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孝庄秘史

    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心好累,一场宿命的纠葛,惹不起也躲不掉,连我自己也说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宁可被她耍着玩,即使是被她耍着玩,也是一种快乐。

    小玉儿听着多尔衮的话,心里一下子冷了,她吵过,闹过,嫉妒过,疯狂过,她用过所有的方法,希望能够让他自己,却始终得不到,她是真的没有看明白,那十几年的付出,十几年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不管她做了什么,都比不上她,比不上大玉儿。

    是啊,她是没有明白,就如她说的那般,多尔衮大玉儿,就如同她多尔衮,她放不下多尔衮,多尔衮也放不下大玉儿,那是一个死结,解不开,却也抛不下,即使,她说的那么洒脱,说自己想通了,说看开了,可是,那十几年的执着,怎么可能在那一瞬之间就看开放下呢?

    只是心冷了,她一直都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得到一个自己明知道是深渊却还是假装不知道的答案,而现在,她终于得到了,小玉儿在多尔衮怀中,听着多尔衮说着要是她是他的妹妹就好了的话,心好像变成了因为寒冷而结成冰的湖面,她一直都希望能够得到多尔衮的关心照顾,希望多尔衮能够抱抱她,对她说几句关心的话。

    但是,如今,多尔衮抱着她,她却觉得好冷,好空,这十几年来,她的心一直都是空的,想要自己心的人来温暖她,来填补空缺,可是,她着的人现在抱着她了,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这么多年来,他们之间不是冷漠便是争吵,如今,也该是个头了,她还记得,在她还没有嫁给多尔衮的时候,她一心幻想着,只要她能够嫁给多尔衮,绝对会让多尔衮上她的,她从14岁那年见到多尔衮的第一眼,心里面就装着他,就只装着他了,后来,她终于圆了自己的梦,嫁给了多尔衮,成为多尔衮名正言顺的福晋,可是,不管她做什么,还是得不到多尔衮,就连在多尔衮心里占一点点位置,都没有成功。

    看着多尔衮离开的背影,这应该算是多尔衮难得的好声好气的和她说话吧,她告诉多尔衮,以后她会好好的,会好好的。

    可是,她已经太累了,追逐的太累,等待的太累,也在别人面前装的太累了,以前的争抢都是没有意义的,她的人生是个笑话!

    那么,已经得到答案的她,就把这个笑话结束掉好了。

    小玉儿脸上带着释然的笑,火越燃越烈,隐约的,小玉儿听到很多声音,吵杂,可是,唯一能够让她听清楚的却是多尔衮的声音,“玉儿,玉儿……”

    “福晋,福晋,该起了。”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子也被轻轻地晃着,让小玉儿头疼不已,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直陪在自己边的侍女雁儿。

    “雁儿?”小玉儿心里惊疑,那窒息的感觉不是假的,还有那被火灼着的痛苦也是那么的真实,为什么,她还能睁开眼睛?而且,上感觉不到一点痛楚。

    “福晋,该起了,今天贝勒爷就要出征了,您再不起来,可是赶不上了。”雁儿轻声说道。

    小玉儿心中一惊,出征?如今的局势哪里还需要为摄政王的多尔衮出征?而且,又有那里需要打仗?

    小玉儿心里琢磨着,面上却是没有什么表,突然,小玉儿想起刚才雁儿话语里面的贝勒爷……

    贝勒爷?这是怎么回事?

    小玉儿努力控制自己心里的惊疑,顺着雁儿的手起了,雁儿细心的帮着小玉儿梳妆,小玉儿开口问道,“贝勒爷有说要去多久吗?”

    “这个倒是没有说,只是,昨天和福晋吵完之后,就在书房一直没出来,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雁儿的声音越来越小。

    小玉儿在看到铜镜里面自己的模样时就有些愣住了,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小玉儿却知道那是自己多年前的模样了,纵使如今心里很茫然,小玉儿却还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了雁儿些问题。

    小玉儿听雁儿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没有,心里也知道是为什么,她的脾气她自己是清楚的,那时候和多尔衮相处,多尔衮对她不在意,她就算是生气,多尔衮也是不在意的,她的火,她的怒气,边的侍女是看得到的。

    甚至如果太生气了,边的人做错一件小事也会被狠骂一顿。

    后来,后来她在得不到多尔衮的答案,一直悬在半空中,她也就越来越绝望了,她的脾气其实后面也在慢慢的改变,只是,唯独……

    唯独涉及到多尔衮和大玉儿之间的事的时候,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她想要大吵大闹,疯狂的表现着自己的不甘、嫉妒。

    其实后面她也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在明明知道多尔衮着大玉儿,对自己根本就是不在意根本就是不喜欢的况下,还能够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扑上去,坚持那么多年。

    可是,没有答案,或许,她也是在告诉自己,欺骗自己多尔衮或许也是有喜欢她的,多尔衮会她的吧。

    直到最后,直到最后听到多尔衮的答案,她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了,而当听到多尔衮的那一句多希望你是我的妹妹,便直接打破了她内心所有的一切。

    她一生所追逐的,所坚持的的那个人,希望自己是他的妹妹。

    她选择了自我了解,既然已经生无可恋,又何必再活在这世上,反正……反正她也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不是吗?

    可是,又为什么呢?为什么她没有死,反而回到了以前?

    她清楚的记得,也就只有她刚和多尔衮成亲没多久的那次多尔衮要出征,他们吵架之后,多尔衮才在书房呆了一夜。

    后来,多尔衮让下人又收拾了一件房间,他便一直住在那里。

    小玉儿想着,若是让她回到还没有嫁给多尔衮的时候的话,她一定不会再求着姨妈帮她谋划着要嫁给多尔衮了,可惜……她如今已经嫁给多尔衮了。

    若是说小玉儿现在还多尔衮吗?答案恐怕小玉儿自己都不知道,她那一生几乎都在追逐着多尔衮,想要得到多尔衮的,可是,她最终明白,那个男人不自己,即使自己再怎么样,那个男人都不会上自己,因为,那个男人着另外一个女人。

    彻底的清楚明白之后,小玉儿心如死灰,对多尔衮绝望了,可是,那一直以来的坚持却让小玉儿还会下意识的去追逐去坚持。

    或许……小玉儿对多尔衮,也只剩下未消的执念了。

    雁儿看小玉儿在那里呆呆的,小声唤着,“福晋……”

    小玉儿看了雁儿一眼,这个侍女是一直陪着自己的,扯着嘴角笑了下,“你们都先下去吧。”

    等雁儿和其他下人都退出去之后,小玉儿简单用了点早饭,她坐在窗前,脑子里面很乱,一个声音说,既然回来了,重新开始了,那么就有机会了啊,或许多尔衮会上你呢?

    另一个声音接着说,你已经知道了多尔衮的人是谁,也知道了他对除了那个女人之外其他任何女人都不在乎,又何必要委屈自己,既然重新来了一回,那么,过些简单的子平平稳稳的不好吗?

    两个声音在小玉儿脑子里转,小玉儿半响才叹了口气,她已经累了,精疲力尽,即使如今的她岁数年轻,容貌年轻,可是她的心,却已经苍老了,已经累到没有气力更没有勇气了。

    雁儿觉得,自从贝勒爷出征之后,福晋就变得很奇怪了,并不是说变得不好,而是好像一夜之间就换了一个人一样,脾气好了许多,就算听到以前的对头大玉儿的事也不会发火了,平里面,除了进宫去见贵太妃她们,就是在府里做些以前都没有做过的事

    比如说,看书,拜佛……

    雁儿不知道自家主子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小玉儿如今什么也不愿意想,什么也不愿意去争去抢了,心里平静了,格自然也就沉静了下来,她也知道自己或许改变有些大了,要不然,上次去宫里姨妈也不会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和多尔衮有什么矛盾了。

    多尔衮在前些天已经回来了,他回来的那天小玉儿与他见了一面,没有争吵,多尔衮很是吃惊小玉儿的变化,但却没有开口问。

    小玉儿心里不想起当初多尔衮说的,他是愿意给小玉儿福晋的体面的。想到那,小玉儿就想笑,男人总觉得他能够给的已经够多了,已经尽自己所能了,却从来不去了解女人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现在这样子也好,多尔衮与她两个相敬如宾,他给了她为福晋的体面,她也不在在乎多尔衮了。

    他们两个很好,至少,在外人眼中,两个人很“恩。”

    为多尔衮的福晋,如今已经对多尔衮无感的小玉儿,也开始尽为福晋的义务,给多尔衮纳妾,多尔衮一开始是不同意的,坚决的反对,他原以为小玉儿会和他吵起来,谁想到,小玉儿最后只是说了一句,宫里面贵太妃她们也很着急贝勒爷的子嗣。

    小玉儿说完,便转走了,反正多尔衮和大玉儿之间的那么忠贞,两个人都那么的理解对方,那么为了多尔衮的子嗣,大玉儿想必会很理解她为多尔衮纳妾的事吧。

    小玉儿再次进宫之后说了这件事,如今小玉儿格不再像以前那样任了,自然获得的喜也就多了些,就连皇太极也开口称赞小玉儿自从成亲之后就懂事了很多。

    大玉儿如今在宫里面也很是可怜,皇太极及其宠海兰珠,为了海兰珠对大玉儿刚生下没多久的福临更是看都不看,还因为宫里面传言海兰珠所生的八阿哥是福临克死的想要将福临杀死,本就伤心难过的大玉儿在听到多尔衮要纳妾的消息后,心里便更加的难过了。

    小玉儿不知道这些事,或许知道了,还会对此事更加衷吧,毕竟就算是小玉儿放下了,对大玉儿,小玉儿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小玉儿终于在多尔衮再次出征之前将事办好了,多尔衮看着新进的妾侍那与大玉儿相似的眼睛,当天便圆了房。

    小玉儿知晓后,只是笑了笑,她的心已经老了,没有了那些想要争抢的心之后,听到这些消息,也就只有笑笑罢了。

    小玉儿知道所要发生的事,所以早早便称病不出,躲在府里面过过悠闲的子,顺带逗一逗如今在她名下的大阿哥哈丰阿。

    大阿哥哈丰阿是一个妾侍所生,多尔衮在孩子出生没多久,就抱给了小玉儿,或许是对小玉儿的补偿吧。

    小玉儿曾经和多尔衮谈了一次,表明自己知道多尔衮多之人是谁,也知道自己无望,所以只希望过平淡的子,多尔衮那时候正因为大玉儿的事心烦不已,听到小玉儿所说,心里也知道小玉儿对他的,只觉得愧对小玉儿,便应了下来,而小玉儿,也终于可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继续自己老人家的生活。

    所有的事按照小玉儿所知道的轨迹前进,大玉儿的儿子福临因为有多尔衮的支持当上了皇帝,而多尔衮也做了摄政王,能够和大玉儿更多的时间相处,使多尔衮很是满意。

    而因着多尔衮的手段,朝廷上不满的声音也渐渐消失,多尔衮的权利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知足了,他想要真正的得到大玉儿,想要大玉儿做他的妻子,而多尔衮手下的人也都纷纷撺掇着多尔衮做皇帝。

    小玉儿当做自己完全不知道那些事,上一世她没有孩子,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了多尔衮上,而这一次,她依然不会有孩子,哈丰阿即使不是她生的,却也是她唯一的孩子,所以,她对哈丰阿也很是细心照顾。

    哈丰阿渐渐长大,小玉儿的体却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变差了,哈丰阿即使知道小玉儿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却依然对其如同亲生母亲一般,看到小玉儿体越来越差,心里担心不已。

    而这时,外面却传出了太后要下嫁多尔衮的事

    哈丰阿对自己的父亲几乎是没有什么感的,一开始,他很崇敬自己的父亲,可是,多尔衮对小玉儿的冷漠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渐渐地,在哈丰阿心里,对多尔衮已经很有怨气了,他觉得,若不是多尔衮对小玉儿那么冷漠,小玉儿肯定不会渐渐衰弱的,而多尔衮和当今太后的传闻让他更是心疼自己的母亲。

    小玉儿却叹了口气,让雁儿去帮她传消息,她想要见见大玉儿。

    大玉儿当晚便乔装来了,听到小玉儿不行了的消息,她心里觉得定是她和多尔衮的事打击到了小玉儿,毕竟,小玉儿当初对多尔衮的痴缠恋她很清楚。

    “太后,我知道,我快不行了,想当初,我那么努力的想要得到多尔衮,想从你手中抢走多尔衮,可到了最后,我成了他的福晋,却始终走不进他的心里,而你,一直在他的心里,却不能陪在他的边,也算是可悲可笑了。”小玉儿叹了口气,“多尔衮一直着你,终于,你们要成亲了,我也终于该放下了,我只希望太后能答应我一件事。”

    大玉儿面色复杂,“你说。”

    “我一生没有孩子,可是哈丰阿就好像是我的亲生儿子一般,我希望,不管发生什么事,太后您都能护着他保护他,哈丰阿是个懂事的孩子,做不出什么坏事,我只是害怕其他人的恩怨牵扯到他上。”小玉儿看着大玉儿那突然柔软的眼神,知道自己的苦计成功了。

    小玉儿知道自己不行了,可是,这些年她也看得很清楚,多尔衮树敌太多,她也清楚地知道,多尔衮娶不了大玉儿,大玉儿早就不是当年的大玉儿了。

    可是,她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哈丰阿,所以,演一出戏,让大玉儿保护哈丰阿,至少不让哈丰阿被多尔衮牵扯,是她最后能做的事

    大玉儿走后,小玉儿让雁儿将哈丰阿叫过来,雁儿看着自家主子像是吩咐后事一般的行为,心里一阵酸楚。

    小玉儿将自己的私房大部分的东西都留给了哈丰阿,嘱咐哈丰阿若是可以,最好离开京城。还剩小部分留给了雁儿,让雁儿自己决定自己的以后,而雁儿却早已经决定即使小玉儿死了,也要跟着大阿哥,她知道自己主子不放心大阿哥,所以,为了自己的主子,她也要照顾好大阿哥。

    小玉儿的事,没有人通知多尔衮,而多尔衮这时候还因为终于能够娶大玉儿而高兴,自然不知道,他的福晋去世了,直到第二天,多尔衮才知道,那时候,他正和大玉儿在一起。

    小玉儿的后事办好之后,哈丰阿便带着雁儿离开了摄政王府,他的亲生母亲早就去世了,而如今,对他最重要的母亲也离开了,摄政王府里已经没有他在意的人了,他自然是要离开的。

    等到多尔衮和大玉儿婚事受阻,终于知道娶不了大玉儿之后,回到府中才发现,如今的摄政王府,竟然已经成了空壳,恍惚间,他觉得,所有人都抛弃了他,就只剩下他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这部剧其实是蛮久之前看的了,节记得已经不大清楚了~

    不过前段时间那个美人无泪听说是孝庄秘史的翻拍,因为对033无,所以……小叶子也木有看。。。

    这是最后一章,发上来之后,突然感觉到不舍,因为这篇文真的是从小叶子开始工作的时候发的,然后到现在,可以说,有着很多回忆吧~当然也有很多在这篇文开始以来一直陪伴着小叶子的亲,不过想想在这篇文上小叶子真的是状况百出,更新也是很没有规律的。

    小叶子的下篇文其实在这篇文还没有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梗了,记得当时也和亲们说过要开始存文,只是,因为演出和这篇一起断了,现在看了存稿,真的是感觉各种不喜欢了,总觉得好像当时码的不好,节有很多bug啊~~所以,准备重新构思了~~

    开文期小叶子也不是很确定,因为现在有些事还没有结束,所以还要一些时间吧,其实很希望下一篇文亲们还能支持我,有些不好意思呢,因为这篇文更新太烂了,不过,小叶子会尽快调整好自己,然后努力码字,下篇文会恢复到前面几篇文的更新,会将懒惰抛开的~

    所以,希望亲们能够收藏小叶子的专栏,等到小叶子开新文的时候,就可以知道了~~捂脸~~真的很感谢亲们的支持和包容~~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