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新月格格

    雁姬的魂魄飘在将军府上空,看着将军府渐渐衰败,骥远和赛雅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淡,骥远更是长期沉醉于赌坊酒馆。

    而从洛琳回将军府的时候,便能看出洛琳过得并不幸福,脸色苍白,神郁。

    而原本将军府的老夫人,她的婆婆则是因为没有人照顾,病重去世。

    看到这一切,雁姬却只是露出微笑,她早已经不恨了,不怨了,当然也是死心了。

    自从知道努达海和新月在战场上殉而死之后,原本就在将军府被孤立的她的子更加难过了。

    老夫人口口声声都是她害了他的儿子,若不是她不大方,不大度,努达海又怎么会被着上战场,然后和新月殉

    她的那一对原本疼的儿女更是在她心上划下狠狠地一刀,甚至洛琳还哭着说,她不是她的母亲了。

    呵…多么讽刺,她明明是被抢了丈夫的啊,为什么到最后,她竟然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罪人?她自杀了,她不愿意再看见那么残酷的现实。

    可是,她死之后,却并没有被什么鬼差带走或者是变成尘埃,而是,成了一抹幽魂,飘飘的,她看着老夫人因为迁怒与她所以不愿意为她办丧事,只不过买了棺材,连家里的祖坟都没有让进,而她的那对可笑的子女,竟然口口声声的对她的遗体说着什么,娘,我们知道你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你的这一举动,证明了你对爹的深,也表明了你的愧疚……

    看到这里,雁姬觉得自己的心彻彻底底的冷了,她冷笑,她倒要看看,将军府会变成什么样子。

    将军府里面的那些单纯到愚蠢的人,竟然不知道,一个格格要下嫁给年过半百且有妻儿子女的将军是对皇室的多大的侮辱。

    况且,当初那新月格格的父亲本来就是犯了重罪,使得百姓造反,若不是他已经死了,那便也落得是全家抄斩的下场,不过就是,留下的只是一个弱女子和未成年的庶子罢了,皇室才留他们一命。

    要真像他们说的那么受宠,又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将军家代为照顾,可笑老夫人看不清,努达海已经没了神智。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把将军府推向火坑,而她,竟然会真的上了那样的一个男人,20年的相濡以沫,20年的一心一意,全都是假的。

    而她,也是错了的吧,怎么会认为,真的会有一个男人,会只娶一个女子,会一辈子只这个女子呢?

    当初的京城,很多人都称赞那努达海将军的深,是啊,被称赞的努达海,而往往,称赞过后,便是说,雁姬蛮狠霸道了吧,雁姬不是不知道,只是,当时的甜蜜幸福让她完全忽略了这一切,连带着,也忽略了老夫人看向她时越来越不满的眼神。

    一天天,一年年的看着,雁姬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怨恨,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死后还离不开人世,也碰不到和她一样的鬼魂,但是,她并不觉得难以接受,至少,这让她想明白想清楚了很多东西。

    即使,一开始的寂寞难捱让她差点疯掉。

    将军府已经是衰败下去了,雁姬转便往外面飘,却在走出将军府的时候,突然没了意识。

    隐约的听到自己边吵吵嚷嚷的声音,雁姬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那隐隐熟悉的丫鬟还有房间。

    这……这明明是她还未出嫁前,在瓜尔佳府的房间啊。

    雁姬经过那么长时间的飘格已经变的更加淡薄随遇而安了,因为,在那段时间里,她有时候会想,会不会在下一秒,她就被什么道士收了,或者因为其他原因灰飞烟灭。

    虽然那些她所设想的况都没有发生,但是,这也让雁姬在遇到了自己突然间好像回到了瓜尔佳府这件事不会那么慌乱。

    雁姬坐起,感觉有些没有力气,然后,瞬间又按了按自己下的,她……她竟然能够摸到东西了,已经有好长时间都没有这种触感了,因为变成了幽魂,她就什么东西也碰不到了,就算是人,她也是可以穿过去的,所以,雁姬有些欣喜,也有些诧异。

    雁姬好像一下子来了力气,从上下来,连鞋子都没有穿,就到了铜镜前面,铜镜里面,印出了雁姬的模样,不同的是,这个模样,似乎年轻了好多,就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然后便是着急的声音,“雁姬,你怎么起来了,病还没有好呢,连鞋子都没有穿,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雁姬转,就看见了自己的母亲,那个照顾着她,宠着她,然后在她成亲了三年后死于疾病的母亲。

    雁姬的父亲早死,好在还有亲戚关照,家里面才没有垮,她的哥哥为了这个家也很努力,而她当初嫁给努达海,也并非没有希望能够帮衬家里的想法。虽然努达海份比不上她,可是,他那时候在军中却很有前途。

    雁姬还记得当初,母亲不想委屈她,于是便挑了几个人来问她,中意那一个人,雁姬也知道自己不能任,可也不想什么都不知道就嫁过去,于是,便悄悄跟着自己的哥哥,去偷偷看了看自己的那几个夫婿人选。

    最后,他选中的是努达海,对于努达海,哥哥是不满意的,可能是因为两人虽是朋友,但是,却也在很多事上面意见不同的缘故,但是,雁姬却是坚持了,刚开始,浓蜜意,幸福甜美,她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努达海对她温柔体贴,会对她说话,大声的告诉她,他她,甚至愿意为了她,反抗老夫人,大声说不要纳妾,此生唯有雁姬足以。

    那时候,她是多么幸福,可笑她根本就不该奢望的,不是吗?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努达海即使原先再不正常,后面不是也正常了?只不过,让他正常的人,是个格格……真是可笑极了。

    雁姬看着自己的母亲,真想哭一场,可是,却也不敢哭了让自己的母亲担心,只好安慰母亲她的体已经好了许多了。

    雁姬的母亲看自己女儿气色好像真的好了很多,便也放下心来。

    雁姬从知道自己是回到了自己还未嫁人之前,就开始琢磨了,这一生,要怎么过呢?

    想到她原先的那一生,雁姬叹了口气,尘归尘,土归土,既然已经重来了,那么就一切重新开始吧,她现在还没有嫁人,又有谁说她非要努达海不可呢?

    雁姬平静的学着规矩,学女子该学的东西,然后,孝敬母亲,关心哥哥,在雁姬的努力下,母亲的体倒是好了许多,原本就是因为劳过度,体也没有及时的保养,雁姬自然知道要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母亲最好的。

    没过多久,雁姬的哥哥便成亲了,嫂子还是上一世的那一个,雁姬对这个嫂子还是蛮喜欢的,温柔,很会照顾人,当然也很有手段,管家很有一,嫂子一来,母亲就会更加轻松了,只要享福就好了。

    雁姬和她的嫂子相处的很不错,她嫂子也觉得庆幸,没有进到小姑子难缠的家里,对雁姬也就更加好了,当然,她对于自己的丈夫也很满意才会在意家里的况。

    如今的雁姬多了一项好,那就是练字,总觉得练字的时候,她会很平静,很安心,家里其他人对于她的这个好却是没有多在意。

    这个时候,还是女子不需要多少才的时候,但是女子也是需要学一些东西的,比如女戒之类的。

    雁姬没有想着去改变什么,可能唯一改变的就是自己,所有的事都照着前世前进,终于到了要给雁姬选夫婿的时候了。

    母亲和哥哥自然想给雁姬选个好的,对雁姬也好,嫂子也因为这些年和雁姬的关系不错,也是真心的在为雁姬打算。

    雁姬的母亲这一次同样也是将她选的几个人告诉雁姬,雁姬这一次选的却是另一个人,扎拉里,扎拉里和努达海一样,也是哥哥在军中认识的朋友,只是和努达海不同的是,扎拉里的府里很简单,因为父母早逝,扎拉里算是一个人撑起了家,他的父亲是死在战场上的,而他也是继承了他父亲的希望,投军中。

    雁姬有着以后几十年的记忆,扎拉里的成就绝对要比努达海高得多,而且,雁姬知道,自己的哥哥和扎拉里的关系也是比较好的。

    雁姬的选择,她的母亲想过之后,也觉得不错,至少没有婆婆,扎拉里院子里面也没有乱七八糟的通房什么的,也不会担心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

    雁姬和扎拉里的婚事很快就敲定了,其实雁姬心里还想着,后面知道扎拉里虽然也有几个妾室,但是,他对于自己的正室却是尊重的,雁姬如今也没有什么奢望,只希望能够好好的过子罢了,也没有什么自己的丈夫只有自己一个人这种不切合实际的想法。

    扎拉里其实在雁姬不知道的时候曾经见过雁姬一面,好感是有的,只是,没有到什么一见钟的地步,他也觉得自己该成家了,觉得雁姬也不错,自己好兄弟的妹妹估计也差不到哪去,便在雁姬哥哥暗暗示意下,去提了亲。

    成亲的子很快就到了,雁姬没有什么期待紧张的绪出现,她会尽一个妻子的义务,做该做的事,当然,也包括,给自己的丈夫纳妾。

    嫁过去的子过得很舒心,上没有婆婆,下没有小姑,雁姬只需要管好家里面的事就好,对待扎拉里,雁姬也是温柔照顾,只是始终,是当做在完成任务罢了。

    扎拉里对自己的妻子很满意,他以后肯定是要上战场的,更何况,有他的父亲在前,他也知道最适合自己的女人是哪种女人。

    没过多久,雁姬便怀孕了,在怀孕的第四个月,雁姬抬了自己边的陪嫁丫鬟做妾,扎拉里有着那个时候男人都有的,对于自己后院几个女人是不在乎的,反正,在他心里,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

    所以,扎拉里就算有了妾室,那妾室长得还不错,但在扎拉里心里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正妻,自己的嫡子嫡女。

    雁姬不是上一世那么单纯的雁姬了,她知道后院的战争向来是很残忍的,在她生下她的第一个儿子之后,便也立马为自己的夫君扎拉里纳了第二个妾室,两个妾室份其实都不怎么高,雁姬也故意让她们斗了起来,严明谁若是能够生下扎拉里的子嗣,便将她们的份抬一抬。

    雁姬喜欢聪明的女子,聪明的女子最重要的就是认清自己的份,好在,那两个妾室到都能认得清自己的份,知道她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有雁姬这么个贤惠大度的福晋,扎拉里很是骄傲,就算是在外面,也有人会羡慕他,所以,他也很放心的将家里面所有的事都交给了雁姬。

    雁姬很好的教育着自己的孩子,心里想着,总是不要让这孩子和上一世的骥远洛琳一般。

    至于前世的丈夫努达海,雁姬也见过他新娶得福晋,是个漂亮的,子也如她前世一般带着刚硬,听着那位福晋说着努达海为了她不纳妾的事炫耀,雁姬也不过是淡淡一笑,完全没有任何的羡慕或是嫉妒。

    而看着一起聚会的其他夫人福晋,她们脸上出了一开始好似出现羡慕外,剩下的便是不以为然和讽刺了。

    雁姬很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想起当初自己也是这么张扬的炫耀自己的幸福吧,只是一切都过去了。

    子一天天的过去,雁姬的子很平稳,她牢牢把持着后院,后院又进了几个新的妾室,一开始,还想着仗着自己年轻想要和雁姬斗一斗,可是,扎拉里却不给她们这个机会,若是察觉她们有谁想给雁姬没脸,便会下意识的冷着。

    久而久之,那些人只能认清了现实,安分守己,雁姬又生下一男一女,而雁姬最先抬得妾室,也就是雁姬的陪嫁丫鬟也有了一个女儿,雁姬也遵守自己当初说的,抬了她做姨太太。

    扎拉里心里,对雁姬不管是尊重还是喜都是足够的,他很明白,正因为有雁姬,他才能够在外出打仗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府里面的人也都知道,福晋才是最重要的。

    而努达海那里,没有了雁姬,他还是会遇到新月格格,也同样的会被“不自”的和新月格格相,只是,这一次,似乎努达海的那个福晋很有手段,倒是让新月格格吃了个大亏。

    详细的况,雁姬没有多问,如今她有了自己的生活,她也不再是那个嫁给努达海被全家孤立的雁姬了,那些事如何发展,自然也就不关她的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当时的那个环境,说什么只娶一个妻子,真的是很讽刺的事,毕竟,那种环境,所有的男的,就是没什么钱的男的都还有一两个妾呢。

    小叶子觉得,雁姬既然重活了一回,那么自然也能看清很多事,作为有些份的女子,这种生活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了。

    于是,小叶子终于回归了,其实原本是要21就可以结束演出的,但是,没想到后面又被要求去其他两个地方巡演,昨天晚上4点多才坐大巴赶了回来,刚才才醒,于是,这篇其实是在排练舞蹈的时候抽空码出来的,迟了这么几天,还请亲们原谅,于是,好久都不码字了,真的觉得各种状态不对劲啊,小叶子会尽快调整好状态的,加油多码字~~近期可能更新不定(恢复状态中。)鞠躬,对一直支持小叶子的亲们表示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综)炮灰的重生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