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误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残月影落 书名:嚣张拽妃
    凄风苦雨,寒风刺骨。

    洞房中,晨潇霂澈和乱舞很是甜蜜,完成了所有的仪式,就差掀头巾。

    当头巾被掀开,晨潇霂澈为之一震。

    “怎么是你?乱舞,告诉我,清月在哪里?”晨潇霂澈拽着乱舞皓腕问道,眼神充满愤怒,却还是被压了下去。

    乱舞不回答,眼神蒙上了一层水雾,现在还想着那个叫做墨清月的人!

    “告诉我!”晨潇霂澈越来越狂躁了,愤怒终究是压不住的。

    “她早就被你给伤了心,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终于,流下泪水,滴在地上。

    “我什么时候·····”无话可说,想起刚刚发生的事,真的····

    “怎么?想起来了吗?潇,她现在应该在大街上,泪水流个不停。哈哈哈···”乱舞被晨潇霂澈打了一巴掌,摔倒在地上。

    晨潇霂澈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后,便离开,出去找寒月。

    “月月,你在哪里!月月····”走过一个个小巷,在一条大街上,一名女子跪在地上不停地哭泣,那衣服···那背影,是她,月月!

    “月月,你···别哭了!”晨潇霂澈用抱着寒月,安慰、愧疚的语气都有。

    随之,不是一个躺在怀抱中那样的柔和,而是脱开晨潇霂澈的怀抱,冷冷说了一句“放开我。”泪还是流过不停,滑过鼻尖,滑过手指,掉到地上。

    “月月,你怎么了?”晨潇霂澈惶恐,害怕的神出卖了他。

    “你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今天不是大婚之吗?你不是应该和风雪乱舞好好共度良宵吗?怎么有时间管我呢?五王爷。”寒月冷笑,全湿透了。

    ‘五王爷’?这句话让晨潇霂澈脸色苍白,做在雨中。

    “月月,我知道,我没有认出你,是我错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你记住,今天是我们成婚的子,回去吧!”晨潇霂澈说到,心好像碎了一半,还有一半正在等待答案。

    “我想怎么样?我想取消婚约,取消这个笑话。”寒月冷笑,越来越可怕了,心在流血,人在流泪。

    ‘取消婚约’‘取消婚约’这句话徘徊在晨潇霂澈的耳边,一句能把人杀死的一句话。

    “月月,你在说笑话吧!你还我吗?你都肯为我去拿万年雪莲,难道这次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晨潇霂澈做出挽留,那一半心已经碎了,变成一抹尘埃。

    “我没有在说笑话,我为你去拿万年雪莲是因为我太傻了,是因为我太笨了,才会这样傻乎乎的去帮一个陌生人。我现在很想说‘我你’这三个字,但问题是事实不许我说,所以,我想说我不你,我不喜欢你,婚约,取消!”坚定的话语还在街道徘徊,一句句,刺痛着晨潇霂澈的心脏。

    “把你刚才所说的话给我收回去,否则后果自负!”晨潇霂澈正在警告。

    这厮现在还敢威胁我了,自己做了错事还要我妥协,没这么容易!

    “收不回!”寒月凉凉开口道,心都遍体鳞伤了,表面还要维持一点点的尊严。

    这女人,就做错一次而已,我当时是开心过头了才会。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好对哟。

    “对不起了!”晨潇霂澈刚说完,飞

    来不及回应的寒月就这么被点了?天哪!

    晨潇霂澈把寒月扛回去。

    丢脸呀!一招,要不是这一招,我就应该狠狠的给他一巴掌,现在还像货物一样被人扛回去。

    洞房花烛,红色的!

    “月月,怎么不说话呢?”晨潇霂澈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寒月,点而已,又没有说不准说话。

    “我见到你我说不出来,我厌恶你。”寒月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寒月,你怎么这么没用。高智商的人一般都会在那里失败的。

    “月月,是不是那一幕很让你伤心呢?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晨潇霂澈问道。

    你要是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想生气。或许这个我可以原谅,但你竟然当着我的面和别人亲亲,我是你女人,我的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

    “原因?你认为那个女人会不伤心呢?也许这是乱舞做最后的挽留,在我看来,是一场测试。测试那个男人到底他的女人。”寒月解开了道,嘴巴凑近晨潇霂澈的耳朵说道。

    “你已经解开了道?刚刚好,现在我们就来洞房吧!”晨潇霂澈说道。

    两人对视,一个眼中充满愧疚与意,一个眼中充满悲伤和不屑一顾。

    终于,沉默终于可以打破了。

    晨潇霂澈不问什么,也不说什么就扑了上去,狠狠地吻。

    “晨潇霂澈,有胆你就在今天把我给玷污了,那你就永远别想进房间。三秒钟,把你从我上移开。”寒月警告,脸上淡无表,没有发怒的意思。

    这女人可真是够····好,不就是这一次,我····

    晨潇霂澈站了起来,松开嘴唇,留下一副发怒的嘴脸。

    “月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今天可是大婚之,你就这么对待你夫君吗?”晨潇霂澈问道,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是那一个吻而已,又不是初吻,干嘛要这么对待我呢?

    “我没有这样对待你,是你自己。现在,我不想和你同一个房间,拜拜!”寒月回答,整理好被晨潇霂澈乱解的衣服转出去。

    月下花前,星移斗转。

    亭台楼阁,朴素淡雅。波光粼粼,出淤泥而不染的洁白荷花,几棵拔的松树。

    “你的洞房过得不好吗?”上官璃阳问道。

    其实从刚才寒月被点抬回去的时候,上官璃阳就一直跟着,一路跟到晨府。今晚是大婚之喜,两国人都来参加,到现在还没有结束,那些人还在外面醉醺醺的。

    “很好,非常好,好的要死了!上官璃阳,你能不能···”寒月说道。

    上官璃阳的心越跳越快,好像后面想说的是‘能不能和你’怎么样的。脸红,心跳好快,看来是有点点喜欢眼前这个女孩子的了。

    “你能不能和我聊聊天,把心中的苦诉给说出来呢?”寒月刚才是有点不好意思。

    晴天霹雳,一道雷直接劈中上官璃阳。

    “可以。”上官璃阳回答,怎么说也是一个机会,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呀!

    躲在假山后的晨潇霂澈,脸好黑。月月,你到底跟他说什么?大婚之,你不跟我也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但你在大婚之跟我三哥在干什么?约会?你这是给我戴绿帽子呀,月月,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嚣张拽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