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回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残月影落 书名:嚣张拽妃
    点点亮光,希望重生。/非常文学/

    “在··花海后面。”上官漓阳看到点点亮光,说道、

    “上官漓阳,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看看我们后面的···是什么?”寒月闭着眼睛,颤抖的手指着后面那群老鼠。

    三个人好像被点了一样,呆在那里定定的。鼠群越靠越近,这三人才恢复过神来。

    “快逃呀!”上官晨一说道,三个人不管什么礼仪了,拽手就跑了。越跑越远,离雪莲的位置越来越远。

    跑了很久,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三个人已经累死了。后面那群鼠还是一刻都不停,一直追一直追,没气了。

    “不行了,在这么跑下去,我迟早会累死的。”寒月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不停的喘气,坐在树下累呼呼的说道。

    “说实在,我也跑不了了。”上官漓阳说道,自己也是很累的。

    三个人就坐在树下等死吗?

    正当鼠群靠近的时候,寒月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原来是这样,好办了!

    寒月拿出匕首,二话不说割破动脉。鲜血流了出来,然后又拿起手帕狠狠地擦了擦手,丢了出去。上官漓阳和上官晨一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就这样看着。

    “躲过一劫了。”手帕丢了出去,那群老鼠也跟着手帕的位置追了过去。

    这几个看着我干什么?我···看得我有点毛骨悚然了。还看?看来他们真的不知道事实对不对?

    “看我有什么用?”

    上官晨一突然闻到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好香。

    “我看你上的那股体香就是引得它们追我们的目的。怪不得我说呢,我们逃到哪里,他们就追到哪里,就知道肯定是以为你那股香味惹的祸。”上官晨一一种很嫌弃寒月的态度说话。

    你···你还嫌弃我来了?又不是因为我,你们能获救吗?

    “体香又不是我的错。而且又不单单是我的气味,还有你们上那股难闻的汗味。我们彼此彼此,不分上下。”你骂我,我还骂你先。我割动脉不见你割你的动脉?我可是流血了,你流了吗?

    这两人一片沉默。

    ***

    几道声音打破了这片沉默,听着声音,是····南宫影和雨夜、云恨,天哪!不愧是朋友,就是没有听见乱舞的声音,看来她倒蛮希望我死了。

    “清月!想死我们了。这一天一夜你到哪里去了?旁边的那个乞丐是怎么回事?”南宫影一见到寒月,一个拥抱上去,激动的泪水都得出来了。可是‘乞丐’这两个字彻底是把晨一他们惹怒了。

    “乞···丐?我可是一个····”上官晨一气得呲牙咧嘴的,活生生被打断了。

    “南宫影,别理他,他就是一个笨蛋。”寒月翻了一个大白眼给上官晨一。

    ***

    月黑人静,点点火光。

    “原来是这样。清月,我们一起去找吧!”南宫影说道,刚才的那些事都知道了,都说过一遍了。

    寒月,你有这么多朋友,这一世你没有白活。是不是应该把我的份告诉他们呢?又怕告诉他们后,他们不敢相信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南宫影,如果我说我不是墨清月的话,你相不相信我?”寒月有点怕,害怕没有人相信她。

    “清月,你说什么?要是你不是墨清月的话,或许我会杀了你。”南宫影答道,怎么觉得清月有点怪怪的呢?

    果真不相信,或许吧!戴着一副皮囊总比把事实说出来的好。为了朋友,为了你喜欢的人,没办法了啦,不要说得好。

    “清月,你到底问这个来干什么呢?难不成你真的不是墨清月吗?”南宫影越来越觉得怪异了,开口问道。

    “没什么,你认为我不会是墨清月吗?难道站在你面前的是鬼吗?傻丫头,走吧!”寒月说到。

    ****水族宫****

    “该死!还没找到吗?”宁尉拍着桌子说道,那声音好大声。

    “宁尉,看来你也蛮关心你妹妹的。不过他们进去可能很难出来。那里不是水族后山,但我们神穹大陆的圣物都在那里。万年雪莲?一朵圣洁的花朵。那里可是神穹大陆的死亡谷,踏进去很难活得出来,恐怕是九死一生了。不过这是他们选择的路,就要走下去。我们好好看看吧!这些小孩子是怎么化险为夷的吧!”雨潇说道,脸上根本就没有一点点伤心的意思。

    ***

    “你说这里会不会有鬼?”南宫影问道,好像有点怕。

    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怕呢?这只不过是些鬼神之说而已,值得我们去怕吗?

    “南宫影,不会有的。南宫影,你的手干嘛搭在我上呢?”寒月很奇怪的问道。

    手?我只有两只手,哪里可以搭在她上呢?

    “没有呀,你看!”南宫影亮出那雪白的手。

    寒月嘴角一阵狂抽,“那我上的那双手是怎么回事?鬼···鬼呀!”寒月把那只手拿出来,然后大叫,所有人往前跑呀。

    一阵哈哈大笑,“是我,风雪乱舞···哈哈哈···太搞笑了你们,喘不过气来了。”乱舞捂着肚子笑来笑去,害的所有人沉默一片。三个字,被耍了!

    “清月,原来你来拿东西都不说,害得我们担心死了。”乱舞说道。

    好朋友!好朋友!谢谢上天!

    “走啦!前面就是万年雪莲的藏之地,我们很快就可以拿到它了。”寒月拍了拍乱舞的肩膀。

    “知道啦。”乱舞应了一声。我忍不下手杀你,你若是不喜欢潇该多好呢!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当朋友了。你只要不出现在潇的面前,我不会杀你的。以后再说吧,这个时候不要说这么多。

重要声明:小说《嚣张拽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