦!

    “我认识你吗?”晨潇霂澈再次问出口。

    “不认识,我先走了,再见!错了,是后会无期。”寒月说完,走向远方。

    墨清月呀墨清月!不是我赢了,是我输了。我输得彻彻底底,这男人还是着你的。你真的很厉害,你真的很美,真的很容易让人心动。

    晨潇霂澈走向曾经的房间,门吱呀一声打开。

    一幅画展现在眼前,那女子不正是寒月吗?

    “此生是我最的女子,永世不忘!”一句话,写在那幅画卷上,多么明确!

    “好痛···好痛···这女人到底是谁?”晨潇霂澈的脑袋嗡嗡响,里面总是有一个女子在里面出现。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辰溪湖的一句话,一句承诺。

    过去往事,又在眼前呈现。

    “是她?那个女人,她今晚已经成婚了。但是,我也没脸再见她了。”从开心到失望。

    “你有脸,那晚,你没有和我怎么样。你的确倒在上,也的确吻过我,但在后来,你却松开了嘴。我也没有怎样,我迷惑不了你。当我听见脚步声的时候,我故意躺在上,和你那么亲密的样子。你现在,还可以选择去和她在一起,如果你真的不选择的话,那她真的会和别人在一起的。”云雪莘说道,那种心碎的感觉开始了。

    或许说的对,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他。因为,我拥有不了他。从一开始,他就不是我的,他根本就不属于我。如果要对方都好,那就要选择放手,这是最好的办法!

    求收藏,求推荐,求礼物,求金牌,什么都砸过来,砸死我吧!多多帮忙!

重要声明:小说《嚣张拽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